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16章 他不放手

第16章 他不放手

        第16章    他不放手

        “孩子,我的孩子!”

        夏满忽地从噩梦中惊醒,捂住小腹,惶恐的张望着四周,似曾相处的白,更是让她紧绷的情绪达到了极致。

        医院,那她的孩子。

        “满满,孩子没事,你别急。”

        一双手按住躁动的她,她的情绪也随之被安抚,却仍是惊恐地望着这里,“子温,这医院。”

        “你放心,这是我朋友开的私人医院,不是中心医院。”

        薄子温知她所想,连忙解释。

        她松了口气,却还是不安,“子温,能不能带我出院,我在医院,害怕。”

        他的目光却复杂的在她的小腹处一扫,似有难言,“你现在身子太虚了,只有医院才是最好调理的地方,我们先观察几天。

        几天后,我带你出院,好吗?”

        他既然这么说了,她自然只得颔首。

        夜,寂静又无声,薄子温绅士的守在病房外的小客厅内,夏满却睁着眼,始终无法入眠。

        她的手机,被人打到关机,再充满电时,那无数的未接来电让她心惊又苦涩。

        靳凉。

        我至始至终只知你只是厌我,恼我,却从未想过,我们之间竟有这等渊源,原来你恨我。

        这一场情爱的报复,我输的彻底。

        十五年前的事是前尘往事,爸爸畏惧权势,判下你父母之冤,你有恨,可如今,我也算是替夏家还清了债。

        那么从今往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两不干。

        夏满承认,在得知他父母惨死的冤案之时,她做不到恨他。

        因为,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她轻叹一声,缓缓闭上了眼,入睡。

        翌日,薄子温却匆匆忙忙叫醒了她。

        “满满,醒醒。”

        她本就是浅眠,在他急促的步伐传来时,她的意识其实已经清醒。

        “怎么了子温,慌慌张张的?”

        他面色难看,将一份早报塞入她的手中,“你自己看看。”

        她顺势低头一看,面色遽然大变。

        因为,报中,正是靳凉铺天盖地寻她的热切新闻。

        一句夏满,该回家了,让她心惊又胆颤。

        好似她的逃离,在他眼里只是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

        薄子温蹙眉,“满满,靳凉如今的势力,比十五年前的方氏还要更具有影响力,他若是要在a市寻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你如今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你委托我作为你的律师,去跟他谈离婚,要么,我带你逃到国外。”

        夏满浑身一震,抓住报纸的手紧了紧,毫不犹豫的就选了第一条。

        她选择光明正大的离婚。

        薄子温准备了一些资料,然后作为夏满的委托律师去找了靳凉。

        夏满一直在紧张等待薄子温的回复,他是a市有名的律师,由他出手,这婚,一定能离成的。

        只是薄子温的消息没等到,反而却是等到了靳凉的电话。

        像是一颗炸弹,倏然在手中炸开,她沉吟了片刻,终究接起。

        “你在哪?”

        一接通,便传来那头冷漠的嗓音。

        她下意识打了个颤,“靳凉,子温已经去找你了,只要你签字——”

        “我问你,在哪。”

        他蓦地加重了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夏满,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说,我也能很快找到你。”

        紧绷的嗓音,昭示着他即将压抑不住的怒气。

        “靳凉,我不要再回去了。

        我们的婚姻当初本就是一场交易,如今我认输了,选择放手,你又何必如此?

        难道你认为,这一切都还不解恨吗?”

        她低垂下了眼帘,“我知道了十五年前的一切了。”

        那头的呼吸,顿时一促。

        两端沉默,她凝望着远处逐渐飘散的云朵,像是她曾经的美好年少。

        流年过往,过眼云烟。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他却郑重地出了声音,一贯淡漠的嗓音中,夹杂了她不懂的晦暗以及某种决心。

        “夏满,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我不会放手,我今晚等你回来,我跟你。

        开诚布公谈一谈。”

        随之,他撂断了电话,留下夏满满腔复杂迷惘。

        不是她想的这样,又是哪样?

        开诚布公,谈什么?

        她轻轻咬唇,就在内心摇摆不定之际,‘叮咚’一声,传来简讯的提示声响。

        是靳玫。

        鬼使神差的,她的手,轻轻一点。

        下一瞬,一张男女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照片,映入眼帘。

        照片中,男人疲倦沉睡,女人香肩半露,羞涩地捂住被褥,对着镜头扬起甜蜜的笑容。

        夏满,你看你多碍事,你一走,我跟哥哥便能如此恩爱。

        哥哥一直爱的人是我,身为夏志国的女儿,你如何配的起哥哥?

        不过你倒也是识相,自己跑了。

        只是怎么办,你跑就跑了,为什么要带上哥哥的种跑呢?

        这个孩子我很不喜欢,哥哥也答应我了,就算你跑了,但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你,打掉这个孩子的。

        指尖蓦地一松,手机跌落在地。

        所以,他所谓的开诚布公,便是要为靳玫除掉她的孩子吗?

        她笑,泪却滚落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