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15章 全是报复

第15章 全是报复

        第15章    全是报复

        夏满慌不择路地跑出了医院,她身上没有零钱,只是依靠着双脚的力量,尽自己所能,快速逃离。

        若是等靳玫从急诊出来后,靳凉一颗心落定之下后想起她,她怕是,再也无法逃离了。

        所以,机会只有一次。

        她捂住肚子,蹒跚着脚步,向前迈去。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突然冲到她的面前,拉住她的手臂,不敢置信地盯着她,“满满,真的是你?”

        一声满满,仿佛带着遥远的记忆,那些被她掩藏在岁月里的回忆,纷沓而来。

        她抬起头,怔仲地唤出了眼前人的名,“子温。”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是靳凉,那么她最对不起的人,便是眼前这个青梅竹马,薄子温。

        曾经的他们,差一点就成为了未婚夫妻。

        她一直知道他爱她,可是她却逼他与自己恩断义绝,后来,她入了狱,便更没有脸面去寻他了。

        薄子温看着她,又惊又喜,“能再次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你这怎么了,面色这么难看,是生病了吗?

        我带你去医院。”

        “不,你放开我。”

        夏满反应过来,挥开他的手,继续往前疾步走去。

        薄子温不屈不饶地追上她,满脸忧色,“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的车就在旁边,我载你去吧。”

        说完,他也不给夏满反应,直接拉住她,将她塞入车内。

        她浑身虽是紧绷,可当他启动引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医院之时,她始终提着的心终究是落了下去。

        一切像是尘埃落定,自由了,也同样。

        离开了靳凉。

        明明一切都很顺利,可不知为何,这一刻,胸腔内却没有涌出预期的满足,反而是一池的暗淡。

        “满满,你瘦了。”

        像是知道她无处可去,所以薄子温便将她带到了自己名下的公寓内安置。

        此刻,他蹲在她的身边,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可话至嘴边,却只能疼惜的吐出这句话来。

        这人总是这样,用恰到好处的温柔,击中她内心最柔软的一块。

        薄子温温柔地凝望着她,“现在能告诉我,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夏满轻轻抿唇,将手放置腹部,“子温,我怀孕了。”

        “你。”

        他眸色一震,随之转黯。

        夏满将他视为最好哥哥,最亲的亲人,能再次见到他,她心中有愧亦有喜。

        禁不住他声声关切的询问,她终是没有任何隐瞒,将她与靳凉的事尽数告知,包括他要她打胎之事。

        他显然有些怒了,可更多的却是心疼她,“你这小傻子,当初我与你爸去探望你,你死活不肯相见,如果你早些见到我们,你又何必受这么苦楚!”

        “你说什么,你们来过?”

        夏满震惊地抬起头。

        那三年,她以为他们对她失望透顶,所以,一次都未曾来过,谁想,他们竟是来过了?

        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薄子温蹙眉,温朗如玉的眸子里闪过几缕复杂之色,他心中已有答案,知道原来这是被人摆了一道。

        良久,他叹了口气,道:“满满,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她一怔,望着他,“什么事?”

        “是关于你爸,跟靳凉的。”

        “我爸?”

        她拉住他的衣袖,眼眸里带丝热切,“是爸爸还有什么话,要你带给我吗?”

        “满满,还记得当初夏叔叔为什么反对你喜欢靳凉吗?

        他一直以为你只不过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你却是如此认真。

        他去世前曾与我见过一面,语气内全是自责。

        他怕你伤心,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真相,但眼下你被靳凉伤至如此,我实在是不忍心再瞒着你了。

        满满,靳凉与你家有仇。”

        ‘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在脑袋里炸开,她的声音也慢了半拍,“你说,什么?”

        “十五年前,a市有一桩冤案,方氏纺织厂意外起火,活生生烧死了一对夫妻。

        这事,本该是纺织厂的责任,可当时的方氏企业权势滔天,甚至请了中央的人来压迫此事,将一切罪责都怪罪在那对夫妻身上。

        当年,有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手举着大大的冤字,不眠不休地跪在夏家门前,希望市长能重新调查此案。

        可是,上面施压,又岂是市长能力缆狂澜的,夏叔叔怜惜这个痛失父母的孩子,与方氏老板周旋,也终于让对方收回了对死者家属索要的天价‘赔偿’,免去了这孩子日后要承担的债务。

        但那对夫妻的死,也确坐实了‘咎由自取’四字。”

        夏满的牙齿都在打颤,“所以,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孩子,是靳凉?”

        薄子温心中不忍,但还是点头,“是,因为夏叔叔得‘坐视不理’,靳凉对你爸、甚至是你。

        一直心存恨意。

        满满,你还记得吗,当年你说在校园的绿荫下见到一个英俊的男孩,从此经年不忘。

        可你有没有想过,普通学院的孩子,为何会偏偏出现在贵族学院的附近?

        所以,这自始至终,其实都是靳凉在报复夏叔叔的手段。”

        世人皆知,原市长宠女如命,若是要伤市长,从他的女儿夏满入手,绝对是的一击毙命。

        而之后的夏满爱靳凉成痴,不知做了多少惹父亲伤心之事。

        最重的,便是那场牢狱之灾。

        所以靳凉的报复,可以说是很成功。

        “假的,假的,我不信,我不信!”

        夏满捂住耳朵,歇斯底里的咆哮,可泪水却如断线的珍珠,不断散落。

        情窦初开,最美好的爱恋,如今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

        她甚至还为了这种假象,陪葬了自己三年的光阴!

        可是若是假的,又如何解释靳凉对她所做的一切,原来他恨她啊!

        所以牢狱这三年来,他从不来看她一眼,甚至还让人折磨她;所以在她怀上孩子后,他仍是毫不犹豫的为她安排人流手术,这一切,都是他靳凉报复他们父女的手段!

        “啊——!”

        夏满痛苦的嘶嚎着,忽然小腹隐隐作痛,她捂着肚子,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满满!”

        薄子温一惊,伸手去抱她,却倏地瞥见她的腿间流出一抹嫣红。

        她额上滴落大汗,面色惨白如纸,软软晕倒在他怀中,“子温,救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