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12章 打掉孩子

第12章 打掉孩子

        第12章    打掉孩子

        意识再次清醒时,她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疼痛,使她微微蹙眉。

        “凉哥,这个孩子不能留!”

        一道娇蛮的声音闯入她的耳蜗,夏满心口一窒。

        孩子,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激动之际,她猛地反应过来刚刚靳玫的话,愤怒爬满她的心头,正准备睁开眼睛的时间,她却听到了靳凉的声音。

        “嗯。”

        那么淡,那么轻,那么得。

        满不在乎。

        嗯,是什么意思?

        藏在被褥的里的手,微微发颤,这一刻,她忽然失去了睁开眼的勇气。

        就算她怀孕了,只要靳玫一句话,他便不留这个孩子吗?

        这也是他的孩子啊,他就这么疼爱靳玫,一句话,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么?

        靳凉,你果然薄情!

        “好了,你回去吧,我留在这陪陪她。”

        “凉哥,你都一个晚上没睡了,这吃得消吗,要不我替你照看一会吧?”

        “不用,你回去。”

        “那,好吧。”

        夏满听到了开关门的声,随之,一抹温柔也轻轻落在她的面颊上。

        是靳凉的手。

        除了他身上好闻的月季味,还夹杂着浓烈的烟草味,如同医院里的消毒水味一样,刺的她难受。

        她浑身一僵,状似无意地避开了他的轻抚。

        却不想他竟如此敏锐,沙哑的嗓音里携着欣喜,“夏满,你醒了?”

        夏满睫毛颤了缠,终究是缓缓地睁开了眼。

        可视线中,却迷着一层雾霭,朦胧不清。

        她不想哭,可泪滴,还是瞬间从眼角溢出。

        “夏满,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摔痛了?”

        靳凉的声音立马慌了,用指腹揩去她的泪珠,“小玫说你失足摔下楼她来不及抓住你,但好在,你自己摔下去的时候抓住了扶手旁的铁栏,只是吓晕了过去,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夏满看着他,艰涩的重复着他的这句话,“我失足,她来不及,抓住我?”

        她很想质问他这所有的一切,可又想起他为了靳玫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质问,又有什么用呢?

        真相是什么,他从来不会去在意,只要那个人是靳玫,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去护。

        夏满深吸一口气,身侧的手,几乎本能地捂住腹部,“靳凉,我怀孕了吧。”

        “是。”

        他指尖一滞,喉结滚动,深目望她,“但是夏满,这个孩子,我们不能留。”

        没有责怪她偷孕之事,却也没有解释,这个孩子不能留的自言片语。

        她唇瓣颤了颤,整个人就像突然被拉扯住的绷带,紧绷得厉害。

        良久,她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才低吼出一句话来,“靳凉,这也是你的孩子啊!”

        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靳凉用力地握住她的手,眸光中似裹着层晦暗,“我知道,我知道夏满,但是这个孩子不能——”

        “滚,你滚!”

        第一次,她失了狂般去推他,将他用力地推出自己的世界。

        眼泪扑簌落下,像是含着血,滴滴悔恨。

        “好,我走,你别激动。

        我就站在门外守着,你有什么事,叫我一声,我会一直在的。”

        靳凉这个时候终究不敢刺激她,目光在她的脸上凝了片刻,沉重离开。

        夏满抱着自己,咽呜抽泣,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有什么,能比此刻还要痛苦绝望?

        她的丈夫,想她死在监狱里,也想杀了她的孩子。

        靳凉,你就是一个魔鬼,可怕的,令她胆颤窒息。

        “靳先生,你怎么站在门口?

        对了,主任让我询问你人流手术安排在明天可以吗?”

        “定在,三天后。”

        门外传来他隐晦的声响。

        “好的,那我去跟主任说一声。”

        “嗯。”

        三天后,安排人流手术?

        门外隐隐传来一段对话,夏满怔怔地止住了泪,眼里涌起骇人的恐惧。

        对,现在不是她哭泣伤心的时候,靳凉要给她安排人流手术,她不能再坐以待毙。

        为了孩子,她要跑,她要离开这个魔鬼。

        她慌忙地掀开被褥下床,门口守着的人是他,她自然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那么,她该往哪里跑?

        惊慌失措之下,她看到了一旁冰冷的玻璃窗。

        面色一喜,三两步跑了过去,用力扳开窗户。

        这时,门外的扳手处传来一道轻微的拧动声,她一惊,知道是靳凉进来了。

        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可以让靳凉发现她的逃跑。

        所以,她想也没想,便一脚跨了上去。

        门口靳凉一惊,面色聚变,慌忙向她疾奔而去,“夏满,你要做什么,这里是33层楼——”

        然而,眼前的人,却是被他的吼声吓住了般,身子一滑,竟是掉了下去……

        “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