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11章 他想她死

第11章 他想她死

        第11章    他想她死

        “你胡说什么?”

        靳凉薄唇动了动,在触及到她讥诮惨淡的眼眸时,终究转为一声低叹,“下不为例。”

        言罢,也不让靳玫动手了,亲自整理起这份助理的工作。

        夏满对上靳玫挑衅的眉眼,深呼吸一口,撇过眼去。

        靳玫面上虽是笑着,可内心终究是妒忌的。

        她特意安排这一出,本就是故意摆给靳凉看的,却没想到,一向做事严苛的他,竟然对夏满的‘懒散’没有任何的责怪,她的心里怎能不嫉妒的发疯?

        夏满,凭什么你在哥哥的心中地位就会不一样,你是一个罪人,凭什么要赖着哥哥!

        你夏志国的女儿,如何配的上!

        靳玫似想到了什么,眼眸微微一转,闪过诡异的阴鸷。

        “嫂子,既然哥哥在这帮你整理文件了,不然你陪我去一趟厕所吧。”

        靳玫亲昵地去拉夏满的手。

        夏满却是避开,“不去。”

        靳玫状似不好意思,扭捏地扫了靳凉一眼,却是强行将她给拽了走,“哎呀嫂子,你就陪我去嘛。

        我,我有事要拜托你的。”

        而她所说的拜托,竟然是问夏满借卫生棉。

        卫生棉夏满自然是没有的,但说起这个来,她才惊觉自己出狱后竟一次都还未用到,不知想到了什么,心头猛的一跳。

        也不管靳玫的呼叫,直径跑出了花开。

        她几乎是颤抖地接过了医生递来的验孕棒,再次快步跑入公司。

        阶梯的转角处,传来人打电话的声音。

        “这就是你跟我们的保证吗?

        这三年来,不是说好了要下点猛料的吗?

        为什么我看着她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

        是靳玫的声音。

        夏满突然顿在了原地。

        “断过手断过脚?

        哈?

        笑话,我看她能跑能够跳,都还能参加运动会!林诚,你收下我的钱,就这么办事的?”

        ‘轰’的一声,似有什么在夏满脑中炸开。

        林诚,这个人的名,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脑海中,监狱三年来接连不断的折磨,那伤入骨髓的痛苦,像是噩梦,全拜这人所赐!

        为什么靳玫会与林诚认识,靳玫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的眼眶逐渐猩红,呼吸也粗重了起来,身侧的手,死死的攥成了拳,青筋暴露。

        “哎呀,你怎么在这?”

        就在这时,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在夏满面前响起,靳玫故作姿态地捂住唇,可语气,却满是嘲弄笑意,“怎么办,原来全给你听到了呢,真是苦恼。”

        “是你,是你指使林诚在监狱里折磨我,殴打我!”

        夏满噌的抬眸脑袋,恨恨地看着她。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三年的折磨,一直以来,都是一场蓄意为之!

        这一切,竟全是靳玫的功劳!

        她在监狱里为她坐牢,她却想把她夏满置死于狱中,这人的心,怎会如此歹毒。

        靳玫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快别说笑了,你爸没死前,你好歹也是一个市长千金,我靳玫是谁,又怎么能指使的了人敢这么对你。

        这一切——”

        她靠近她,一字一句像是毒蛇般,强行钻入夏满的耳里。

        “这一切,当然是因为哥哥的默许啦。”

        夏满浑身一凛。

        夏满,我是你的丈夫。

        夏满,我会照顾好你的。

        脑海里,回响起某道清冷的承诺,夏满却觉得可笑,荒唐之极!

        是啊,在这a市,除了靳凉,谁又有这只手遮天的手腕,在市长的眼皮子底下,去动市长千金?

        她真傻,竟一直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还以为,监狱里的一切,是每个犯人都必须经历的。

        靳凉,为何你要,如此伤我?

        就因为我破坏了你跟靳玫的美好生活吗?

        就是因为我打乱你们本该有的美好计划吗?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至始至终,夏满是无辜的!

        眼眶,肿胀的厉害,内心的悲伤、怨恨,苍凉,像是洪水涌动,将她所有感官,尽数湮灭。

        靳玫红唇勾起,还欲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目光却倏地在她手中的透明薄袋上顿住。

        “验孕棒?

        夏满你——”她震怒,眼里卷起骇人之色。

        夏满下意识想后退,却猛地忆起自己还站在阶梯之上,而身后,是层层叠叠的台阶。

        台阶……

        几乎瞬间,她便成猜到了靳玫现在所想。

        “夏满,你竟然敢偷偷怀孕,你这样的贱人,怎么配?

        !”

        果然,靳玫伸手,在夏满的肩处用力一推。

        狰狞一笑,“去死吧,贱人!”

        夏满睁大了眼睛,在身子倾倒的那一刻,她似听到远处传来的一声咆哮。

        “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