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9章 吃避孕药

第9章 吃避孕药

        第9章    吃避孕药

        那一夜很乱,乱到夏满第二日醒来,全身酸软。

        满身的吻痕,旖旎靡靡。

        靳凉的眼神很炽热,像是裹着一层的火,他轻吻着她的脸颊,“夏满。”

        这一声夏满,跟他以往的称呼是一样,可却又不一样了。

        夏满侧过头,看他,像是还未睡醒,眼神中都透着一丝朦雾,显得呆滞可爱。

        他一笑,亲昵地抚着她的脸颊,“你再睡会,这几日我帮你请好假了,在家休息。”

        夏满看着他起身穿衣离开,整个人都还是恍惚的。

        昨夜,她真是将他睡了。

        她借着糊态,只是想试一试,她以为靳凉会阻止,却不想,最后主动的却成了他。

        靳玫,你做再多的,又有什么用,你爱的人,日日夜夜抱着的人终究是我。

        痛苦吗?

        可这痛苦,会比她,更深吗?

        夏满躺在床上,笑着笑着,满心苍凉。

        待她洗漱下楼后,却看到,靳玫竟也在家。

        阴沉着一张脸,狠狠地盯着她。

        夏满知道,昨夜,靳玫必定也是听到了声响,她淡淡勾起唇角,回视她。

        四目相对,无形之中,像是较量着什么。

        靳玫猛地冲上前,抬手就想扇她一巴掌,夏满却有先见之明,身子一侧,让她扑了个空。

        她没打成,便尖锐了声音大叫,“你这个贱人,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夏满雪白的脖颈上,都是昨夜疯狂的证据,姹紫嫣红,像是盛开的花,鲜艳的刺目。

        靳玫双目赤红一片,又恨又妒,如淬着毒的光阴狠瞪她。

        “靳玫,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叫人在公司给我上演那么一出戏,我也不会发了烧回来。

        靳凉不会心疼,接下来的事,也就不会那么顺理成章了,所以靳玫,谢谢你。”

        一如三年前,靳玫与夏满说的那声‘夏满,谢谢你’一样得讽刺十足。

        靳玫气到尖叫,一个劲的骂她狐狸精,不要脸之类的恶毒言辞,夏满置若罔闻,直径朝餐桌走去。

        看到这样是靳玫,三年的积怨,终究是出了口恶气。

        只可惜,接下的靳玫,又给了她重重一击。

        夏满正要吃早餐,靳玫却冲了上来,将她的早餐拂去,丢了片药片过来,嘲讽道:“吃什么粥,还是吃药吧!”

        桌子上的药片,是毓婷。

        夏满只是扫了一样,面无表情,“这药我不会吃的。”

        靳玫提高了声音,“你凭什么不吃,跟哥哥上了床,不吃药,你还想怀上孩子好套着哥哥一辈子?

        夏满,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你就是一个贱人,贱人要是怀上哥哥的孩子,那就是贱种,所以,你必须吃了药,杜绝一切可能!”

        她一口一个贱人,让夏满彻底寒了面色。

        “靳玫,我是靳凉的合法妻子,名正言顺。”

        任她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在自己面前叫嚣,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夏满,是靳凉的妻。

        “所以靳玫,你就算再不甘心,这便是事实。”

        靳玫气疯了,“什么事实,你就是故意借着三年前的事逼迫哥哥娶你的贱人。

        是你从我手中抢走了哥哥,哥哥是我的,他只爱我,要不是因为你的无耻,我跟他早就结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们会有孩子,快快乐乐的,这一切都因为你这个贱人,毁了!”

        她嘶叫着,恨不得上来将夏满千刀万剐,突然,她诡异一笑,逼近夏满。

        夏满警惕后退,“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喂你吃药啊。”

        靳玫冷笑,猛地抓了上去。

        夏满本就虚弱了体质,靳玫蛮横着劲,她根本没有招架之力,才跑了两步,人已经被靳玫用力挟住。

        靳玫将她控在花雕椅上,甚至还拽了粗绳将她一圈一圈死死束缚。

        夏满终究是慌了,看着靳玫将毓婷一股脑倒出来,她睁大了眼睛,“靳玫,你敢!”

        无论她怎么挣扎、扭动,绑在身后的手甚至都磨破了皮,却依旧解不开这粗绳。

        绝望,一点点袭上心头。

        靳玫强硬去抠她的唇瓣,她破了唇,血肉模糊,却依旧咬牙不屈。

        靳玫噙着狰狞的冷笑,“敢不敢?

        你看我敢不敢!你这样的人,怎么配有哥哥的孩子,所以为了避免你日后受苦,还是现在乖乖吃药吧。

        夏满,我可是为你好啊!”

        夏满咬紧牙关,奋力去撞她,靳玫却是丝纹不动,掐的夏满双颊都好似要被她按破了。

        终于,夏满通红了眼眶,靳玫还是得成,将药往她嘴里塞去,还顺势抓了水,强行灌她。

        死死捂住她的唇,不让她吐出来。

        靳玫狠戾地去扭她身上的肉,让她吃痛,闷哼的吞下了药。

        顺着冰凉的液体滚入五脏六腑,她的血液,也似乎逐渐被浸了凉。

        靳玫笑了,凑近她的耳边,低语,“夏满,知道这药,是谁给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