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8章 飞蛾扑火

第8章 飞蛾扑火

        第8章    飞蛾扑火

        “噢?”

        夏满对这个检查结果倒有些意外,看来她倒是天生硬骨头,受尽非人折磨,居然还是一切安好。

        她自嘲笑笑。

        虽然检查结果‘皆好’,但是靳凉还是给夏满开了一大堆的补品,三人这才回了家。

        之后几日,靳凉将夏满安插进了花开服装公司。

        这也是靳凉创办的子公司,公司里的人大多都知道靳凉与靳玫的关系,花开可以说是靳玫的天下。

        所以夏满,在花开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

        来的第一天,同事之间竟莫名其妙的传开了她坐过牢的事,夏满走在前面,身后都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靳玫更是颐指气使地让她做起了全公司最肮脏、最辛苦的事。

        “夏满,没办法啊,现在大家都在说你是一个牢狱犯,看到你都怕,所以我也没办法给你安排正常的工作。

        只能先委屈你一段时间咯。”

        夏满提着污秽的水桶,面无表情地绕过靳玫。

        她既然决定留下来,又何惧靳玫这些不痛不痒的手段。

        靳玫神气一哼,踩着高跟鞋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设计总监。

        夏满望着那四个字,眼底似掠过一抹怅惘。

        她往前走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个女人结伴朝她走来,一人故意往她脚下一勾。

        夏满被绊了一脚,桶里肮脏的水淋了她一身,满身狼狈。

        “呀,对不起,没注意看,你没事吧?”

        假惺惺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夏满皱着眉,爬起身来,膝盖处竟磕破了皮,沁出一大片鲜红的血来。

        那两人似乎也没想到她的肌肤这么薄,摔一下便也破了皮,讪讪的又说了什么,赶紧撤了。

        “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都出血了哎。”

        “切,有什么过分的,都是坐过牢的人,这点痛对她来说肯定是小意思啦。”

        “你别说,看她那样子其实挺可怜的,来公司这么久了,我也没见她做出什么大恶之事,平常都是闷不作声的做自己的事。”

        “快收起你那感人的怜悯吧,管她可不可怜,只要咱们总监看她不顺眼,她在花开,就别想混下去。”

        二人咬耳的细语声,逐渐远处。

        夏满忍着痛楚,强撑着慢慢爬起身来。

        周围路过的人都只当笑话看着,她抿着唇,没有向他们求助,一瘸一拐的去杂物间里取了一条干燥的毛巾,揾去身上水珠。

        全身终究是湿透了,她没有备份的衣服,只得去人事部请假回家。

        可人事经理却说她是直属靳玫手下,需要靳总监签字了,才能允许她的假事。

        夏满转而又去找靳玫,却被靳玫的助理冷着脸拦在门外,“总监正在开会,不许任何人打扰!”

        夏满实在是冻的哆嗦,便跑到一旁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里却开着比往常更寒冷的温度,夏满找了一圈,也没看到遥控器,实在冷的受不了,她又踱步到外面等着。

        本以为很快就会结束的,谁想一向工作懒散的靳玫,今日的会议竟足足开了快两个小时,等她会议结束出来后,夏满已经连连打了数十个喷嚏。

        她浑浑噩噩地拿着请假条去让靳玫签字。

        靳玫看到浑身肮脏的她,‘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废话罗哩罗嗦的讲了大半个小时,这才慢条斯理地在请假条上签上自己漂亮的名字。

        夏满一刻都不敢多呆,立刻上交报备人事部,寻了一辆的士就往回跑去。

        到家后,她整个脑袋都已经犯糊涂了,眼帘更是重到睁不开,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将自己抛到床上,蒙上被子捂暖。

        迷迷糊糊的,却感觉到有一双大掌在她脑袋上捂了捂,声音是严厉的,“夏满,你发烧了,必须去医院。”

        说着,就要伸手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捞出来。

        也许是生了病,人的心智反应慢了半天,她却仿佛还将自己停留在三年前快乐的自己。

        听到有人要强迫她,立刻攥紧了被子,嘟囔道:“不去,我不去。”

        靳凉一怔,叹息一声,“夏满。”

        随后,终究是没有勉强她,然后往夏满嘴里塞了什么。

        夏满只觉是苦,皱着眉要吐,靳凉却不允,“乖,药吃下就好了。”

        夏满半眯开眼,只见灯光下,靳凉的脸庞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一时间,思绪翻涌。

        在意识还未反应过来前,她却不知道哪里伸出来的力气,朝他扑去,翻身将他按倒在床上。

        就像飞蛾,就像火烛。

        靳凉,你知不知道,夏满有多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