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奈何流年枉情深在线阅读 - 第5章 他不信她

第5章 他不信她

        第5章    他不信她

        气氛,如结冰的寒霜,冷到令人窒息。

        夏满舔去唇角的血腥,原来已经死去的心,这一刻,还是会颤抖。

        她没有流泪,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对‘兄妹’。

        靳凉顿在空中的手微僵,反应过来,触及到她冰凉的目光,心口一窒,“夏满,我。”

        “靳凉,我后悔,这辈子爱上你。”

        她笑,目光沧桑。

        夏满寡白着一张脸,蹒跚的从靳玫房中逃离。

        身后的靳凉焦虑地望着她的背影,眸光紧锁,可怀中的靳玫却因失血陷入晕厥,他一惊,张皇失措地抱着她大步跨离。

        别墅的大门重重阖上的那一刹那,夏满单薄的身子也终于支撑不住,沿着冰冷的墙壁,滑跌在地。

        那一巴掌的余痛还在肌肤上隐隐发作,似牵动着神经,痛彻全身。

        她一直都知道,在靳凉心中,她比不得靳玫,可这一巴掌的果决,还是来得太狠。

        狠到,像是无数的锋刀,在她的心窝刮着、刺着,直到血肉模糊。

        良久,她阖上眸,敛去眼中的酸胀之意。

        这一巴掌,终究是斩断了她对他,最后的希翼。

        她起身,用冷水简单的洗了面颊,熄了灯,躺在床上,黑夜里,静静地睁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外才响起汽笛的声音,接着,是大门被打开的声响,‘嘭’的一声,在午夜显得格外惊心。

        隐隐的,她能听到靳玫还在低语说着什么,语气娇软,似还带着楚楚可怜的哭腔,而男人时不时安抚地应着她,尽显温和容忍。

        夏满一直听着,卧房门外靳玫破涕为笑的声音尤为响亮,“就知道凉哥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去睡了,晚安。”

        “晚安。”

        “凉哥,我要一个晚安吻嘛。”

        似开玩笑撒娇的语气。

        男人缄默了声,却很快又响起靳玫嬉皮笑脸的声音,“哈哈,那我睡啦。”

        这一声‘哈哈’,也不知道是索吻成功了的俏皮,还是没有成功的玩闹。

        夏满正思着,冷不丁的就听到自己的卧房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走廊的冷光流泻进幽暗的卧房,将男人欣长的影子,也拉得朦胧晦暗。

        她闭上眼,这才惊觉,原来这是她与他的卧房,并不是她的单间。

        她不明白,结婚对他而言,本就是一笔交易,现在他这个举动又是为何?

        履行夫妻义务,同床异梦吗?

        靳凉观察着床上小小的一团,见她似深睡了,便踩轻了脚步进屋。

        夏满听到他微微调亮床头灯的声响,然后一阵悉率的声音,有一抹冰凉,随之小心地贴在了她红肿的面颊上。

        是一条浸了冰水的软巾。

        她的身子一颤。

        他察觉到了。

        “还没睡么?”

        夏满用力闭着眼,咬牙承受面上突如其来的冰寒,并未理会。

        “小玫去医院包扎了伤口,好在伤口不深,并无大碍。”

        靳凉叹了口气,“夏满,今日的事,我不怪你,但是你日后要与我保证,好好跟小玫相处,不要再胡闹了,可以吗?”

        她心口一窒,倏地睁开了眼,撞进他那双清冷的眼眸中。

        “靳凉,靳玫在撒谎。”

        她一字一顿,郑重到,像是在做最后希望的斗争。

        他抿唇,用一种无理取闹的目光凝她。

        夏满咬牙,“我说了,靳玫在撒谎!我没有要打她,是她先拽我,我错手推了她一把而已,然后她自己撞上门——”

        解释,她说,可是他不信。

        “够了夏满!小玫从小便是一个乖乖女,她学不来撒谎,也做不来你说的这种事。”

        言下之意,是她在狡辩?

        她深吸一口气,抓起他贴在自己脸上敷着的软巾,掷于地上,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男人眉眼一皱,眼疾手快抓住她,沉声道:“你去哪里?”

        “有没有别的客房,我去睡那。”

        “夏满,别闹,我们是夫妻,这就是我们的卧房。”

        夏满冷笑,讽刺道:“你不觉得,跟一个撒谎精躺在一起,很可怕吗?”

        靳凉顿了顿,满眼疲惫,“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么晚了,就别闹了。

        你乖乖地躺下,我给你拿药膏再涂下,嗯?”

        “靳凉,这算什么?

        你不爱我,因靳玫与我结婚,如今,我刑期也已满,你却不愿放我离开。

        你告诉我,为什么?”

        夏满却是苦笑。

        靳凉厌恶她,她知道,尤其是刚刚那一巴掌落下的瞬间,他眼里的憎恶,她捕捉得一清二楚。

        “夏满,我们是夫妻。”

        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却咬重了这句话,像是在强调着什么。

        他用力将她拽了回来,安置在床上,然后打开药膏,均匀的涂抹子在她的面颊上。

        她闭上眸,可眼泪却还是一颗一颗从眼角溢出,滚入枕心。

        本以为不会再哭了,却没想到,原来这泪意,只是未到心哀处罢了。

        她已是穷途末路,没有亲人,没有爱人,丈夫,只是一个无爱的熟悉陌生人。

        她的眼泪,却像是凶猛的怪兽,吞噬着他的心口,胀到发紧,胀到无法呼吸。

        他顿在她面颊上的手,在黑暗中,微微发颤。

        “夏满,别哭。”

        可泪珠,依旧不断,他喟叹一声,俯身,吻去她的泪珠。

        薄凉的唇渐移,最后,轻轻覆盖在她苍白颤抖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