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四零八章--抢救花荣

第一四零八章--抢救花荣

        既然蓝药能救人,梁山好汉们也就放松下来了。

        突然,电视当中的画面让小强汗毛倒竖了起来--这特喵的是昨天新闻的重播!

        冉冬夜马上就要被拔管子了!

        好汉们也是连滚带爬的往外跑--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花荣兄弟凉在他们身边啊!

        戴宗飞快地在腿上打上甲马道:“我先去看看。”

        卢俊义道:“只要他们还没动手,你一定要控制住局面。”

        吴用道:“出了这种轰动一时的事情,现在的医院里肯定有不少闲人,我们怎么接近花荣?看来还得从长计议...计策咱们在路上想!这事儿还得求方腊...让老王赶紧开车过来啊!”

        老王有大车驾照,育才的校车现在就归老王管着。除了开校车,    学校桌椅板凳他也能帮着修一修。

        小强骑着三蹦子带着卢俊义和吴用,其他人挤在老王开着的中巴车风风火火就往市区跑。

        因为是育才的校车,这辆中巴上边印着育才的校旗--就是上边画着“邪魔”的那面“太急旗”。

        因为小强的关系极硬,老王把中巴车开上一百二十迈都有交警上前阻拦--主要也是因为乡道没有交警。

        小强和中巴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医院附近,好汉们呼啦啦跟下饺子似的从车上下来。

        还没到大门口,好汉们就见前面围着一大帮人。这帮人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来看热闹的。小强怕引人注意,让好汉们分散开装做来探望病人的家属往里面走。

        路过人群的时候小强隐约看见最里面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她已经哭得像了缩水娃娃一样了,而且看样子因为悲伤过度有些神智不清。

        女孩半瘫在她父亲的怀里,不时向着病房楼挣扎一下,然后抽泣半天,她父亲不断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

        这时戴宗忽然从人群里闪出来对众人比比划划,大家一起问他:“你怎么在这?花荣呢?”

        戴宗擦着眼睛说:“花荣在5楼观察室呢,太他嘛感人了……呜~”

        张清给他一脚:“快点说!别特喵的磨叽!”

        戴宗抽泣:“那个姑娘是花荣的女朋友。她知道今天要拔管子,半夜时候就守在花荣病房门口,说谁要进去就踩着她的尸体。本来是上午8点拔管子的,她一直闹到现在...刚哭抽过去休克了。”

        小强道:“是个好姑娘...配得上花荣...话说花荣怎么样?”

        戴宗调节一下情绪道:“花荣还行,他现在周围没有人...你们快去吧!”

        小强带着人就往里冲,这层楼里没有病房,显得很清净。大家很快找到观察室,推门一看,只见植物人花荣正地躺在床上,脸上罩着呼吸机,胳膊上扎着葡萄糖,除此之外确实没有其他人。

        “你们看准了哈!这真的是花荣?这一颗药下去上辈子的事情可就都想起来了...万一要不是可就尴尬大发了!”小强郑重地问道。

        林冲道:“小强,干吧!就算他谁也不是至少我们还救他一条命不是?”

        “也是!给我弄杯水去!这玩意得用水化开,    不然见效略慢。”小强说道。

        张清没过多久就端了一杯水过来,小强把蓝药往里一扔,    药丸遇水即化,一杯灿烂的蓝色液体出现了。

        这时戴宗猛的推门进来:“好了没?下边一大堆记者正往上走呢!”

        小强猛地别开花荣的嘴,然后把水给他灌了进去--看来他还是有吞咽的条件反射的,不过流速很慢。

        一不做二不休!

        小强去隔壁偷了个粗大的针管子拔掉针头吸了满满一管子药液往他嘴里灌。

        箭到弦上不得不发,这个时候粗暴一点也是为了救命啊!

        这时候楼道里已经传来闹闹哄哄的声音,但是灌药的过程还没结束。小强冷静道:“去拦住他们!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张清董平二话不说往外冲,李逵更狠--因为找不到大斧,扛着一张铁架床跟未来战士似的就往外跑。

        “莫伤人!”想起李逵的前科,小强连忙提醒道。

        李逵道:“俺晓得!”

        房间里还剩下戴宗,小强道:“你下楼让军师想辙整出动静来,等花荣醒了咱们好撤退。”

        戴宗领命撤退,小强则在病房里给花荣喂药...李逵举着床板跟防保战士似的顶着人群,嘴里呜哩哇啦地骂着,说是自家表弟膝盖让这里的大夫接反了。

        被他这么一挡,楼下的人谁也上不来,于是记者们纷纷拿出照相机拍照。张清从垃圾筒里抓出一堆装了消炎药那种小瓶,向着人群一把一把地撒,    而且专打记者手里的照相机镜头。

        在董平和杨志的帮助下,李逵顺利地用门板把人群挤到了4楼的走廊上,    在这里开辟了第二战场。张清站在4楼和5楼的过道里提供火力掩护,有溜过第一道防线想趁机上楼的人都被他用那种很结实的小瓶打得鼻青脸肿。

        时迁从窗户钻了进来问道:“啥时候好?哥哥们已经准备好了!”

        小强把情况跟在楼下的吴用用手机说了一番,吴用开始布置:“你去让咱们的兄弟分成三组,第一组,让萧让金大坚打起横幅抗议,目的就是要制造轰动,让院方没有精力再来管我们;

        第二组,让阮家兄弟假装成愤怒的记者和张清他们开打,目的就是要把4楼打出一片隔离带来,不准任何人靠近;

        第三组让李云安道全带队,暂时潜伏等我军令,事情一完,他们的任务就是假作患者另一拨家属,出面息事宁人。”

        军师不愧是军师,布置起来就是一套一套的。

        好汉们立刻按照吴用的布置行动起来。没过几分钟,只听下面又吵吵起来--萧让也不知道从哪找的墩布,在一块3米见方的白布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触目惊心的“冤”字让两个人举着在门口示威。

        看热闹的人立刻被这伙人吸引过去,好信儿的人还问怎么回事...

        再说阮家兄弟并汤隆一伙人,顺着人群挤上了四楼。他们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记者,一定要张清赔照相机。

        然后他们就扑上去和董平等人动起手来,直打得天昏地暗。梁山打架外人遭殃。周围的人别说想穿过他们上楼,连靠近一点的都被碰得头破血流的...

        人们纷纷议论:这特喵是《军事天地》的记者吧?

        身手太好了!

        别看一群人闹闹哄哄,但效果是真的好...小强真就有足够的时间给花荣喂药。

        没多久...花荣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