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恒神传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四章 巅峰之战

第四百零四章 巅峰之战

        异族小型飞船大摇大摆的飞行在王都大陆的上空,这是罗萨族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下方的族人有的惊恐、绝望,有的羞愧、愤怒。在城市群外围临时搭建起了大面积的棚屋区,能够让从全宇宙被迁移到这里来的罗萨族人都能有个安身的地方,虽是不至于露宿了,但也是跟难民营差不多,百姓们人心惶惶,看到同盟军的飞船在头顶上飞来飞去的,更是让他们觉得亡族灭种的日子就快到了。

        四王子达斯汀快步走进“静心殿”,见特瑞斯不在王座之上,便探头探脑的看向寝殿,正望见珞璜一边往身上套着铠甲,一边从寝殿里走出来,她那圆滚滚的金瓜肚,将铠甲的战裙前部撑得翘了起来,看上去甚是滑稽。

        “殿下,你是来找陛下的?”珞璜见达斯汀站在寝殿外面便问道。

        见珞璜这个样子,达斯汀好奇了起来,便是问道:“珞璜元帅,您挺着个大肚子还要披甲,这是干什么去啊?”

        “这甲太硬了,前面总是翘起来!”珞璜似是被那翘起的战裙搞得火大了,一把将战裙从甲衣上撕了下来,不过她那个肚子依旧看起来很扎眼,珞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开始系紧甲胄上的带子。“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楚骁的舰队已经打到了王都,我得去打仗了。”

        达斯汀服了,以前他也是对珞璜上了陛下的床颇有微词的人之一,不过此刻他不得不对这个女人的勇武、顽强而竖起大拇指。挺着如此大的肚子也要去上阵,父王也就真这么叫她去了?达斯汀劝道:“珞璜元帅,你身怀六甲,上阵打仗实在是不方便,还是我替你去吧。”

        珞璜笑道:“多谢好意,不过我是卫戍军元帅,出战是我的职责。你是陛下最器重的儿子,未来的王储,我可没有权力让你去打仗。”

        “我这次来就是找父王说这件事的,他人呢?”

        “陛下为了准备最后一战而去后面静室闭关了。”

        “那我去请示他一下。”达斯汀说着就朝殿后跑去,人刚跑了没几步,二人的耳边就响起了特瑞斯九世的传音:“珞璜啊,没关系,让他去吧,族群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刻,王族的人岂能不出现呢?若是挡不住楚骁的大军,他这个王子也就变成一个平民了。不但是达斯汀,还在王都的那些个高官贵族们,叫他们统统上战场,自古君忧臣辱,君辱臣死,那些高官厚禄不是白养着他们的。”

        “是!”达斯汀脸上浮现出笑容,他要上战场主要是想当面看一看那个自己一直器重的白眼狼楚骁,看他在自己面前还有脸站着不。

        在静室中的楚骁此刻周身萦绕着七彩的光芒,各种元素能量以及天道气息围绕着他,猛然间,他的双眼睁开,一个瞬移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他已身在一片静谧的星空之中,一声嘶吼,楚骁的身体骤然崩解,化作无数尘埃和光点,紧接着,那些光点与周围萦绕着的元素能量融合在一起,然后开始迅速聚集,星空中的元素能量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吸引,也开始向这里汇聚,能量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一颗核心一般的实体,然后开始旋转起来,随着其旋转,能量的压缩和聚集越来越快,量也越来越庞大,所产生的引力也是越来越强,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璇,周围万千星空中的元素能量被这个星璇吞噬一空,并且还在不断的向外延伸,就如同是一个黑洞一般。

        王都皇宫内,正在闭关入定的特瑞斯九世睁开了眼睛,目光仿佛穿透了无尽星空。“真是个妖孽啊,说突破就能突破,在没有丝毫引导的情况下都能够这么快,不愧是朕命中注定的敌人,看样子无尽的等待终于要到头了。”他自言自语着,人则是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此刻的星璇已经庞大到如同一个星系了,特瑞斯九世出现在星璇的不远处,他并没有想要出手破坏的意思,而只是微笑的看着,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艺术品完成前的期待表情。两天后星璇开始缩小,其核心逐渐凝实,成为一个人形。终于,楚骁再次重现在了星空之中,气息浩渺,眼神深邃如海,他轻轻一招手,自己的储物戒指便从远处飞来,他将戒指戴上,从里面找出一套衣服穿好,然后看向远处的特瑞斯九世。

        “你在这里站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动手?”楚骁问道。

        “为什么要动手?像你这样的对手,朕已经等待了几亿年了,无敌真的是很寂寞啊,为了能有一个实力够得上挑战我的对手,朕甚至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特瑞斯九世笑道。

        楚骁眉头一皱:“任何代价?哪怕是整个罗萨族的覆灭都在所不惜吗?”楚骁觉得这就是个疯子,他为了能跟期待已久的对手一战,不惜坐视敌人变得强大,这就是一场疯狂的豪赌,如果他赢了,他能获得战胜旗鼓相当对手的愉悦,敌人死,罗萨族会重新崛起,如果他败了,那他和他的族群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为了自己内心的痛快,他不但赌上了自己的命运,连全族的生死都赌上了,这个人何其自私。

        特瑞斯九世淡淡道:“你觉得朕一定是疯了是吗?如果你是朕,你或许就明白了,自从朕成为了罗萨族的王,便再也找不到一个层次相近的对手了。亿万年来朕从来都没能认真的出过一次手,一直作为生活全部的修炼变得没有任何用处,就像整个生命都没有了意义一般,这是一个武人的悲哀啊。你想象一下,当一切对你来说都是唾手可得的时候,或许刚开始的几十年你是开心的,但亿万年下来,这种没有挑战的生活就会让你想要去死了。朕知道朝廷里乱七八糟的,那些不成器的儿子们争位争得朝局动荡不安,可朕懒得去管,这些动摇得了罗萨族的根本吗?动摇不了!罗萨族的根本就是朕,哪怕你将整个罗萨族的地盘打下来了又能如何,你照样会死在朕的手里,你的大军和舰队在朕的眼里就如同挥挥手便能拂去的灰尘。儿子、族人死去了又如何,朕知道是你杀了立塔,一个个的设计谋害了朕的儿子们,不过只需要不到一千年的时间,罗萨族的人口便会恢复,生儿子更是用不了多少工夫,虚无维度依旧只有一个主人。所以,朕真正关心的,只有你,只有你能够让朕已经变成一潭死水的生活重新荡起一丝涟漪,你的命运和使命便是成为一个绝世强者,然后被朕杀死,让朕找到能够继续活下去的一点动力。”

        楚骁明白了,这就是个内心极度空虚,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失去了人生方向的疯子。跟这种人又有什么好讲的呢?“我们在这里动手吗?”楚骁已经准备好一战了。

        “不,这里的空间太不稳固了,你我在这里动手,这座宇宙就完了,怕是周围的几个宇宙也得受到波及。跟朕走吧,有一个地方很适合你我的巅峰之战。”说着,特瑞斯九世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率先瞬移消失,楚骁没有犹豫,跟着瞬移而去。既然对方期待的仅仅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决斗,那么耍花样的可能几乎就没有了。

        宜兰和霖洛将岚清他们留在飞船上指挥舰队,二人则是带着玎玲、阿瑶,以及一众老牌强者和各方大佬,登陆了罗萨族的王都大陆,率领庞大的地面部队开始平推前进,遇到成群的罗萨族人,便会毫不犹豫的予以歼灭,这是灭族之战,仁慈在这样的战争中是对己方士兵的不负责任。终于,他们遇到了卫戍军的正规部队,一场大规模的平原野战开始了,宜兰这边把所有的重武器全都搬了出来,加上敌方无法比拟的空中优势,数亿同盟军士兵结成“七绝屠魔阵”和“上古神魔阵”朝敌方冲击过去。尽管卫戍军悍不畏死,无奈从人数到装备全都处于劣势,战场依旧呈现出一面倒的态势。屠杀,真正的屠杀,上亿罗萨族士兵尸横遍野,同盟军部队踩着敌人的尸体继续向前,碾碎一切阻挡他们前进的事物。

        很快,城市群外围被扫荡干净了,大军开始休整,为接下来的城市攻坚战做准备。中军大帐内,宜兰在与众将开会:“据情报部门估计,卫戍军部队还剩四十到五十亿,还有相当数量的预备役部队作为城卫军参与守城,如果我是珞璜,就绝对不会在没有制空权和重武器不足的情况下和我们进行大规模的集群作战,小股部队进行巷战是她最好的选择,所以这回依旧是七人小组作战的模式,逐条街道、逐座房屋的进行搜索,清理干净一座房屋就炸毁一座,避免反复争夺。至于地下的市政管道网络就交给巫族的巫兵了。这场城市巷战会非常漫长,也会是一台名副其实的绞肉机,大家做好思想准备吧,让士兵们多带‘百步无忧’之类的武器,单兵重火力要配备到每一个小组。”

        众将点头,兽皇则是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进攻呢?”

        宜兰语滞,如今楚骁在闭关,现在大规模进攻王都城区,万一把那位存在给逼了出来那怎么办?凭兽皇、妖帝这几块料应付得了吗?怕是就连珞璜都可以在单挑的时候虐翻他们任何一个。

        就在宜兰踌躇的时候,通讯器响了,岚歌的声音响了起来:“母亲、妈妈,你们在吗?父亲不在闭关的舱室,他是去王都了吗?你们见到没?”

        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楚骁出关了?他突破了吗?如果他突破了,离开舰队又没有来军中,可能去的一方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去找特瑞斯九世了。

        宜兰长长舒出一口气道:“都下去准备吧,明天拂晓,部队开始进城。”

        楚骁跟在特瑞斯九世的身后来到了一片死寂的宇宙空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不但恒星不再燃烧,行星不再自转,就连黑洞都已经死亡,任何天体都如同是星际垃圾一般漂浮着。特瑞斯九世降落在一颗巨大的死亡行星之上,这里有成为废墟的城市、宫殿和层峦叠嶂的山脉,但所有海洋、河流、森林和草原都变成了一片荒漠,狂野的风在荒漠上肆虐、呜咽着,黄沙漫天,仿佛是无数亡灵在嘶吼和咆哮。墓碑,楚骁眼前出现了无数的墓碑,一眼望不到边,仿佛这座星球就是一座古老的墓场。

        “这座宇宙就是曾经的罗萨族宇宙,罗萨族的祖地所在。漫长的岁月加上族群对宇宙资源的肆意挥霍,让这片宇宙彻底的死亡了,本来天道消亡,宇宙本源陷入沉睡,这片宇宙也应该灰飞烟灭的,但罗萨族有能力保住这里,只要将其他宇宙的本源灌注到这里,便能保持这片宇宙不会崩碎,它就如同是我族一片墓地一般,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毁灭和死亡曾经离我们有多么的近在咫尺。”特瑞斯九世颇为感慨的对楚骁说道。

        “你是说这里的空间足够稳固,经得起你我大战?”楚骁对罗萨族的历史并不感兴趣。

        “无尽岁月以来,在这个亡灵一般的宇宙中我们灌注的宇宙本源何止千万,你觉得它的空间能不稳固吗?”特瑞斯九世看向楚骁,笑道:“你是朕亿万年来见到过最妖孽的天才,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竟然能想得出‘肉身永恒’的主意来,并且还能在短短的几天内便得以突破,这个秘密朕告诉珞璜已经上亿年了,如今她才刚做到将生命和死亡两种天道融合,离用基础元素重新构建肉身还远得很。我们可以比划比划,你放心,你刚突破,朕不会刚开始就下重手的,总要让你先适应一下你现在的境界。”特瑞斯九世就像一个好不容易得到了心爱棒棒糖的孩子,舍不得快速吃完,要一点点细细品尝才觉得过瘾。

        楚骁轻哼一声,双眼陡然变得赤红,杀气瞬间弥漫整个罗萨族祖地,一颗颗死亡的星球在楚骁领域内那强大到三百倍的重力下相继崩碎,他左手反握着寒影宝刀,右手攥着拳头,拳上电芒闪动,那滔天的威压已经和数天前有了天壤之别。

        “哎呀,还突破到了天帝境极限了呢,在此基础上的‘肉体永恒’是强悍无比的,就是不知道朕能不能破得开。”特瑞斯九世好像很开心,眼中满是异样的光彩,一股庞大的神威自其体内散发而出,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移动方式,凭空出现在了楚骁的面前,一拳照着后者的腹部就轰了过去,同时喊道:“试试看,这是朕一半的力量!”

        楚骁可不是他用来试力量的拳靶,这种面对面的近身搏击是他长项,他正巴不得跟对方贴身肉搏呢。只见楚骁利用《方寸天涯》当中的寸劲技巧,所有手指关节嘎巴巴直响,长刀诡异的在手心中转了一圈,狠狠向对方的手腕削去。特瑞斯九世只好撤拳,另一只手一掌拍向楚骁胸口。后者再次手指一拧,胸前平放的寒影刀刀锋被拧得向前,然后手腕猛然发力,长刀以刀柄为圆心直接划出一个半圆,向特瑞斯九世的手掌削去。

        “你这是什么鬼刀法,好生怪异。”

        楚骁才没有心情搭理他,两刀抢得先机,让后便如行云流水一般,一刀快似一刀,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却刀刀致命。或许是罗萨族的武学文明当中没有这等精细的贴身搏击技巧,特瑞斯九世显得很不适应,被逼得有些手忙脚乱。常言道久守必失,终于一时不慎,被楚骁一刀抹在了脖子上,楚骁见一击得手,不待左手刀动作做完,右手攥着的拳头已经一记《战天》中的“拳破九天”轰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轰隆”一声,特瑞斯九世被这一拳轰出数百丈远,捂着肚子弯下腰,像一只大虾米似的。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楚骁哪里肯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一个箭步便出现在对方身前,一膝盖便向对方的脑袋磕去,同时手中长刀也未闲着,直接捅向其后心。

        又是“轰隆”一声,一道人影如断线风筝一样暴退数百丈,这人竟然是楚骁。“哈哈哈哈!”特瑞斯九世狂笑着直起腰,攥着的拳头上还闪动着楚骁身上沾染到的一丝血红杀气。他的脖子上根本就没有刀伤,显然打在肚子上的那拳也没有对他产生什么伤害。

        “怎么会这样?”楚骁大吃一惊,不但惊讶对方没有受伤,就连自己刚才结结实实的吃了对方一拳,虽然有些疼痛,但却是感觉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一拳的威力他再清楚不过了,说能毁掉一座宇宙都不过分,而自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这么轻松的扛下来了?

        特瑞斯九世笑道:“很吃惊是吗?习惯就好了,这就是所谓的‘肉身永恒’,你我的肉身来源于这个虚无维度的基础物质,虚无维度不灭,则你我的肉身就会不灭,想死?哪那么容易。任何攻击都无法在肉体层面毁灭你我了。”

        楚骁震惊了,那还打个屁啊,这不是白费力气吗?可对方却是兴奋异常:“来啊,再打啊,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说着,特瑞斯九世就像疯了一样开始毫不防守的进攻起来。渐渐的楚骁相信了对方的说法,他也不再防守了,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互殴着,拳拳到肉,招招全力。这片宇宙的空间再稳定也禁不住他们这样打啊,已经开始四处崩碎了。“这样打下去有意义吗?你我都无法杀死对方。”楚骁终于忍不住问道。

        特瑞斯九世突然诡笑着小声问道:“朕问你啊,你的肉身永恒了,灵魂永恒了吗?”

        一句话如同一盆冰水兜头泼下,顿时让楚骁感觉浑身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