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天下无千在线阅读 - 第496章:不稀罕

第496章:不稀罕

        车子开到了唐韵山庄,这里比较偏远,在郊区水库附近,但是,距离机场,商务区,还有各大景区,都十分便利。

        酒店依山傍水,景色优美宛如一颗熠熠发光的钻石一样,镶嵌在青山碧水之间。

        酒店的建筑风格,是传统的院落式结构错落分布,有豪华别墅,有四合院,也有娱乐设施,还有温泉供你享受。

        这里贵在一个全字。

        不管你是想住欧洲风格的,还是住中式的,应有尽有,但是前提,你得有钱。

        我到了酒店的前台,廖久华帮我问询,很快,就找到了吴老狗住的酒店,廖久华带我们去酒店。

        行走的路上,廖久华奇怪地问我:“爷,你不觉得,吴会长十分奇怪吗?”

        我说:“昨天就知道了,当然很奇怪了,但是,却搞不懂那么奇怪。”

        廖久华奇怪地说:“爷,千会在盘龙酒店,有空中四合院,那里的规格,才符合吴会长的身份,而且住在那里,也才更符合吴会长的惯例,可是这一次,他居然来了这个郊外的别墅,虽然这里也很名贵,可是,不符合惯例。”

        我笑着说:“可能住腻歪了吧,空中四合院上上下下的,你以为是我们年轻人啊?”

        廖久华笑了笑,他说:“还有更奇怪的,就是这一次,他带的保镖,非常的少,只有一个人,不是万斤王,而是在江湖上从未见过,也为听过的刀客,更诡异的事,我在千门打听了,所有人,都没有人知道,他来京了,所以,可以判定,他这一趟来,是没有惊动任何人的,连千会本身都不知道他来了。”

        我捏着下巴,我说:“他一向很低调,在缅国的时候,我第一次遇到他,也没有认出来他。”

        廖久华立马说:“爷,像您这样,或者吴会长那样的人,出门办事,一定会寻找当地的地陪接客的,至少,要提供一些便利。”

        我点了点头,确实奇怪,但是又说不上什么地方奇怪。

        这个时候,我来到了一个中式的四合院前,门已经开了,我看着那个刺头在院子里站着,犹如一尊雕像似的,看到我来了,他回头看看我,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战斗欲望。

        我笑了笑,棋逢对手,都很想打个痛快。

        但是,今天没工夫跟他打。

        “进来吧。”

        我听到吴老狗的话,就走了进去,我看着他站在鱼池边上,在喂鱼,我走进去之后,他就拍拍手,走到我面前,打量我,我立马笑着说:“我小老婆呢?”

        听到我的话,吴老狗冷着脸说:“我,已经问清楚了,晴晴并没有跟你结婚,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说这种放肆的话了。”

        “嗯?”

        我都听懵逼了。

        我说:“你脑壳子坏掉了?我去湘西之前,你还巴结着似的,要来京城跟九爷谈我跟晴晴的婚事,现在你又说要我不要放肆?我看你是真的要治治脑袋了。”

        我觉得这个吴老狗,真的好奇怪啊,奇怪的我真想扁他一顿。

        吴老狗冷着脸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只是要告诉你,做人,要自重,屋里面请吧。”

        他说完,就走进客厅,我挠了挠头,看着这个傻缺,妈的,要不是我等会有事要问他,我肯定扁他一顿。

        我跟着他走进了客厅,看着客厅的摆设,十分地奢华,古香古色的,到处都是黄花梨的家具,名画古字,到处都是。

        就这一屋子摆设,都要上亿了。

        吴老狗问我:“你,到底怎么样,才肯给我治病呢?出个条件。”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讲条件的样子,真市侩,一点都不江湖。”

        “但是,有效率,不是吗?”

        我看着吴老狗,不可否认,他说的对。

        我笑着说:“那行吧,给你治病,不说百分之百能治好,但是,延长你三五年的命,还有把握的。”

        吴老狗立马问我:“为什么不能彻底治好?你不要以此来要挟我,我这个人,最痛恨的,就是别人要挟我。”

        我看着吴老狗的眼神,那眼神真的是,杀气特别重,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的杀气能这么自然流露出来,那种自然的,就像是一个帝王一样。

        帝王一怒,血流千里。

        他真的太奇怪了。

        我不爽地说:“我又不是专业的医生,我只是半路出家,学了两手医术,医术也不是很精湛,能救你三五年,已经不错,你要治,就治,不治拉到。”

        听到我的话,吴老狗十分难受,眼神里的杀意,越来越浓。

        我立马不爽地说:“你少这样看我啊,我告诉你啊,别看你是晴晴的爷爷,你要我不爽,我照样会扁你的啊。”

        那个刺头立马上前一步,吴老狗冷冷地瞪他一下,吓的他立马低头退步。

        吴老狗冷声说:“你想要什么,开口吧。”

        我立马笑着说:“算你识相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想得到一个详细的答案。”

        吴老狗笑着说:“世人,皆是以为,我无所不知,而我,也确实,无所不知,你问吧。”

        我听着他吹牛逼的样子,我头都疼。

        我立马说:“这小子,为什么要杀我梅老婆啊?”

        “谁是你老婆?你别乱说。”

        蒋胜梅嘀咕了一句,但是很快就看着吴老狗,十分想要知道答案。

        吴老狗看了一眼蒋胜梅,脸色十分古怪,他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咬着牙说:“因为,她该死。”

        “啊?”

        我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懵了,蒋胜梅也十分懵。

        她愤怒地说:“你凭什么说我该死?我跟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也没有深仇大恨,他凭什么要杀我?你这样说,太无礼了,这里是京城,他没有权利杀人的。”

        我也不爽地说:“这个答案,我可不满意,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让我原谅他,不管是他,还是你,都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吴老狗冷着脸说:“沉重的代价?为了一个女人?你不觉得,你有点太愚蠢了吗?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高手巴结我,跪着求我给他们一个往上爬的机会……”

        我立马打断他的话,霸气地告诉他。

        “少他妈跟我扯犊子,小九爷我不稀罕,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我小九,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女人,不管,对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