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元府女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大手大脚年轻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大手大脚年轻人

        笑完,汪学士道:“我是同她计较,还是不同她计较呢?”

        “孩子如今在你学里,你要如何我听你的。”元老太爷道。

        郑留根放下碗筷,起身一礼:“请长辈们听我一言。”

        汪学士和元老太爷道:“你说。”

        “我能留在京里官学读书,除去有祖父的教导指点,还有进京后在大学士家学里听了许多的课,官学也定期请您家学里先生给我们讲课,也定期安排我们到您家学里听课,我常想,若我没有缘分,以后能留在学里教书也是好的,也能活到老学到老。”

        元连好笑:“你小人儿家家的,这就想到老?”

        郑留根嘿嘿笑笑:“可是我定下慧姐,我不管怎么样也要中举,这样一来,我就不能一辈子在学里听书学书,所以我想,如今让慧姐多学些,慧姐比我聪明,她学一天也比我学十天要多,以后让她慢慢的教我。”

        深施一礼:“请大学士同慧姐多多计较,把她逃学的病根儿打下去。”

        汪学士和元老太爷先道:“吃饭不要行大礼。”

        “是。”郑留根回座,留根总是夸慧姐好,今天又当着汪学士的面夸上一回,元连给他挟菜,对女婿满意的不行。

        饭后汪学士回家去,告诉汪格:“喏,你收好它,这是给你的战书。”

        “战书?”汪格愣住。

        汪学士忍笑:“这是慧姐在新集上学时的老病根儿,一般最长十天里发作一回,先生要是认不得这字,哪有底气训她逃学?”

        汪格也大笑了:“果然这是战书。”

        汪学士道:“你可要守好家学这块阵地,不要轻易的输给她。”

        汪格再看看字:“成,我想法子让她改了这个病根儿。”

        第二天,元慧和敬安郡主玩去了,第三天,她们玩去了,第四天谭侧妃问慧姐为什么不上学,说园子里的鸟和鱼听到她们的脚步声就吓跑,敬安展现小姑娘式的快乐,谭侧妃有点看不下去,她能做的也仅是为难几句,但她记不住的还是为难几句。

        元慧本来是想客气的回上几句,但是敬安郡主大发脾气,和谭侧妃吵了起来,元慧就帮忙怼了几句:“侧妃没有管教郡主的资格,她自有皇家法度约束。”

        把谭侧妃说的哑口无言,元慧不好意思再在肃王府玩耍,带着敬安到燕燕那里,后面园子虽然小,荷花还开着一池子,足够两个小姑娘玩耍,这里也没有人说她鱼憎鸟嫌,绿竹会陪她们一起撵鱼踢树。

        当天晚上就在这里睡下,敬安留下两个丫头睡在为元秀准备三间房的另一间,跟元慧的丫头也挤挤睡在这里,跟元慧的小子们睡到后院为伙计准备的大通铺里,绿竹在她们房里陪着睡。

        燕燕、枣花酒花陪着说笑,要睡的时候离开,枣花回头又叮咛一下:“明天还帮忙起鱼笼吧,别再掐我种的小菜苗,今天晚上的鸡汤面好吃吧,里面放的就是我种的小菜苗。”

        敬安郡主很是新奇:“原来菜是这样长出来的。”

        枣花哄着她:“明儿我还种菜呢,你们来帮我洒菜种可好不好?”

        元慧、敬安一口答应,这对她们来说是个玩,元家宅院里种的也有菜,看着好看,不想买菜的时候可以吃,元慧是玩过的,只有敬安养尊处优,一直以为菜是家人们从街上买回来。

        燕燕和枣花回房,燕燕央求道:“好枣花姑娘,我这是个宅院,不是个田庄,你能不能别再种菜了,店铺里生意不好吗?从街上买不方便吗?”

        枣花掀掀眼皮子:“姑娘你放心,你要看的花啊草啊,我还留着呢,树底下种几棵菜这没什么,你高兴的时候还可以看看。”

        燕燕气结。

        这个朝代对于种田施肥大多是烧草木灰、铺塘泥,枣花在宅院里见缝插针种菜,脏是不脏的,就是燕燕想想三万一的宅院店铺却种菜,影响她刚起家业的自得。

        中秋节回到南阳侯府,不是燕燕爱比拼,店铺里生意好,让她油然生出雕梁画栋怎么了,有那么一天,她也能置办得起。

        脑海里这就转悠着自己虽然离府别居,但是有秀姐和绿竹帮着,能比南阳侯府过得还要好,然后走出房门看看院子里,枣花姑娘种的菜出苗了。

        小绿苗其实挺好看,但是燕燕一想到它是菜,就感觉离雕梁画栋远而又远。

        再有,像是她离府别居后买不起菜,还需要丫头种菜自吃。

        “我的好枣花姑娘啊,”燕燕开始她不知第几次的苦口婆心:“自从搬出来,我看到你花钱利落许多,我打心里真高兴,店铺里生意好,应该与你枣花姑娘的大方有关,”

        枣花带气的模样:“姑娘取笑我。”

        “没有没有,能挣会花嘛,会花才能挣,你每天的饮食安排的都好,就是有点小小的不足,”燕燕堆笑。

        枣花憋气的模样:“姑娘让我每顿带上荤,我做到了,还有什么不足,不然您别说也罢,”

        燕燕赶紧的说出来,否则就说不成了,打着哈哈道:“就是肉再多些就好了。”

        宅院店铺契约上写着三个人的名字,元秀、燕燕和绿竹为此新刻的印章,又写上印章,每日进项归三个人所有,但是每天饮食花费上要听枣花和酒花这二位管厨房的丫头。

        燕燕虽成了亲,也还是花季少女的年纪,她手里有钱,难免有年青人的散漫,上面没有长辈约束,难免有年青人的大手大脚,但是还没有抬头就缩手,被枣花酒花这两个穷人家的丫头管住。

        枣花酒花为谁省?

        还不是为主人。

        所以燕燕想让枣花添饮食时,就一口一个枣花姑娘的喊着,向她笑嘻嘻:“咱们有二十多个人,吃鸡的那顿饭四、五个人一只鸡不多吧。”

        燕燕有四个陪嫁,主仆五个人,章妈妈和柴枝、碧云、栾泰四个人,这就是九个人,加上绿竹和丫头枣花,贺宁和跟进京的家人乐旺,祁均祁寻富家眷还没有进京是两个人、六个伙计祁树、祁乡、贺石头、贺小矶、宋板宋土,是二十个人出去。

        经过在南阳侯府里花银子的洗礼,枣花的节俭有所改变,燕燕让她饮食上不要太小气,把伙计们照顾好,也不要亏待她们这些丫头们,枣花倒是听从的。

        就是穷人家里出身,枣花认为的饮食大方,和燕燕这大手大脚的少女不同。

        主仆相同的地方也有,比如要对章妈妈好,这个老妈妈接出府的时候,就打算供着她,有章妈妈在,燕燕的背后就没有闲言碎语。

        早饭,给燕燕、章妈妈和燕燕奶娘、栾泰、柴枝碧云、绿竹贺宁、各有手艺的祁均祁寻富红枣小米粥,白米红枣粥,里面卧一个白煮鸡蛋,贺宁和伙计们每早分出两个,赶在早饭前把菜买回,枣花给他们烧一或两个新鲜菜,街上现买的咸菜一盘,再切一盘子白煮肉,用来就馒头;其余包括枣花酒花都是喝棒子面糊糊,一盘子咸菜,白煮肉每人一片蘸酱吃,大约有两寸见方,有点厚度。

        中午和晚上,燕燕等的饮食没有鸡就有鱼就有肉,枣花酒花和伙计们,一律素菜,馒头管够。

        柴枝和碧云发现以后,要求加入进来,燕燕趁机劝枣花姑娘你大方些,你们也要好身体才行,而六个伙计是秀才,秀才读书心里空,不给好的吃可怎么行。

        枣花觉得大早上每人一片肉,两寸见方呢,也有厚度,这已经是新集主人家里的吃法,比她、枣花、乐旺和六个秀才伙计在自己家里吃的好太多。

        伙计们已经提过意见,说肉太多了,哪里需要天天吃肉,初一十五吃一回就很好很好,他们要是回新集家里一面挣钱一面读书,还不能保证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吃到肉。

        但是枣花还是遵从燕燕所说,给大家中午晚上不加炒鸡蛋,就加上一片肉,有时候切的大,有时候切的小。

        枣花想,凭是谁在南阳侯府经历那么一回,再回到自己现在这个光景上,都会听姑娘的话对大家大方些。

        她三月里跟随燕燕进京,到秀姐满月是七月里出府,四个月里燕燕花了不到四百两的银子,主仆五个人吃饭,平均一天三两左右。

        现在全家二十多人吃饭,柴米油盐全算上,一天一两多出去,枣花所以大方的给伙计们添肉,姑娘说的对,这些全是秀才,不能吃的差。

        吃鸡的那顿饭她也舍得的,燕燕那桌上有一只鸡还有其它肉菜,自己和伙计们桌上有一只鸡,再就是小菜咸菜素菜。

        所以枣花让燕燕不说也罢了,她足够大方了好不好,咱们踩着京里的地面,往左邻右舍打听去,谁家给伙计吃这么好。

        燕燕紧撵着话说出来,枣花扶着额头,姑娘指的一定不是她那桌十个人分一只鸡,因为姑娘那桌每顿都有新鲜鱼,她指的就是伙计们这桌添饮食。

        枣花得捂好姑娘的钱袋子才行,她绷着脸儿:“一只鸡我们这桌都没吃完,伙计哥哥们又说我乱花姑娘、绿竹姑娘和秀姐的钱,他们说守着池子抓几条鱼偶尔吃吃也就行了。”

        燕燕噎住,她大手大脚的年轻人,却偏偏遇到勤俭节约的丫头和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