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在线阅读 - 第875章 再入神棍世界(八)

第875章 再入神棍世界(八)

        当然,不管是佛子慧智,还是麻衣玄墨,他们此时虽然被玄门并举为“双绝”。

        但他们只是名声鹊起的后辈,两人的年龄都只有十几岁。

        算是玄门这一辈的年轻天才。

        而且两人在各自的门派身份特殊,小小年纪便地位超然。

        只是末法时代,又恰逢特殊时期,玄门上下都隐匿起来,除了极少数的人,绝大多数的百姓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这位隐居在芙蓉镇的老者,便是玄门中人,表面上看,他只是个卖点儿“杂货”的糟老头子。

        事实上呢,他的某位天师的后人,捉鬼最是拿手。

        “……许老,您在啊,真是太好了,b省s市有个百鬼绝杀阵,竟衍生出一只鬼将,非常办已经派人去处理,我师父担心鬼将太过霸道,特意命我来请您过去一趟!”

        老者刚刚送走何甜甜,还在暗自感叹“这是哪家的小辈,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修为”的时候,便有一个年轻的剃着平头的男人找上门来。

        听平头男急匆匆的说完话,老者顿时收敛心神,答应一声:“好!”

        略略收拾了自己的法器、行李等物品,便锁了门,与平头男一起离开了小县城。

        已经走在回程的何甜甜,自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儿。

        她继续用着隐匿符,背着沉重的背篓+大锅,步履轻盈的出了县城,一路朝着群山而去。

        虽然用了隐匿符,但周围人来人往的,何甜甜还是不太敢太过分。

        她保持着快速的步伐,却没有太逆天。

        还是踏上山路,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何甜甜才提起一口气,脚下轻点,一脚跨出去好几步,仿佛一道残影般,进入了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

        不过,饶是她有了灵力护体,不再是脆弱的本体模样,但到底还没有脱了肉身凡胎。

        当她再度回到靠山屯那个小山村的时候,她额上已经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的气息也有些不稳。

        “还是修为不够啊!”

        何甜甜无奈的叹了口气,脚步慢慢停了下来,靠在路边的大石头,略略休息了一下。

        两个肩膀,因为长途负重近百斤,也开始有了酸麻疼痛的感觉。

        何甜甜没有把肩上背负的重物卸下来,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卸下来了,她就很难再背上去。

        这是人骨子里的惰性在作祟。

        也是人累到极致的一种自我保护。

        “看来,还是有个空间方便啊!”

        何甜甜一边在心底要求自己站起来、继续赶路,一边苦笑着自言自语。

        她倒是有个空间,还是跟灵魂绑定的。

        但,这个空间,不是她从系统商城中购买来的,而是开宝箱的时候,得到的奖励。

        而按照系统的尿性,不花钱=不永久!

        一旦有了身穿的情况,所有系统“馈赠”的奖励都会被抹去。

        这其中,不但有技能,还有空间这样的外挂!

        通过这几次的实验,何甜甜终于找到了系统的漏洞——

        呃,或者说,这是系统故意让何甜甜知道的“秘密”。

        只有撰稿人(也就是何甜甜啦)花了真金白银(咳咳,也就是积分),从系统商城购买的物品,才能真的做到“万无一失”。

        上次的未来手机,这次的归元诀,全都证明了何甜甜的猜测。

        何甜甜想要彻底拥有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抹去的空间,就只能再从系统商城里购买一个!

        何甜甜:……

        就很狡诈,果然没有辜负系统是个奸商的本质。

        想想也是,如果开宝箱获得的奖励,可以真正的“永久”,谁又会傻兮兮的花积分去消费。

        就像何甜甜,她的积分,能够一点、六点的积攒,直接积攒到130多分,却始终没有消耗。

        不是她不需要,而是从宝箱里开出来的技能或物品,就足够她使用了。

        何甜甜有时候,都在怀疑——

        所谓的定制任务,所谓的身穿,就是系统特意为像她这种不爱在系统商城消费的老抠儿所专门设定的!

        这不,何甜甜才做了两个定制任务,就已经花了三十多点的积分。

        若是再来几次,咳咳,她刚刚那好不容易突破三位数的积分,肯定会降到两位数。

        偏偏,定制任务的积分又比较高,就算折抵掉“消费”,也能有几点的剩余!

        这就像吊在驴子面前的一根胡萝卜,明知道是个诱饵,却还是忍不住的追逐!

        何·驴子·甜甜:就很气,却又无可奈何。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何甜甜看看日头,又到了黄昏时刻。

        她在县城待了半天,来回赶路又花了半天。

        也就是她已经修炼入门,整体实力达到了武林二流高手的地步。

        如果换成原来的她,两三天都未必能够打个来回。

        “咕咕、咕咕!”

        何甜甜背着沉重的物品,再次站起来,继续赶路。

        忽然,她的耳朵动了动,她听到了一种略显奇特的鸟叫声。

        何甜甜心下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便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咕咕!咕咕!”

        咕咕咕咕的,仿佛有个人在叫“姑姑”一般。

        何甜甜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但她还需要验证一下。

        果然,在昨天去过的靠山屯坟地里,有个羽毛鲜亮、头戴厚厚羽冠的鸟儿,正踱来踱去。

        这只鸟儿嘴巴细长,仿佛啄木鸟一般。

        还有那标志性的羽冠,何甜甜知道,这种鸟儿若是有情绪波动的时候,它的羽冠就会迅速散开。

        宛如孔雀开屏,散开的羽冠则像一把羽扇。

        “戴胜鸟!”

        何甜甜脱口说出了这种鸟儿的名字。

        戴胜鸟,又因为经常出现在坟地,在有些地方的农村,又被成为“棺材鸟”。

        再加上它的生理特性,让它周遭都散发着一种臭味儿。

        就更让这种原本是益鸟的鸟儿,在有些国度甚至国鸟的吉祥物,在华国的民间传说里,却被赋予了很多神话色彩。

        只是,戴胜鸟更多的,被人视作不详。

        有些灵异的小说里,也把戴胜鸟当成了死神的使者。

        “等等,这、应该就是银杏树口中所提到的‘小戴’吧!”

        何甜甜背着重物,站在坟场不远处,远远的看着那只体型明显大于普通戴胜鸟的鸟儿。

        且何甜甜敏锐的察觉到,这只戴胜鸟的周遭似乎有些微的灵力。

        它已经开了灵智,且有了一定的修为。

        不说别的,单单从年龄上说,何甜甜就推测,这只鸟估计已经超过五十岁。

        而鸟类的平均年龄也就只有二十到三十年。

        有比较长寿的,比如某些品类的鹦鹉,活个五六十年没有问题。

        但,戴胜鸟明显不是这种长寿的鸟。

        而且,眼前这只,真的、真的、真的很不寻常。

        “小戴!”

        何甜甜想了想,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果然,那只在坟场溜达的戴胜鸟,顿时脚步一顿。

        肉眼可见的,戴胜鸟明显的激灵了一下。

        几乎是下一秒,它丰厚的羽冠唰的就打开了,深棕色的羽毛,如同一把扇子般迎风招展。

        这只鸟儿正处于戒备状态!

        第一,它对“小戴”这个名字非常敏感。十之八、九,它就叫这个名字。

        第二,它对何甜甜的声音很陌生。

        试想一下,自己的名字忽然从一个陌生人的嘴巴里喊出来,是个人都会意外,甚至是惊疑的心生戒备。

        这、就有了“第三”,也是进一步验证了何甜甜的猜测——

        这只鸟儿开了灵智,有了高等生物的思维,所以才会有如此反应!

        看到小戴浑身炸毛,无比戒备的样子,何甜甜赶忙又补充了一句,“我认识老树,就是潭水边的那棵银杏树!”

        “昨天跟他聊天的时候,老树还提到了你!”

        何甜甜故意把话说得“暧昧”,小戴果然听了进去,羽扇一般的头冠,慢慢的收了起来。

        “你认识老祖宗?呃,不对,是你能看到他?”

        小戴咕咕叫着,何甜甜却能够听清楚它要表达的意思。

        “对!一个穿着红肚兜的三岁男娃儿,白胖白胖的,非常可爱!”

        何甜甜如实的说着。

        小戴继续咕咕叫:“看我真是傻了,你都能听到我说的话,自然就能看到老祖宗!”

        “你,是玄门中人?”

        看来,这个小戴果然跟着银杏树学习到了不少。

        它连玄门都知道。

        “不,我是修炼者!”

        何甜甜再次表明自己的身份。

        “修炼者?什么是修炼者?”

        小戴虽然开了灵智,也从银杏树那儿知道了不少人类的事儿。

        但,很显然,它远不如银杏树博学。

        何甜甜通过天眼,仔细观察了一下小戴。

        她发现,小戴不像银杏树,它还没有修炼出灵体。

        现在的它,只是一只有些灵性、比较长寿的鸟!

        “唔,跟玄门中人差不多,都是修炼功法,有修为,可以捉鬼降魔!”

        何甜甜没有糊弄小戴的意思。

        在这个灵异世界,玄学才是正统,修炼者反倒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且何甜甜也没有说谎,在某种意义上说,玄学的更高一级就是修仙嘛。

        “捉鬼降魔?你、你不要抓我!我只是一只活得有点儿久的鸟,还、还没有成精——”

        小戴很显然误会了。

        它刚刚收起来的羽冠,又唰的一下,变成了羽扇模样。

        整只鸟儿,更是瑟瑟发抖。

        何甜甜:……

        这个小戴,胆子还真是小。

        不过,何甜甜转念一想,倒也明白了。

        在玄门中人眼中,似小戴这样的精怪,估计也是需要“管理”的目标之一。

        若是碰到一些极端的天师或是捉妖师,兴许就把小戴等距离人类世界不远的精怪当成了需要惩戒的对象!

        “我不是来抓你的,咱们是邻居,以后还要和睦相处呢!”

        何甜甜赶忙扯开一抹笑,柔声对小戴说道。

        小戴却似乎受到了惊吓,根本不听何甜甜的解释。

        它忽然扑腾开翅膀,嗖的一下,飞遁进了林子。

        何甜甜:……

        没有伸出尔康手,她只是惊叹于,这只戴胜鸟果然不同寻常。

        不但体型大,活得久,就连这飞翔的速度也是十分优秀。

        默默的吐了句小槽,何甜甜觉得,她未来的“隐居”生活应该不会太孤单了。

        除了有棵活了两千多年的老银杏树之外,还有一只胆子小的戴胜鸟。

        或许,还有其他的精怪。

        哦,对了,还有形形色色的鬼。

        咳咳,自打开了天眼,何甜甜看到了太多太多的能量气团。

        有人,有猫儿狗儿,也有虎豹豺狼等等等等。

        等她修为提升上去了,像原小说的女主张多多那般,豢养几个鬼将,或是干脆炼制几个纸人儿,不一样有“人”给她解闷儿?

        何甜甜一边继续赶路,一边胡思乱想着。

        等她飞掠着来到寒潭,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月光如水,温温柔柔的映照着大地。

        寒潭周围比较空旷,月光也就格外明亮。

        何甜甜站在树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小戴蜷缩在银杏树下,咕咕、咕咕咕的跟银杏树的灵体哭诉。

        那哭唧唧的小模样,简直跟智障小d一模一样!

        何甜甜嘴角抽了抽,我果然是太孤寂了,居然又想到了小d同学。

        何甜甜没有打断小戴的哭诉,也没有下去跟老树打招呼。

        她脚下一碾,身子一个飞跃,直接朝着木屋而去。

        回到木屋,何甜甜将物品简单收拾了一番,便跑去木床继续打坐。

        五心朝上,运行归元功,何甜甜犹如化身吸尘器,将丝丝缕缕的灵气全都吸收到自己的经脉之中。

        靠着上古传承的逆天功法,灵气飞快的游走奇经八脉,最后汇入丹田,化作了灵气团。

        第二天清晨,鸟儿欢快的歌唱,虫儿窃窃的低吟,第一缕先天紫气又被何甜甜成功吸收。

        轰!

        灵气团终于又被壮大了一圈,何甜甜成功突破练气三层。

        她内视丹田,看到了那团白色的灵力,愈发有了底气。

        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何甜甜开始准备饭食。

        啧,她这是一秒钟从仙气飘飘的世外高人,进入了充满烟火气的人间哪。

        取水,和面,趁着醒面的功夫,何甜甜切肉、切野菜。

        大铁锅已经清洗干净,还用厚厚的猪皮开了锅,黑漆漆,油光光。

        放到火塘上,锅子被烧热,何甜甜将切好的肉丁倒进去,刺啦——

        伴随着响动,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儿,瞬间飘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