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红龙皇帝在线阅读 - 第93章 行动

第93章 行动

        相对的两间牢房里,化为人形的蓝宝石龙和银龙从石床上站了起来,透过铁栅栏看向门口的红龙,目光复杂。

        两人目前的处境和开始想象的有很大不同,除了被限制了自由之外,他们并未受到其它虐待,牢房也和印象中的脏乱差的怪物牢房有很大区别,是干干净净的。

        “两个小时,你们考虑清楚没?”

        “你说话算话?”艾伯特盯着何塞的眼睛,试图从他眼中找到破绽。

        何塞毫不畏惧和他对视:“当然,以提亚马特之名。”

        “我有个疑问,”爱丽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要我们的龙之传承干什么?你自己不是有吗?”

        “这是我的事,于你们无关,选吧,答应我的条件,用龙之传承换取自由,或者拒绝,一辈子被关在这。”

        “还有,”何塞继续说道:“你们也感觉到了,这座关押你们的监狱位于地下深处,监狱周围连接着熔岩湖,要是有人试图暴力逃跑或者营救,岩浆就会涌进来,然后凝固,可以说,答应我的条件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emmm……,这位行为有些奇怪的红龙阁下,别怪我没提醒你,每个龙族分支的龙之传承都是各自祖先流传下来的经验,只适合各自种族,”艾伯特两手一摊:“就算你得到了我们的龙之传承,也没什么用。”

        “我坚持我的要求,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的选择。”

        “好吧,我还不想死在这,我答应你的条件。”

        “明智的选择,”何塞转向蓝宝石龙:“你那?怎么选?”

        “emmm……,我的龙之传承里有很多防御魔法需要配合宝石龙一族的鳞片才能使用,你也要吗?”

        “当然,我要的是全部。”

        “那成吧,我同意交易。”

        何塞取出契约纸,法师之手捏着鹅毛笔?    凌空在契约纸上刷刷书写。

        不一会儿?    两份一模一样的契约写好了,契约大致内容如下:

        双方约定?    银龙、宝石龙用书写的方式记录下各自的全部龙之传承?    交给红龙换取自由,交稿完成那一刻就是恢复自由之时?    至于后期觉醒的龙之传承,觉醒后三年之内?    以书稿形式交给红龙。

        双方签名?    契约纸无火自燃,这意味着公正之神认可并担保了双方的交易。

        “契约成立,稍后我会派仆人给你们送来纸笔,在食物方面有什么要求也可以顺便告诉他?    不过分的话?    尽力满足,对了,我这总厨是半身人,”完成一桩交易,何塞心情愉悦:“好了?    还有别的事吗?”

        艾伯特与爱丽面面相窥,满足食物需求和半身人大厨已经是意外惊喜了?    摇了摇头。

        何塞脚步轻飘飘,离开监牢。

        如果有人问他?    龙身上什么部位最珍贵?是可以作为极品法杖主料的龙角,还是珍贵炼金材料龙心?

        那么?    何塞肯定会把提问者打死?    然后告诉他最珍贵的是龙之传承。

        龙之传承包罗万象?    魔法咒语、古代秘闻、各类八卦这些都是价值不可估量的宝物。

        即便银龙、宝石龙的龙之传承何塞本人用不上,也可以用来作为参考的实验资料,亦或教给能用的眷属,再不济也能充实熔火之心的底蕴。

        至于交易完成之后放掉两龙,这对三龙没有坏的影响。

        首先,龙之传承包罗万象,就算两龙没日没夜使用抄录魔法,也至少要写大半年时间,不会影响三龙用其作为筹码,逼迫风语者联盟让步的计划。

        其次,何塞不可能永远囚禁着两龙不放,没啥好处不说还得供饭。

        直接杀死就更不可能了,一是因为双方没啥深仇大恨,二是因为杀死金属龙的后果很严重。

        金属龙不是五色龙这样的“孤儿”,即便离开父母独立,仍然和父母亲族之间保持着良好关系,除非自信能把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亦或做好了放弃经营许久的势力亡命天涯的准备,否则还是不要杀他们的好。

        不能杀,又不能长期囚禁,那也只能榨点好处后就放掉了。

        “哦~,我怎么就没有一群给力长辈,羡慕嫉妒恨。”

        没爹可拼,何塞只有自己努力了,他通知野猪人商人——浩克来摩多峰林一趟。

        在王座大厅,何塞接见了赶来的野猪人眷属。

        “日安,伟大的主人,”浩克躬身一礼,脸上的肥肉挤在一起堆出一个笑容。

        何塞看着下方的眷属,眉头一挑,浩克又胖了。

        这些年来,每一次见浩克,他要胖上一些,隐隐在向棕皮野猪人那位自带小短裙的大祭司靠拢。

        这是因为红龙势力大发展,连带着眷属地位上升、食物充足,再加上野猪人以胖为美。

        不过,变胖并没有影响到浩克的大脑,反应因长期掌控情报和对外经商变得越发精明,这家伙长期坚持在大陆南方购买各种新奇玩意儿献给三龙,可以说,迩苟都没有野猪人更讨绿龙、白龙喜欢。

        “浩克,这次叫你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红龙都说重要的事,那肯定非同小可,野猪人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们近期需要和阳帆港接触一下,说服他们和我们一起对付达纳王国,并给予一些实质上的支持,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浩克低头思绪片刻,抬头望着王座上的红龙:“主人,不插手草原土著争端是阳帆港一贯立场,要他们出兵我们一起对付达纳人估计很难办到,我们可以试着争取那些商会,那些商会控制着不少土著部落,就像黑水商会和灰尾半人马一样。”

        何塞眼睛一亮,三龙讨论时并未考虑到这一点。

        阳帆港官方自然是不可能出兵,但阳帆港商人联合在一起的势力也不小,而且阳帆港商会势力因三龙得到那么多好处,现在达纳人要夺回这一切,这些商会与三龙是天然的盟友。

        “还有一点,”野猪人继续说道:“那些商会可能不愿意出兵,但没关系,我们可以这样做。”

        “告诉那些商会,我们会把他们在战场上的贡献记录下来,最后按照战功分配三角平原的商业份额,主人,我们的粮食份额对那些家伙吸引力极大,他们不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这些年来,由于浩克的缘故,海螺号商会得到了三角平原绝大部分粮食份额,赚得盆满钵满,其它商会眼红已久,野猪人的方法确实可行。

        “还可以加一道保险,我们可以暗地里放出风声,三角平原不欢迎吃白食的家伙。”

        野猪人一提,何塞就明白了,暗地里放出风声,三龙会驱赶不在战斗中出力的商会,限制其进入三角平原经商。

        由于强有力的统治势力的原因,三角平原是大草原中部最和平、安定的区域,荆棘镇也因此成为了几乎所有商会的重要据点,不能进入三角平原,会失去粮食份额不说,就连在其它商业竞争中也会落后对手,这无疑是断了商会的命根子。

        “浩克,你给了我一个惊喜,就按你说的办,还有,”何塞继续说道:“不只是拉拢商会势力,我们还得乘机要求阳帆港官方放开管制,购买一些管制品,比如床弩、炼金炸弹等等,越多越好,明白了吗!”

        “明白!请主人放心!”

        “对了,除了这些之外,你还给我带一封信……”

        ……………………………………………………

        灰鬃野猪人部落之外。

        银龙、蓝宝石龙落地砸出来的坑洞前,一男一女在坑洞旁搜寻,试图从战斗痕迹中分析出一些信息。

        肌肉鼓起的中年男子摸了摸火焰鞭留下的痕迹,回想起野猪人提供的一些情报,心中凝重:“莎娜娜,那只红龙不简单啊!居然一对二都打赢了,而且战斗时间还不算长!”

        “哼!”

        一旁,名为莎娜娜的黑袍女巫正用水晶球记录战斗场景,打算拿回去仔细分析,听见同伴的话语冷哼一声:“你以为上一次我为什么那么狼狈,连老师给我的定点传送卷轴都用掉了。”

        “对了,你救下的那个蛮人酋长有回信吗?”

        “白救了,蛮人圣城和恶龙达成了协议,不想趟这趟浑水,霜斧蛮人氏族受到了约束。”

        回想起这事,莎娜娜不禁感到有些郁闷。

        按照原本的计划,当怪物大军和棕皮野猪人开战到一半时,全员骑马奔袭的霜斧蛮人突然切入战场,和棕皮野猪人夹击怪物大军。

        取胜之后,霜斧蛮人酋长借势登高一呼,联合生存空间受到压迫的草原土著一起进攻三角平原,达纳王国暗中协助,达成驱逐恶龙的目标。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棕皮野猪人崩溃得如此之快,当霜斧蛮人赶到战场时战斗都已经结束了,而且绿龙手都没出。

        然后,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在白天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恶龙势力还有余力夜袭霜斧蛮人,并且绕开了分布在摩多峰林周边的暗探和荆棘镇的眼线。

        霜斧蛮人氏族没有防备,直接被打残了。

        就此,以霜斧蛮人为主心骨进攻恶龙的计划胎死腹中,进而有了现在的一幕。

        “匹诺克,你要是失败,可别指望我救你,定点传送卷轴已经没了。”

        名为匹诺克的战士不以为然,扯了扯嘴:“放心吧,这次我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出动王国最精锐的部队。”

        “我建议你先搞清楚恶龙是怎么瞒过探子,把一万大军运输到三角平原边缘的,否则……谁!”视线余光瞟到十米之外的黑影,莎娜娜立马激活手上的魔法指环。

        一道魔法护盾把女巫保护起来,与此同时,她抬手射出一道炫丽的紫色奥术飞弹。

        神秘黑袍人抬手,奥术飞弹在即将命中的前一时刻,黑袍人身前的空气如水波荡漾,奥术飞弹消失不见。

        此时,莎娜娜看清来人,来人浑身罩在黑袍之内,仅能从胸前的鼓起判断是一名女性。

        匹诺克也反应过来,拔剑摆好战斗姿态,护在持杖女巫身前,但他们没有立马动手,因为黑袍人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似乎没有敌意。

        幸好没有敌意!

        回想起方才奥术飞弹消散的一幕,莎娜娜背后惊出一身冷汗。

        身为一名高阶女巫,而且还是北地女巫议会这样底蕴深厚的组织成员,她知道神秘人那一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对方的施法能力远在自己之上,以方才的十米距离,神秘人若是偷袭,己方两人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阁下是谁?为什么偷听我们谈话?”

        “风语者联盟,碧莉丝,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的谈话,”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敌意,碧莉丝掀开罩住脑袋的黑兜帽,露出一头柔顺的金发。

        “我在寻找我的朋友,他们被恶龙抓走了,刚听见你们的谈话,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合作,”说着,碧莉丝拿出风语者联盟的徽记——绿色三叶草徽章,向两人展示。

        匹诺克和莎娜娜对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中的欣喜。

        确定三叶草徽章的真伪后,三人坐在草地上详谈。

        众人没有发现的是,不远处,他们刚来过不久的灰鬃野猪人部落里,一名普通野猪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第二天,红龙收到消息,一手持水晶球女巫、一陌生战士以及一名神秘人在草原上会面,谈话小半个时辰,由于距离原因,己方探子没听清三人的谈话内容。

        即便如此,也何塞也能分析出很多信息。

        “水晶球女巫,陌生战士,差点打起来的神秘人,走到一起去了么,”金山上,何塞喃喃自语。

        三角平原周围得土著部落,或多或少都有红龙收买的间谍,灰鬃野猪人部落自然也不例外。

        昨天,何塞料定在自己走后,会有人来查看战斗痕迹,便用传音术通知了灰鬃野猪人部落里的间谍注意观察。

        他通知石牙野猪人部落酋长——乌迪·石牙:“派人前往灰鬃野猪人部落,把我们的人接过来,做得隐秘一点,给他派个画师,把那个男人的画像画下来,然后给他在你那安排一个职位,这是我给予他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