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红龙皇帝在线阅读 - 第52章 都是酒的错

第52章 都是酒的错

        光头法爷眉头一皱,将手搭在卷轴袋上。

        “姆达汗酋长!这女妖身上有红龙的气息!”

        “哈哈哈!”姆达汗·灰尾打了个哈哈:“卢丹大师,我这位朋友本来就是龙裔,放心吧,我们合作了三年多了。”

        他特别强调三年,光头法爷恍然,放松了一些。

        一旁,贵族少爷——巴克眯着眼打量卢娜·血羽姣好的面孔,灰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色欲。

        如此别致的鹰身女妖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不禁动了将其收为禁裔的念头,但看到那双鹰爪,他脸色一僵,立马没了别的念头。

        倒不是卢娜·血羽雏鸡般明黄色的双爪无法接受,而是他想到自己的禁裔身经百战,经验比自己还丰富,就没了性趣。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

        等到一切结束,卢娜·血羽联系上何塞,恢复了心灵连接。

        “什么情况?”

        “不能说。”

        “嗯?!”

        何塞直接翻阅眷属记忆,面露恍然,在讨论问题之前,众人一起签订了保密魔法协议,因此卢娜·血羽无法直接告诉自己讨论的内容。

        看完集会过程,红龙身上杀气凛冽:“还真是冲我来的啊!”

        敌人小心谨慎,即便签订了保密协议,卢娜·血羽也没有被完全信任,仅被告知了由鹰身女妖负责执行的部分计划。

        其实也算不上计划,敌人不知道红龙的准确方位,因此派出鹰身女妖和半人马搜查摩多峰林,收集信息。

        渐渐的,何塞心中有了想法。

        何不将敌人引到藓皮豺狼人部落去,让他们狗咬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有卢娜·血羽这个内鬼在,只要稍加引导,将敌人带歪不成问题。

        “嘎嘎嘎~,饶你们奸诈似鬼,也得喝龙爷我的洗脚水!”

        “不过……”

        何塞回忆敌人的实力:一个高阶法师,一个高阶战士,还有一个不知深浅的黑袍人。

        黑袍人作为一个好色贵族子弟的守护者,想来也强不到哪儿去,顶多是个普通大师职业者。

        “有点麻烦,单单一个藓皮豺狼人还不是这伙人的对手,最终还是得自个儿上。”

        何塞眉头微皱,对比敌我双方实力。

        自己一方,自己若是火力全开,能和一般的大师级强者斗个旗鼓相当,白龙——卡西勉勉强强能对付一名高阶战士,剩下一个高阶法爷没人对付。

        一名高阶法爷在大规模群战中的作用比大师级还大,若是让他自由发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敌人还拥有数量未知的中阶职业者,而己方,仅仅只有一个刚进阶的哈萨·血爪。

        “等等,我忽略了什么……”何塞捏着下巴喃喃自语,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色眯眯的巴克少爷。

        在魔幻世界,财能通神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那巴克少爷掌控着黑水商会在大草原的所有生意,天知道他给自己准备了哪些底牌。

        不过,己方也不是没有优势,有大量哥布林炮灰打前锋,普通军队战斗意志坚定,最大的优势还是敌明我暗,又有卢娜·血羽这个内鬼。

        “胜负难料啊~。”

        何塞趴在龙巢中,拿起一旁的铁锭,如嚼甘蔗一般放入嘴中咯嘣咯嘣嚼碎吞下,竖直龙瞳闪烁着明光:“我本来不想这么早动这颗棋子的……”

        ………………………………………………

        夜晚,深秋的月光洒在大草原上,给草原蒙上一层清冷的白霜。

        一伙人不惧严寒,骑着垫着皮革的野猪在草原上急奔,他们是奥达鲁山丘,石牙野猪人部落的野猪人。

        石牙部落酋长——乌迪·石牙拍了拍胯下的野猪屁股,看向一旁并驾齐驱的野猪人同伴——浩克·石牙,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在原本的石牙野猪人部落,酋长是军事领袖,大祭司是精神领袖,两者掌控了整个部落绝大部分权利。

        直到浩克·石牙崛起,他以行商获取的资源为资本,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投靠,双雄争霸的局面隐隐变成了三足鼎立。

        对于自身的权利被分薄,乌迪·石牙相当不满。

        哼!一个没实力的穷小子抱上人类大腿就想跟我抗衡!要不看在你对我有点用处的份上,早就宰了你了!

        其实,他不愿承认的是他自己和绝大多数石牙野猪人一样,对浩克·石牙带回来的文明世界商品充满期待和喜爱,而且自从石牙野猪人部落开始对外通商,野猪人就再也没有饿过肚子,不仅如此,每年冬天还能有人类美酒喝。

        每每想起在寒风呼啸的冬季,自己和家人围在火堆旁吃肉喝酒,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一直烧到肚子,乌迪·石牙就忍不住吞咽口水。

        可是,令他感到愤怒的是,今年冬天可能没有酒喝了!

        运酒的队伍遇到一伙半人马流寇,酒被抢了,乌迪·石牙身为一个酒鬼。

        这能忍?!

        幸好被打劫的位置离奥达鲁山丘不远,运酒车又比较重,因此他亲自带人出了部落,踏上夺回美酒的征途。

        “浩克兄弟!还没到吗?!”

        “就在前面!不远了!”

        在乌迪·石牙看不见的角度,浩克·石牙脸抽了抽。

        死酒鬼!活该你被坑!

        队伍翻过一处起伏不高的山丘,看到草原低洼处被遗弃的运酒车。

        夜风吹来,乌迪·石牙身上毫毛浮动,脑袋一激灵,清醒了许多。

        不对劲!

        运酒车周围没有尸体,这里不是打劫现场,但若不是打劫现场,半人马为什么把运酒车拉走一截后又放弃了呢?!

        他握了握手中的狼牙棒,看向一旁的浩克·石牙。

        “这是怎么回事?”

        有勇气在晚上带人追杀盗酒的半人马,乌迪·石牙自然有这个实力,他是一名快要突破的中阶战士,带的人也全部都是部落精锐。

        而浩克·石牙丝毫不慌,他已经听到那从天而降的呼呼风声。

        “问你话那!”乌迪·石牙怒喝,就要举起手中的狼牙棒。

        突然,他感受到从天而降的风压,抬头仰望,只见一道火红的身影从天而降,与此同时,一股高等生物的威压降临。

        野猪人胯下的坐骑野猪吓得屎尿齐流,瘫软在地,众野猪人骑士惊慌东倒西歪。

        轰!

        何塞降落在野猪人队伍一旁,在地上砸了一个坑,泥土与碎草飞溅,躺在地上的野猪人感觉大地都在颤抖。

        张开的龙翼遮挡了月光,庞大的龙型阴影将所有人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