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2631章 洗衣粉

第2631章 洗衣粉

  虽然他身边还有五十多人,可经过刚才一战,谁都清楚,这点人是根本不够叶天龙他们塞牙缝的。陈

        土伯懊悔自己太大意了,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叶天龙今晚会过来,他今晚主要是对付叶秋琪。他

        还后悔没有第一时间出去叫人,一点点失去自己的地盘优势,还把自己陷入了凶险的太子庙。只

        是,陈土伯依然不想低头,他恶狠狠吼道:“

        叶天龙,今晚我认栽,可你再厉害又怎么样?你真敢杀了我和陈黄河?”“

        我们都是政府高官,你杀了我们,你和叶家都难于讨好。”

        “不仅陈氏子弟会为我们报仇,明月集团也会把你抓起来枪毙。”他

        眼里迸射着寒厉:“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叶

        天龙淡淡出声:“我已经说过,你走私贩毒,欺男霸女,死罪。”

        陈土伯冷笑一声:“走私贩毒,扣起罪名来一套一套,只是你拿出证据啊?”

        “老子什么时候走私?什么时候贩毒?”

        “我可以跟你打个赌,你一点证据都拿不出,你甚至无法在陈氏家族找出一点毒品。”他

        一脸轻蔑,陈土伯庇护走私贩毒,但从不允许陈家人吸毒,更不允许陈家范围有毒品存在。

        叶秋琪手上的那些证据,也是他刻意安排的,真正追查也牵扯不到他,所以陈土伯很有信心。陈

        土伯傲然开口:“你拿不出证据,对我的审判,怎么向台城民众交待?”

        “证据?”叶

        天龙笑了起来:“当然有。”说

        完之后,叶天龙就手指轻轻一挥,黄雀迅速打开车尾箱,拿出一大包‘立白’洗衣粉。叶

        天龙拿过洗衣粉,一把撕开,然后‘哗啦’一声倒在桌上:

        “陈土伯涉嫌走私贩毒,执法人员在太子庙缴获三吨白粉。”

        陈土伯他们齐齐懵比,白粉?洗衣粉?尼玛,这样玩?

        叶天龙一吹飘飞的洗衣粉:“证据确凿,就地拿下。”“

        胆敢反抗,格杀勿论。”与

        此同时,斑点狗他们扯掉身上风衣,褪掉外面长裤,露出里面的衣服。

        接着,又拿出一顶帽子戴上,还有迷彩把脸抹了一遍。

        陈黄河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台城军方的服饰!”“

        叶天龙,你假冒台城军人要干什么?”他

        感觉到一股阴谋。

        叶天龙轻声一句:“陈土伯罪行累累,根深蒂固,蔡女士为了铲除毒瘤,调用军方进行逮捕。”

        “陈氏子弟无法无天,公然抵抗,军方无奈射杀。”“

        虽然手段过激涉及无辜,但出于除暴安良需要,蔡女士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

        打出一个手势,斑点狗他们全都掏出了枪,还都是台城军方使用的同款枪械。

        “你——”

        陈土伯差一点就要吐血,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无耻,可是没有想到,叶天龙比他还胜一筹。

        陈黄河也突然发现,自己这个政客比起叶天龙,绝对是不合格,差距太大了。“

        混蛋,想诬陷我,没门。”

        陈土伯吼叫一声:“陈家儿郎们,跟他拼了。”

        指令一出,数十人马上挥舞刀枪冲锋。在

        叶天龙的偏头中,斑点狗他们冷漠射击,子弹嗖嗖嗖射出,全部打在冲锋的陈氏子弟身上。一

        股股鲜血溅射出来,陈氏子弟一个接一个倒地。有

        几人抬起短枪反抗,结果却连扳机都没扣动,就被打成了筛子。

        血流成河。

        期间外面响起了动静,好像有陈氏族人来太子庙查看,但喧杂一阵,接着又没了声息。

        毫无疑问残手压制了外围的动静。

        这最后的战斗来的凶猛,也结束的凶猛,十分钟不到,斑点狗和天墨他们就解决了现场的陈氏子弟。斑

        点狗他们还对着每一具尸体补枪,全部从眉心打下去,扼杀任何一个活口。

        在陈泰石三人被放下来救治时,叶天龙也缓缓走到陈土伯和陈黄河面前:

        “两位,有什么遗言留下吗?”

        陈黄河板起脸:“叶天龙,我跟你无怨无仇,我只是路过这里,你对我下手,没有道理。”“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路过?”叶

        天龙笑容温润:“这次台城风波,你敢说没有你的影子?”

        “再说了,就算不关你的事,我也宁愿杀错不想放过,毕竟你跟我有过恩怨。”

        叶天龙把陈黄河逼入绝境。

        陈黄河喝出一声:“你要杀我,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你好像已经不是明月四老了,你身上已经没有保护衣了。”叶

        天龙绽放一个笑容:“杀你,跟杀一只狗没什么区别。”陈

        黄河心里一沉:“你——”陈

        土伯拳头攒紧:“叶天龙,你这个混蛋,今晚我输得不服,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如

        果知道叶天龙今晚出现,陈土伯就不是这种部署了。

        可惜此刻他再懊悔也没有用,只能言语表达着自己不满。

        “服不服,你都会死。”叶

        天龙言语平静:“凭你叫人伤害我姐姐开始,你的结局就注定悲惨。”“

        我不仅会让你死,还会让你身败名裂。”

        “你的家人族人,但凡想要给你报仇的,我都会把他一一抹去。”他

        笑容柔和。

        陈土伯闻言眼里闪烁凶光,右手一垂,袖中落下一把枪械,直接指向叶天龙的脑袋。

        “咔嚓!”不

        需叶天龙作出反应,斑点狗就一把抓住他的手,一折,把枪械夺了下来,还折断了陈土伯的手。

        陈土伯惨叫一声,踉跄着跌坐在太师椅,随后愤怒看着叶天龙吼道:“恶魔,你这个恶魔。”

        叶天龙没有理会他,只是望向陈黄河笑道:“陈老,你手里的枪,不动?”“

        事已至此,垂死挣扎没有意义了。”

        陈黄河把自己藏的枪丢了出来,面如死灰:“给我一个痛快吧。”“

        很好,看在你这态度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叶

        天龙让人把枪收走,把陈寇的水果刀丢桌上:“十分钟,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自己选择吧。”说

        完后,叶天龙就转身钻入车里离开了。陈

        黄河和陈土伯齐齐抬头,相互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