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2192章 谁都跑不了

第2192章 谁都跑不了


        “小心!”



        见到同伴脑袋溅血摔倒在地,肥狗和谢科夫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卧倒在地。



        他们脸上没什么惶恐情绪,只有彻彻底底的狰狞,齐齐狂吼一嗓子:“快躲起来,快躲起来。”



        两人不断翻滚,寻找安全的掩体。



        陈秀妃先是一愣,本能弯下身子,还第一时间拔出短枪,随后她意识到了什么,身子一展滚向后方。



        她没有组织指挥,也没有反击,而是远离战场。



        “砰砰砰!”



        枪声陡然爆,炸裂,掩盖着风雪声。



        六把狙击枪、十八把冲锋枪同时开火,杀意相同,目标不一,这声势,让人生出摧枯拉朽的感觉。



        燕破北他们有备而来,还提前熟悉地形埋伏,第一个照面更是撂倒二十四人,所以顷刻占据了优势。



        子弹在风雪中一一绽放,像是一颗颗烟花,七八名敌人又是脑袋开花倒地。



        鲜血把雪地漂染的触目惊心。



        一群开始被打懵的敢死队和十三盟,下一刻终于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组织反击,只是人数只剩三成。



        混乱!血腥!暴力!



        风雪声,喝骂声,惨叫声,狙击枪,手枪,微冲,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



        平日里罕见人烟的地方瞬间热闹起来,一片惨烈情景,被燕破北用狙击枪困住的敌人无法逃命。



        “呜——”



        一名开着货车的十三盟子弟下意识一踩油门,车子像是利箭一样冲向前方,洞开的车门还召唤同伴。



        一人握着微冲条件反射跳向车里,只是脑袋刚碰到座椅,一颗子弹就扑一声打入他的大腿。



        “啊——”



        他惨叫一声从座椅上摔了下来,大腿被子弹撕裂的伤口,肆意流淌着殷红鲜血。



        他抓着雪地想要忍住剧痛,结果又是一声锐响,一颗子弹爆掉他的脑袋。



        “轰!”



        想要夺路而逃的货车,忽然车身晃动一下就摇摆起来,右侧轮胎砰砰爆裂,发出一股焦灼气味。



        接着,货车就失去控制冲上路边,斜斜的摔飞出十多米远,车子变形,车窗碎裂。



        几个大箱子甩了出来,露出几支火箭筒的轮廓。



        撤后的陈秀妃微微眯起眼睛,锁定一个向加特林靠近的矮胖身影……



        “扑!”



        在十三盟司机闷哼着从车里爬出时,三颗凌厉子弹杀到,一声脆响,司机脑袋一晃,鲜血溅射开来。



        随后,他就重重摔倒在雪地上,眼睛瞪大再也没有生息。



        受到鼓舞的燕氏狙击手更加卖命开枪。



        “一个不留。”



        与此同时,十八名燕氏精锐换上冲锋枪,跟着燕破北向车子靠近,准备待会近距离干掉敌人。



        无路可逃的谢科夫躲在面包车后,挥舞着枪械吼叫不已:“开枪,干掉他们!”



        谁都没有想到今晚会遭遇袭击,更没想到伏击者的火力如此强大,一个照面就废掉他们大半人手。



        谢科夫扫射着几近圆形的狙击火力,脸上罕见地流露一抹狰狞:“杀!快杀掉他们!”



        残存的‘敢死队’端着冲锋枪,隐身在货车和面包车后面,顽强的向四周射击。



        谢科夫也对着闪现枪火的远处射击,只是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惨叫,毫无疑问,双方距离太远了。



        “肥狗!肥狗!”



        谢科夫还发现,肥狗不见了影子,他环视周围一眼,只见到五名十三盟子弟射击,却不见肥狗踪迹。



        他散去对方飞出包围圈的念头,寻思肥狗难道不小心挂掉了?



        这可真是阴沟里翻船!



        谢科夫虽然还不知道袭击者是什么人,也不清楚对方哪里获得交易情报,但他心里清楚,处境危险。



        这种毫不留情袭杀两方的行为,摆明就是鱼死网破的节奏,他喜欢杀戮别人,却不喜欢被被人杀戮。



        因此他一边向远处扫射子弹,一边拿出卫星电话呼叫支援。



        五公里外,还有他十名接应的同伴,他们不仅战斗力强大,手里还有强大的重火力武器。



        随后,谢科夫又向残存的几个手下吼道:“去货车里面组装重武器,去组装重武器。”



        今晚的两车武器,除了普通枪支之外,还有火箭筒和加特林,只要把它们组装起来,局面就会改变。



        几个熊国男子挪移身子去大货车。



        “扑!”



        就在谢科夫对着电话吼叫不已时,一颗流弹打入他的肩膀,谢科夫当场就被掀翻,重重摔在地面上。



        “啊——”



        在谢科夫捂着肩膀在地上闷哼不已时,燕破北已经带着十八名精锐,握着冲锋枪无声压上来。



        他们早就锁好敌人的藏身位置,神情漠然扣动扳机,随着枪声不断响起,四名敌人脑袋相续开花。



        两名组装加特林的敌人也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燕破北还对着远处一辆面包车,毫不留情扫出一梭子弹。



        “轰!”



        随着一声巨响出,火光冲天,藏在后面的三个敌人以及地上的尸体,当场被炸的四分五裂。



        热浪袭人!



        火光中,双方开始死磕,子弹填充着空地,冲突进一步升级。



        燕破北一枪撂倒一名熊国男子,三人一组相互掩护推前,根本就不给这群人留一丝活路。



        他对着肩上话麦,冰冷喝道:“一个不留。”



        这个指令一出,不管是推进还是掩护的燕氏精锐,再度倾泻出枪中子弹。



        “砰砰砰!”



        枪声骤然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子弹的尖锐呼啸。



        剩余敌人很快就扛不住,从掩体钻出来迅速撤离。



        只是刚刚跑出十多米,又被狙击手先后爆头,全都倒在冰冷雪地,满脸悲愤和不甘。



        偷袭加强攻,还是狙击手为主的伏击,根本无法对抗,十五分钟不到,交易两方就几乎全军覆没。



        满地尸体,火光弥漫,场面也算得上血流成河了。



        谢科夫被子弹射中了肩膀,不轻不重,但是伤势束缚了他的行动。



        “想跑?没那么容易!”



        在谢科夫忍着疼痛要撤离时,燕破北已经向谢科夫爆射过来。



        今晚,谁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