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1387章 凤家夫人

第1387章 凤家夫人


        第1387章凤家夫人



        昨晚折腾小花婆婆等一堆事情,叶天龙就没有回山顶庄园了,而是就近回了十二号别墅休息。



        门口堵住几部车,全是采访车,记者全天候蹲守着,叶天龙暗呼自己高瞻远瞩,不然韩静就麻烦了。



        饶是如此,叶天龙叫他们挪开车位时,几名记者围上有一句没一句探听,想从叶天龙嘴里得出评价。



        韩静邻居这几个字眼,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只可惜,叶天龙一句都没说韩静,反而高兴地自我介绍。



        他从自己小时候说起,一直说到现在年轻有为,弄到记者最后全部躲开,不想成为叶天龙吹牛观众。



        摆平记者后,叶天龙就回屋子洗澡睡觉,这一觉,睡得比以往都要好,都要沉,醒来已是早上七点。



        叶天龙洗漱完毕下来吃早餐,手里还拿着昨晚路过书店,顺手买的《苗疆十大蛊术》修订版。



        叶天龙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翻看着书籍,他纯粹是对那些神秘故事好奇,并非想要从中学习蛊术。



        对于叶天龙来说,所谓蛊术跟医术差不多。



        杀人无形不过是炼制的毒素作用,解剖开来就是各种化学元素的搭配使用,然后利用人体反应起效。



        地狂天的六欲蛊毒,在叶天龙眼里,也就是类似痒痒粉等几种玩艺综合。



        六欲蛊毒利用的就是正常人想到财"se yu"望时,全身血液加速以及身体发热的特征。



        继而让痒痒粉那些进入扩张毛孔,最终让身体生出不适。



        蛊术之所以被传的那么玄乎,只不过使用者给它披上一个故事,再加一层神秘外衣而成。



        当然,其中还涉及一些驯化蛇虫的技术。



        “嗡——”



        就在叶天龙快要翻到后面时,怀中电话震动了起来,他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黄雀的声音:



        “叶少,锁定苗天奴的藏身之地了。”



        叶天龙一口喝完牛奶,二话不说就带着天墨和地狂天出门,卫薇薇的事情总是要搞清楚的。



        十五公里外,占地数十亩的枇杷园,中间一处搭建的小屋,三十平米左右,被枇杷遮掩的很不起眼。



        这个小屋,是枇杷主人丰收时候或者除草打药时歇息之地,其余时间特别是这种雨天几乎不会使用。



        但此刻,小屋子冒着一股香气,方便面的气息。



        屋内,低矮桌椅上,坐着一大一小,正是苗天奴和卫薇薇,两人中间摆着两个热乎乎的酸菜方便面。



        苗天奴还拿出两根火腿,剪开,放入卫薇薇的热面中,随后盖好上面的纸片,和蔼一笑出声:



        “笑笑,泡一泡,待会再吃。”



        接着,他从口袋掏出十几块钱,小心翼翼放在一个柜子里,算是对主人一点歉意。



        卫薇薇很温顺地点点头,随后稚气声音问起:“天爹,咱们为什么来这里啊?为什么不住家里啊?”



        苗天奴神情一怔,随后笑着挤出一句:“郊游,郊游,我们来郊游。”



        他连话都不怎么会说,撒谎更是显得力不从心。



        卫薇薇眨着美丽眼睛:“今天好像是星期四,不是星期六,我应该还要上学,还要住校啊?”



        “怎么就带我郊游了呢?你不是说,不好好学习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吗?”



        她脸上带着一抹不解:“而且我还没跟老师说再见啊。”



        卫薇薇虽然还是一个小孩,但那份美人胚子的轮廓,还是呈现了出来,好奇的时候,眼睛更加清亮。



        苗天奴一愣,随后叹息一声:“我已经帮你说再见了,也请假了,你不用担心……”



        “你骗我!”



        卫薇薇忽然嘟起小嘴:“昨晚到现在,我一直跟你呆在一起,从来没见你打过电话,你怎么请假?”



        “还有,昨晚那些抓我们的人,是什么人来的?他们怎么那么喜欢装成警察抓我们?”



        卫薇薇眼勾勾出声:“天爹,咱们可是拉过手指的,谁都不许撒谎,不然鼻子就长的跟大象一样。”



        苗天奴神情犹豫了一下:“那些是坏人,是人贩子……想要伤害你……”



        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这样回应女孩的疑问。



        卫薇薇恍然大悟,忿忿不平:“他们太可恶了,自己是坏人,还说你是人贩子……”



        苗天奴一点方便面,笑着转移话题:“笑笑,别说了,方便面泡好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在这时,他耳朵微微一动,眼里划过一抹光芒,随后一拍卫薇薇肩膀:“笑笑,你先吃着。”



        “我去一踏洗手间。”



        卫薇薇乖巧的点点头:“好,记得快点回来。”



        苗天奴和善一笑,随后拿起雨伞走出屋子,出门时还反手关门,让卫薇薇隔离了风雨,隔离了凶险。



        “嗖嗖嗖!”



        关好房门,他走向不远处的一间简易厕所,刚刚走到一半时,只见四周猛地直立起十二个雨衣男子。



        他们手里都拿着麻醉枪,对着苗天奴就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十二支麻醉针射向苗天龙的胸前身后。



        与此同时,还有三名雨衣女子,速度极快扑向小屋子,想要带走里面吃方便面的卫薇薇。



        “呼!”



        苗天奴似乎早有预料,雨伞一旋,像是一个口袋一样,顷刻就把射来的麻醉针全部装下。



        接着往地上一倒,哗啦声响,麻醉针滚入泥水中。



        “拿下!”



        随着一记低沉声音,十二名雨衣男子冷漠上前,手里都拿着带钩的绳索,转动着向苗天奴手脚抛去。



        苗天奴沉默着退后四五米,同时一抖雨伞的水珠,水珠顿时啪啪啪溅射出去,打在十二人的身上。



        “啊——”



        水珠打中他们之后,十二人保持冲锋态势,拉近自己跟苗天奴的距离,可冲到途中瞬间身子一晃。



        随后,十二人一声不吭摔倒在地,抽动几下就昏迷了过去。



        与此同时,冲到屋子阶梯的三名雨衣女子,也像是喝醉一样摇晃着脑袋,最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嗖!”



        这时,又有两人从暗中窜出,拔出枪械向苗天奴冲来:“不准动!不准动……”



        没等他们把话说完,两人就感觉到头晕目眩,接着就全身无力,软绵绵倒在雨水中昏迷……



        “为什么要逼我……”



        苗天奴眼里有着一抹痛苦,但咬咬嘴唇很快恢复平静,转身返回充满酸菜味道的屋子里。



        两分钟后,他带着闭着眼睛的卫薇薇悄悄离开……



        十分钟后,五六辆车子驶进芒果园,钻出十几个雨衣男女,他们迅速冲入屋子和园中搜寻女孩痕迹。



        接着,他们又把倒下的十七人抬起来,送入一辆跟随过来的中巴车中……



        又过了片刻,芒果园深处又钻出一个雨衣女子,她径直来到一部林肯车前,待车窗落下后低声汇报:



        “夫人,那人毒术非常厉害,十几名营救兄弟不敌,他抱着薇薇往阳关峰方向去了,请夫人降罪。”



        车窗又落下两分,一只芊芊玉手探出,皓腕凝霜,亮如葱白,它在半空淡淡一挥:



        “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下令,格杀勿论。”



        雨衣女子马上领命而去。



        不远处,坐在一辆越野车里的叶天龙,看着这一列惊走自己猎物的队伍,皱起眉头向黄雀问道:



        “这是什么人?”



        “卫薇薇的小姨。”



        黄雀把刚查到的消息告知:“澳城第一名门,凤家,凤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