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982章 胸口碎大石(四更)

第982章 胸口碎大石(四更)


        第982章胸口碎大石{四更}



        晚上十点,京城三号审讯室里,灯火通明,气氛沉重。



        一桌一椅,分隔出两种处境,三名制服男女坐在桌子前面,叶天龙坐在椅子上,身子被铁板固定了。



        一串灯光打了过来,让审讯室变得更加通亮,也多了一股灼热气温,煎熬着人的神经。



        武凝冰一脸清冷坐在中间,她要亲自对叶天龙审问,女人已经换上制服,高挑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



        叶天龙安分地坐在椅子上,但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把武凝冰身材细细审视一遍,随后盯着她的胸口。



        他发现,武凝冰时不时会按两下,每次还脸有痛色。



        这时,摄像头已经调好,录音笔也摆了上来,准备就绪,武凝冰喝了一口苏打水,俏脸一冷发问:



        “姓名?”



        “叶天龙!”



        “性别?”



        “男!”



        “多少岁?”



        “十八!”



        “你中午口供说二十四,怎么又变成十八了。”



        “热胀冷缩,白天出太阳,就长了点,晚上有点黑,就短了一点。”



        “你大爷!”



        武凝冰被气得要死,差点就掀翻桌子过来打人:“我说的是你年纪,你脑子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叶天龙很是无辜的样子:“我说的就是岁数啊,大白天,样子清晰,看着老一点,像二十四。”



        “晚上光线不好,视线模糊,我就显得年轻了,跟十八岁的孩子一样。”



        叶天龙好奇看着武凝冰问道:“武组长,你想到什么了?”



        两个制服男女忍住笑意,不敢让武凝冰听到招致痛骂。



        “闭嘴!照你证件的年纪回答!认真回答!”



        武凝冰按捺不住,一拍桌子喝道:“你给我老实一点,再挑衅我的耐心,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天龙叹息一声:“好,我老实交待。”



        武凝冰忽然无厘头冒出一句:“有没有女朋友?”



        叶天龙一愣,随后老实回道:“有,在明江。”



        武凝冰先是一喜,随后又讥嘲出声:“也不知哪个女人瞎了眼,会看上你这毫无优点的男人。”



        叶天龙一脸骄傲:“我女人说,我长得不行。”



        武凝冰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讥讽一声:“长得不行还不踹了你,她脑子进水啊?留这么丑的你。”



        叶天龙咳嗽一声:“武组长,她是说我长——得不行!”



        武凝冰微微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水瓶直接向叶天龙砸过去骂道:“流氓,混蛋,王八蛋。”



        堂堂重案组长,硬生生被叶天龙当众调戏了,还是黄花大闺女的武凝冰,怎能不恼怒不发飙?



        如非两名手下拉着她,她都要掏枪干叶天龙了。



        “啪!”



        叶天龙接过武凝冰砸来的水瓶,扭开轻轻嗅了一下,捕捉到一抹血丝气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还给我!”



        武凝冰俏脸红润冲过来,一把夺走叶天龙手中的水瓶,免得后者喝上一口,还顺势往叶天龙踢一脚。



        叶天龙双脚躲开,武凝冰踢在铁椅子上,闷哼一声,吃痛走了回去,对叶天龙更加愤怒。



        “叶天龙,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老实,你就真完蛋了。”



        坐回座椅上,武凝冰揉揉小脚,盯着叶天龙,声音清冷而出:“说一说今晚的经过。”



        叶天龙连连点头,一副很是配合的样子,清清嗓子开口:



        “事情是这样,一伙无辜的弱小男女,被有黑社会背景的赵大菲围殴了,还让他们今晚交钱献女。”



        他脸上很是凝重:“不然就让他们无法活着离开京城。”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于是就带着他们去现场求情。”



        叶天龙用心良苦的样子:“希望赵大菲能够看在他八十外公大寿,放那些可怜的人一个公道。”



        “结果一去到,他的爪牙就打人,为了保护弱小,我只好推开他们,然后来到大厅。”



        在武凝冰俏脸冷如寒霜时,叶天龙补充一句:“赵大菲不知道什么神经不对,当众喊着叫我动他。”



        “你知道,我们是求情的,能做到的事情,一定尽力。”



        “于是我就打了赵大菲一顿,满足他的特殊要求,希望他高抬贵手,放那些弱小一条生路。”



        叶天龙眼勾勾看着武凝冰:“后来,他又要我捅他……这人,我猜测有受虐趋向。”



        “闭嘴!”



        武凝冰再也控制不住,拍着桌子喝道:“叶天龙,我看你是不想好过了,行,我就成全你。”



        “走,让他在这里好好想一晚。”



        说完后,她就带着两名同伴离开了审讯室,铁了心要把叶天龙晾一晚,而且走的时候,还调大灯光。



        审讯室变得热起来。



        “奶奶的!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叶天龙看着关闭的隔音木门,脸上很是郁闷的样子:“怎么就喜欢跟我作对呢?”



        想了一会,叶天龙确认自己没招过这祖宗,上过床的,谈过情的,切磋过理想的,都没武凝冰这人。



        叶天龙想不通,于是不再想了,闭目养神,积蓄一点精力,也减少一点灯光的刺激。



        “砰!”



        差不多睡了三个小时,凌晨二点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了,接着一个人影无声无息溜了进来。



        叶天龙睁开眼睛,赫然发现是武凝冰,只是她此刻没穿警服,而是衬衫、短裙,还有皮鞋。



        显然,她知道审讯室很热。



        黑色短裙包裹着她修长而笔直的长腿,将双腿的轮廓尽情的展现了出来,而且,显得张力十足。



        武凝冰进入审讯室后,第一时间把门关闭反锁,接着又把摄像头和录音笔全部断电,对讲机也关了。



        “你醒了?”



        武凝冰从手袋拿出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接着又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锤子,盯着叶天龙冷笑:



        “醒的正好,可以好好承受我的招待。”



        叶天龙看到这一幕,惊讶无比:“武队,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可是执法者啊,不能动私刑啊。”



        “穿上制服,我就是执法者,脱了制服,我就是一个平民。”



        武凝冰俏脸露出得意的笑容,拿着书籍和锤子靠近叶天龙:“一个有正义感的平民。”



        她要好好教训叶天龙。



        叶天龙嘴角牵动不已,很是害怕的样子:“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好好教训教训你。”



        武凝冰挥舞了一下锤子:“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也让你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叶天龙打了一个激灵:“你敢动我,我会告你的。”



        武凝冰一点也没怕,还笑的更得意了:“动你怎么了?谁知道呢?你有证据吗?”



        “再说了,胸口碎大石,谁也找不到外伤。”



        她缓缓走向叶天龙,英气逼人:“叶天龙,你就好好看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武组长,放过我吧。”



        叶天龙看着那书籍和锤子,赶忙向武凝冰求饶:“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马吧。”



        武凝冰没有理会叶天龙,一步一步靠近,笑容越发得意。



        叶天龙忙抛出威胁:“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叫啊,叫啊,你大声点叫啊。”



        “这审讯室隔音效果一流,监控和对讲机被我关了,又是三更半夜,你叫再响也没有人听到。”



        武凝冰来到叶天龙身边,身躯往前一压,让胸口白腻几近触碰叶天龙,香风四溢,显得很是撩人。



        “不是喜欢调戏我吗?”



        武凝冰挑衅似的看着叶天龙:“喏,我都送到你面前了,你好好抓几下吗?”



        精致的鹅蛋脸,展露极端蛊惑人心的魅惑力。



        “来啊,抓啊,拿出你的色胆啊。”



        武凝冰一边把玩着锤子,一边刺激着叶天龙,还有白皙的大腿,故意摩擦了叶天龙的膝盖四五下:



        “送到你面前,你都不抓,真不是男人……来呀,来呀……”



        话还没有说完,武凝冰就感胸口一紧,低头一看,笑容瞬间僵滞。



        叶天龙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铁板下面解脱了,正牢牢地,紧紧地抓着她的白腻傲然。



        “王八蛋,你——”



        没等武凝冰挥舞锤子反击,身子一震,胸口一紧,一痛,整个人瞬间无力,软绵绵向地上瘫去。



        铁锤也落地。



        叶天龙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一股幽香顿时涌入鼻子,很是好闻。



        武凝冰又惊又怒,想要反抗却不知道为什么没力气:“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把武凝冰放到桌子上,接着,找出手铐,把她手脚全部铐在桌子上。



        武凝冰瞬间成了一条任人宰割的鱼,白花花的长腿,在灯光中很是耀眼,也有一层撩人光泽。



        “啊——”



        武凝冰身子一抖,本能发出尖叫,随后喊叫一声:“你要干什么?干什么?流氓,你放开我。”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武凝冰无法挣脱手铐:“不然我叫人了。”



        叶天龙嘿嘿一笑:“叫啊,叫啊,你大声点叫啊。”



        “这审讯室隔音效果一流,监控和对讲机被你关了,又是三更半夜,你叫再响也没有人听到。”



        武凝冰欲哭无泪。



        “咔嚓!”



        一声脆响,叶天龙撕开武凝冰的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