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575章 我帮你挠

第575章 我帮你挠


        第575章我帮你挠



        在叶天龙侧目看着曼国人时,对方也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这部车子,其中还掺杂着一个冷艳女人。



        “呀,美女啊。”



        叶天龙好奇多瞄了她一眼,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穿着黑色连衣裙、还带着一副黑色手套,打扮得有点像是参加葬礼。



        她很漂亮,有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画着很浓的妆,打着深色的眼影,眸子有着狠厉和阴冷。



        红唇也涂着同样颜色的唇彩,头发染成白色,做成丰盈蓬松式的中发,女人像是一朵罂粟花。



        不过,再怎么漂亮,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也是只可远观,因为她有着极为强大的气场。



        旁人只要站在她面前,都不由自主想要站远一点,事实那伙曼国人也都拉开距离。



        那一抹强者气息,也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叶天龙很快作出一个判断,这女人怕就是黑梦了。



        看她样子,不是普通角色,怪不得富员外再三叮嘱让她过来保驾护航。



        “得得得!”



        一伙人不紧不慢靠近兰博基尼,叶天龙又把手摸向座椅底部,掏出沙漠之鹰,只是不小心碰到枪管,被烫了一下。



        啪!



        枪械一声掉回座椅底下,撞翻一个白色小瓶子,沾染了一些白色粉末……



        叶天龙瞄了一眼,发现是上次对付宁红妆的痒痒粉,他忙把瓶子盖好,随后才抓起沙漠之鹰。



        在他准备擦拭枪口的粉末时,富员外看了一眼,一把按住叶天龙的手笑道:“老弟,别紧张,我的人来了,走,换车。”



        说完之后,他就推开车门钻了出去,叶天龙把枪揣怀里,也笑着下车。



        十几名曼国人马上围了上来,毕恭毕敬喊道:“富先生。”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更是关怀备至:“富先生,你没大碍吧?”



        冷艳女子没有上来打招呼,只是冷冷审视着叶天龙,显然也感受到叶天龙的危险气息。



        叶天龙隐约捕捉到,她的右手衣袖有寒光闪烁。



        “没事,小事,擦伤耳朵而已,阿发他们估计全军覆没。”



        富员外拍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这次下手的,八成是想抢我们生意的屠先生,咱们要好好回报他。”



        中年男子会意点点头:“富先生放心,一定礼尚往来,不会坏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礼数。”



        “屠人妖也真是幼稚,都不知道他脑子怎么想的,叫几个人几部车就对你下手。”



        他嘴里流露一丝不屑:“这样就能伤害到富先生,我们还哪有今天?”



        “不可说大话。”



        富员外轻笑摆摆手,接着又向众人爽朗出声:“我这次能活着站在这里,全是叶老弟的援手。”



        接着,他向晃悠悠走来的叶天龙招手:“叶老弟,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以后大家多亲近亲近。”



        叶天龙笑着走了过去,中年男子抬头,四目一对,齐齐惊呼:



        “叶天龙!”



        “觉温!”



        中年男子正是当初被叶天龙救过的觉温,叶天龙很是高兴对方还活着,随后又目光跳了一下。



        他感觉到一丝敌意,望向后面,正见上次见过面的独眼男子,冷冷看着自己。



        这家伙,上次就对自己有敌意,怎么这次又这样敌视自己?自己可是富员外的救命恩人啊。



        叶天龙扫过对方一眼,寻思莫非对方不想富员外活着?



        他又扫过冷艳女子的脸,发现对方也是目光阴冷审视自己,不由暗呼算是明白警方卧底为啥老失败。



        新人太难混了,连救过富先生和觉温的自己都被质疑,其余人怕是更被怀疑。



        此刻,听到觉温喊声的富员外,神情止不住一怔,扫视两人一眼开口:“你们认识?”



        觉温笑着向富员外回道:“当初我被七匹狼追杀,就是叶老弟救了我,还藏了我一段日子。”



        接着他简单把自己跟叶天龙的不打不相识,还有成为第一客户的事情说出来,引得富员外哈哈大笑:



        “老弟,你这龙部太有意思了,危急做保镖,平时做保安,还真是不闲着。”



        叶天龙很是不好意思:“没法子,招人的时候,多招了一百多人。”



        富员外和觉温闻言又大笑起来,都有点觉得这是过家家游戏。



        接着,觉温对叶天龙赞道:“不管怎样,还是感谢叶兄弟当初救我。”



        叶天龙叹息一声:“可惜你还欠我三百万。”



        觉温很是尴尬:“老弟,不是不给你,是那时国际刑警查的紧,账户不敢乱动,也担心给你麻烦。”



        他悠悠一笑补充:“要不待会跟我去落脚处,我把尾款给你?我那边有不少美元现金。”



        “老大,不能带他去,这小子是卧底!”



        没等叶天龙回答,独眼男子踏前一步,盯着叶天龙恶狠狠喝出一句:“他是秦紫衣的人。”



        话音落下,冷艳女子嗖的一声,脚步一挪,左手一垂,一刀在手,抵住叶天龙的咽喉……



        刀身雪白,刀尖锋利,只要往前一刺,就能洞穿叶天龙的咽喉。



        只是冷艳女子根本无法再进一步,不是她不想进,而是下腹被一枪顶住,还传来一抹滚烫。



        沙漠之鹰。



        见到叶天龙掏出枪来,十几名曼国人呼啦一声包围过来,手里都闪出武器,齐刷刷对着叶天龙。



        还有几人挡在富员外的面前保护。



        “干吗?”



        叶天龙望着冷艳女子一笑:“要杀我?看看是你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刚才枪战的余热还残留枪口,叶天龙往女人下腹再挪移一点,冷艳女子俏脸顿时掠过一丝羞怒。



        枪口戳到她,让她身子抖了一下,再怎么强大,她依然是一个女人。



        她恼怒叶天龙无礼之余,也惊讶他的反应速度,拔枪,出手,不到一秒。



        叶天龙余光还扫到,一些白色粉末,透过黑色丝袜残留黑梦肌肤,他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是什么。



        此刻,独眼男子正举着一把枪,喝出一句:“叶天龙,放开黑梦,不然我们把你乱刀砍死。”



        叶天龙没有理会他,只是望着富员外一笑:“员外,不厚道啊,杀人灭口?”



        富员外喝出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独眼男子重复一遍:“员外,这小子是秦紫衣的人,接近你想要图谋不轨。”



        富员外把目光望向叶天龙:“你是秦紫衣的人?”



        “错,秦紫衣曾是我的人,我的女人,我跟她恋爱过,后来床上不合,分手了。”



        叶天龙坦然迎接着富员外的目光:“至于我跟秦紫衣的关系,觉温早就清楚,我也跟他说过。”



        觉温点点头:“没错,他跟我说过,他跟秦紫衣谈恋爱。”



        “听到没有?我从来没有隐瞒我跟秦紫衣的关系,我喜欢一个女人,我哪会管她是不是警察?”



        叶天龙脸上流露一丝戏谑:“再说,我就是有所隐瞒,往我头上扣什么卧底盆子,一样荒唐可笑。”



        “我从来就没有说过加入你们,也从来没有掺和你们的事,倒是救过觉温和富员外。”



        富员外和觉温下意识点头,这倒是事实,叶天龙从来没说过跟着他们一起干。



        独眼男子脸色难看。



        “如果我真是卧底,我目的是什么?那就是弄死你们,弄垮你们集团。”



        叶天龙又抛出一句:“竟然是这样,我干吗要救觉温和富员外?现在救人,然后再想法弄死你们?”



        “我有没有那么蛋疼多此一举?”



        此话一出,富员外的脸上又恢复几分笑容,觉温也喝斥手下退后:“把武器都给我放下,放下。”



        十余人把刀枪放下,但目光还是锐利盯着叶天龙。



        “本来还想跟你们认识做个朋友,以后多点生意照顾我安保公司,现在看来没半点意思。”



        叶天龙用枪把黑梦戳了开去,望着富员外和觉温淡淡出声:“记得赔我一辆劳斯莱斯和三百万。”



        “我走了!”



        他收起枪,径直从人群中穿出:“后会无期。”



        觉温一脚把独眼男子踹翻吼道:“都是你这混蛋胡说八道,让叶兄弟生气,赶紧去给我道歉。”



        富员外踏前一步喊道:“叶老弟,不要生气,这是一场误会,是老哥我错了……”



        叶天龙理都没理,头也不回走出停车场。



        刚刚走到外面一个路口,叶天龙正要挥手叫出租车,忽然,一车呼啸着开了过来,横在叶天龙身边。



        车窗落下,露出黑梦冷艳的脸:“富先生让我送你回百石洲。”



        叶天龙仰起头,一脸高傲。



        “车上有两百万美金,干净的钱,是富先生对你的一点歉意。”



        黑梦冷冷出声:“上车,给你,不上车,算了……”



        “嗖!”



        叶天龙瞬间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接着左手一伸:“钱呢?”



        黑梦一脸讥嘲:“葛朗台,在车尾箱,到百石洲拿给你。”



        说完之后,她就准备启动车子,但眉头一皱,挠了挠下腹,似乎有点痒。



        叶天龙低声一句:“是不是很痒?”他一脸歉意:“不好意思,枪口不小心戳到痒痒粉了。”



        黑梦嘴唇一咬,没有回应,继续挠着,同时转动方向盘,驾驶车子前行。



        “你这样一边挠,一边开车很危险的。”



        叶天龙一脸善解人意,就在黑梦以为叶天龙要代替自己开车时,他冒出一句:“这样吧,你专心开车,我帮你挠。”



        说完,他就把手伸到黑梦下腹,轻轻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