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高手在线阅读 - 第208章 两帮相撞

第208章 两帮相撞


        第208章两帮相撞



        “啊——”



        小野三郎原本奄奄一息,被叶天龙一酒瓶砸下,又恢复几分清醒意识。



        “你傻叉啊,我是小野三郎,我是皇刀会少主,我是斧头帮贵客……”



        满脸是血的小野三郎色厉内荏喊叫起来,他在东洋可以横着走路,在明江有斧头帮的庇护,照样能肆无忌惮。



        谁知今晚阴沟里翻船,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打得满地找牙,还是连续两次被打。



        他捂着疼痛的脑袋喊叫起来:“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砰!”



        叶天龙理都没理会,抓起一个啤酒瓶又是一甩,第二个酒瓶在小野三郎头上碎裂,鲜血迸射刺激着所有人惊愣眼球。



        已经缓过气的宁采薇很是痛快,又担心事情闹大无法收拾,于是挪移疼痛身子上前:



        “天龙,他们是东洋人,是斧头帮的客人……”



        她颤抖着身子拉住叶天龙的胳膊:“我不想你有事。”



        宁采薇除了担心叶天龙被斧头帮报复之外,还有就是担心打死人被警察抓走,那可比自己失去清白还要痛苦。



        所以她紧紧拉着叶天龙的手臂,不想他再对只剩一口气的小野三郎出手:“我们走吧……”



        “东洋人?斧头帮贵客?那又如何?”



        叶天龙抹掉手背上的酒液,眼里依然迸射着一股怒火:“不论是谁,做出禽兽行径,都必须严惩。”



        他还缓缓走到大鼻子前面:“在我眼里,东洋人可耻,你们这些畜生更混蛋。”



        “不仅孙子一样把华夏女人送到东洋人手里,还守在门口给他们助威呐喊,被小野三郎他们按住的,怎么不是你妈你妹呢?”



        说到这里,叶天龙一脚踩在大鼻子伤腿,咔嚓一声,被白毛狼打断驳接好的小腿,又刺耳的断裂了。



        大鼻子又是一声惨叫,满脸悲愤摔倒在地,痛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叶天龙还没有就此罢休,对着井田、横山和谷川他们又是一人一脚,全部踩在命根子上。



        “啊——”



        惨叫此起彼伏,大半人此生都怕不能人道了。



        十几名陪唱公主和小姐,胆战心惊承受满地血腥和刺耳惨叫之余,也对叶天龙有着说不出的敬佩。



        这是十年难得一见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主,她们渴望自己也有这样的男人保护,可惜现实只让她们逆来顺受。



        这也让她们珍惜叶天龙这样的人,这些年受的恶气,好像随之发泄出来,于是有人低声劝告:



        “快点走,不然保安和斧头帮很快来了。”



        “是啊,警察也跟他们一起吃饭的,快走。”



        叶天龙笑着向众人点点头,随后扯过一张毯子裹住宁采薇,抱住白衣女孩向门口走去。



        门口已经堵塞着不少人,见到叶天龙出来瞬间散开,有多远避多远,显然都见识到他狠辣一面。



        几名安保人员更是脸色惨白,掌心出汗很是纠结,不知道是该劝阻还是放行,劝阻,自己搞不好要蛋疼,放行,轻则工作丢了,重则被斧头帮砍死。



        叶天龙看都没看他们,坐着电梯径直下到一楼大厅。



        “堵住了!给我堵住了!”



        在叶天龙落到大厅的时候,门口也开来十几部车子,车门拉开,钻出四十多名黑衣汉子,服饰清一色画着一把斧头,气势汹汹向大厅涌入进来。



        保安、服务员和宾客见状,全部向两侧避让,忐忑不安。



        显然他们都认出这是斧头帮众,斧头帮的凶名,整个明江人都清楚,那是用来吓唬三岁小孩的人物。



        领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晚见过的吴八桂,满脸狰狞。



        “大哥,大哥,是他,又是他。”



        这时,电梯门打开,小腿折断的大鼻子被两名保安搀扶,满脸悲愤地走了出来,俨然一副誓死要阻挡叶天龙离去的态势。



        见到吴八桂带着人出现,他顿时欣喜若狂,随后委屈地喊起来:“又是那小子。”



        随着大鼻子的手指一点,杀气腾腾的吴八桂他们目光瞬间落在叶天龙身上,原本要擦肩而过的双方,顷刻又变成要大打出手的局面。



        吴八桂很快认出了叶天龙,狞笑一声:“小子,真巧啊,又是你?”



        他手势一打,数十人围住叶天龙。



        大鼻子马上发出控诉:“他把小野三郎他们全部打倒在地,脑袋被砸了,命根子也被他踩断了。”



        “十几号人躺在上面动都不动,大哥,你一定要废了这小子,不然斧头帮以后就不用混了。”



        “是啊。”



        叶天龙丝毫不在意吴八桂他们的包围,拍拍宁采薇手臂让她不要担心,随后坦然迎接吴八桂的盯视:



        “又见面了,没办法,人渣越多的地方,我越容易出现。”



        吴八桂冷笑一声:“骂我?死到临头,还敢骂我?知道你打得什么人吗?”



        叶天龙嘿嘿一笑:“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吴堂主喊着要我性命,会不会太猖狂了一点?”



        “前天给你找空档跑了,今晚,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吴八桂手里闪出一把斧头,眼里绽放食肉动物一般的光芒:“新仇旧恨一起算。”



        把叶天龙砍了,不仅可以给小野三郎交待,还能让觉温和江家出口恶气,自己被踹的一脚也能发泄。



        宁采薇下意识后退,有点害怕,虽然性格坚韧,但面对斧头,还是难免惊惧。



        “你不是英雄救美吗?”



        吴八桂瞥了宁采薇一眼,眼睛有着男人的炽热:“待会我留你半条命。”



        “我会让几十号兄弟,当着你的面,让人把你身边两个女的轮了,看一看,你怎么英雄救美。”



        他呼出一口长气:“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叶兄弟,你怎么在这?”



        一个声音高兴地响起来,在叶天龙和吴八桂侧头望去时,正见老鹰带着一批飞龙帮子弟左侧走廊走了出来,脸上红光,身上带着酒气。



        身边有朱发达和朱高利,还有凤姐,看样子好像刚刚庆功完似的。



        城中村的庆功宴上,老鹰跟叶天龙不仅冰释前嫌,握手言和,还因为叶天龙治疗了他脑袋的伤,多出几分感激和惺惺相惜。



        当下见到叶天龙站在不远处,无意识忽略现场状况,高兴的跑过去喊了一声:



        “叶老弟,早说你在这啊,我请你喝酒。”



        “你那药真是神奇,三天不到,我的伤口就好了,你看看。”



        “今天我生日,不过现在也不迟,咱们去大排档再喝一轮。”



        老鹰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但高兴的样子却很清晰,他还把自己的光头给叶天龙看:“我想谢谢你。”



        凤姐他们也都热情无比喊叫着:“叶兄弟好。”



        吴八桂等人眼睛微微眯起,显然都认出这伙人是什么人,飞龙帮,但他们神情没有凝重,相反不屑。



        斧头帮向来对飞龙帮看不清,觉得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鹰哥,不用客气,你的伤是我砸的,治好它也应该。”



        叶天龙本能想敲光头一记板栗,但想想最终还是忍了,随后淡淡出声:



        “你的生日,按道理,我应该喝两杯。”



        叶天龙语气平静:“可我现在招惹了一点麻烦事,今晚怕是不能跟你们喝酒了。”



        “麻烦事?”



        老鹰先是一怔,随后清醒了几分,扫视四周寒光闪闪的斧头,又看看满脸敌意的吴八桂,脸色微变:



        “斧头帮的人?”



        吴八桂冷笑一声:“知道我们是斧头帮的人,你们飞龙帮还不有多远滚多远?”



        “北华区的平民区,才是你们这些人该呆着的地方。”



        他提起斧头点着老鹰她们:“赶紧滚,别招惹老子生气。”



        凤姐他们脸上先是有些忌惮,随后又多了点恼怒,知道飞龙帮跟斧头帮有一点差距,但这样被对方喝斥,脸上依然有些挂不住,毕竟都是道上混的,当下挤出一句:



        “凭什么,这又不是斧头帮地盘。”



        吴八桂冷冷戏谑:“凭什么?凭我的斧头够不够?”



        “我是老鹰!”



        老鹰很直接地抛出一句:“叶天龙是我朋友,给我一点面子,让我带他走,有什么恩怨,我来扛。”



        “你算什么东西?我要给你面子?我跟他的恩怨,你们也扛不起。”



        吴八桂不耐烦地喊道:“赶紧滚蛋,不然连你们一起砍了。”



        虽然他有些好奇飞龙帮这样庇护叶天龙,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区区飞龙帮头目,他吴八桂踩得起。



        在叶天龙让凤姐帮忙照顾两女时,老鹰脸色一沉,盯着吴八桂喝出一声:“连我一起砍?连你们老大都不敢说这话。”



        “我告诉你,今晚,这事我管定了,叶天龙是我兄弟,有难了,撞见了,我就要管。”



        “你让我带走,我就谢着你带走。”



        “你不让我带走,我就踩着你带走。”



        吴八桂嗤之以鼻:“你们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什么时候有了跟我们叫板的实力?”



        “梁秀才难道没有告诉你们,哪怕在北华区,遇见斧头帮的人,都要夹起尾巴做人吗?”



        “砰!”



        没等老鹰出声回应,叶天龙又毫无征兆冲上去,一脚把吴八桂踹翻在地吼道:



        “老鹰,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