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宁染南辰在线阅读 - 第1201章 暴风洗礼

第1201章 暴风洗礼

        房间的供电一直没有恢复。

        这对于一家五星酒店来说,是极不正常的事。

        如果没有黑暗的鼓励和庇护,或许南辰也不至于那么疯狂。

        南辰完事后并没有马上睡去,而是去了洗浴间。

        宁染在想现在停电了,会不会没有热水。

        不过好像南辰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冲洗回来后,冷静许多,宁染严重怀疑他用的是冷水。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是很厉害,毕竟沪城的冬天是很冷的。

        南辰躺在宁染身边,宁染被折腾得够呛,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然后渐渐地就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竟然睡[文学馆    www.wxguan.vip]得还挺沉。

        最后是被突然亮堂的灯给惊醒的。

        被黑暗掩盖的所有尴尬细节一下子暴露在灯光下,扔在地上的衣服,貌似已经被撕坏掉的贴身衣物。

        这些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宁染白嫩身体上的青紫吻痕,宁染又羞又怒,这男的还是人吗?

        然后突然看到了南辰结实肩膀上自己咬的牙印,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原来大家都挺不是人的,那就扯平吧。

        南辰当然也被刺眼的灯光给惊醒,他爬起来,看了看灯,又看了看宁染。

        宁染赶紧扯过被子掩住胸前,不胜娇羞。

        南辰本来一身的火,现在好很多了,不过感觉还没有完全退去。

        看到宁染露在被子外面的漂亮香肩,突然伸手去摸。

        宁染赶紧把自己完全躲进被子里,并且用被子把自己给裹了起来。

        短时间内,她确实无力再承受那样的暴风洗礼,得缓缓。

        其实南辰也只是觉得她的肩太过漂亮,忍不住想伸手抚之。

        “关灯。”

        宁染对南辰下命令。

        这好像是第一次命令辰爷做事?

        辰爷倒也给面儿,真的就弯腰伸手,去把灯关了。

        但他没有完全关,留了一个很暗的睡眠灯。

        然后就躺在旁边,借着睡眠灯昏暗柔和的灯光,打量宁染白瓷一般的脖颈。

        宁染有点不踏实,怎么感觉自己身边睡了头狼,随时有可能被他给吞了?

        “你别看我,你不睡觉的吗?

        你今晚的行为是犯罪,你没有意识到吗?

        对于你这样的行为,你没有要说的吗?”

        宁染开始虚张声势,毕竟好像后来自己也挺欢迎的,但面子还是得保。

        “对不起。”

        南辰老实地又道了一句歉。

        “道歉有用,要法律干什么?”

        这句硬话怼出来之后,宁染突然觉得好像不太对劲。

        如果道歉没用,那自己还能干嘛?

        难不成报警把他抓起来不成?

        所以这句话实在是多余的很,甚至有些愚蠢。

        “那你想怎么样?”

        南辰用手撑头,继续像狼看羊一样打量着宁染。

        宁染一时语塞,她没想到怎么样,就是随口一说,说完就后悔了的。

        可这男人却硬怼上来,愣是不给留面子,实在是讨厌。

        “你说我想怎么样?”

        宁染没好气地反问。

        我都被折腾得只有半条命了,我还能怎么样?

        应该是我问你想怎么想吧?

        南辰被问得也是一愣,心想我怎么能知道你想怎么样呢?

        “你还好吧?”

        南辰又问了一个很不科学的问题。

        说不科学,是因为很明显宁染就不太好。

        任何人遭受了那样的暴风洗礼,都不会很好的。

        “我不好。”

        宁染没好气地说。

        “你要喝水吗?”

        感觉南辰有点在没话找话。

        因为他不想睡,他想确认一下,还有没有可能在很和平的情况下把之前的事再做一遍。

        南辰这么一说,宁染还真是感觉有些渴了。

        “要喝。”

        于是南辰光溜溜地爬起来,明目张胆地不着寸缕,去给宁染倒水了。

        这简直是太欺负人了!这里又不是男生澡堂,你这样做合适吗?

        水来了,南辰自己亲自喝了一口,确定温度合适后,这才递给了宁染。

        宁染伸手来接水杯,肩上的被子一下子滑掉了,顿时春光大好。

        南辰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一点也不客气。

        宁染顿时觉得这倒水的行为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宁染只好一只手拿着水杯,一只手扯过被子,有高难度的动作勉强让自己不至于在南辰面前全部露光。

        终于把水喝完,南辰伸手接过杯子,“还要吗?”

        “不了。”

        宁不轻声回答。

        然后也目不转睛地盯着某人的身体看,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能看我,我凭什么不能看你?

        南辰注意到了宁染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看,淡声问:“好看吗?”

        “还行。”

        宁染装着若无其事。

        南辰把水杯放好,躺到了宁染身边,宁染赶紧往旁边闪了一下。

        可南辰又挨了过来。

        宁染伸手去推,可他身强力壮的,根本阻止不了他的靠近。

        “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宁染正色道。

        “说。”

        “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今晚的事不对吗?”

        “酒有问题。”

        南辰说得很干脆。

        宁染冷笑,“看来你明白的很嘛,这是骆逸之特地安排好的温柔陷阱,要不是我来,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她了!                你是早就预料到她的套路,心甘情愿地等着上她的当是吧?”

        南辰皱眉,“我等着上她的当?”

        “难道不是?”

        宁染怒道。

        “我如果能预知一切,并且甘心上当,我带你一起来做什么?”

        南辰反问。

        宁染一时答不上来。

        “睡吧,不用想太多了。”

        南辰说。

        说起这个话题,宁染可是不想睡了。

        “我不睡!今晚非得把这件事说清楚不可!”

        宁染气道。

        “现在睡在我身边的是你,与她无关,有什么好说的?”

        南辰问。

        “可如果我没来呢?”

        “没有如果,你来了,你就在这儿。”

        南辰耐着性子说。

        “可是她的计划是我没来,然后她和你睡在这儿!”

        “那是她的想法,你冲我生气有什么用?”

        南辰问。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不能管?

        你也乐意她这样?”

        宁染越说越激动,索性爬了起来。

        这一激动又忘了自己什么也没穿了,这一爬起来,看得可清楚了。

        南辰无心辩论,专心地看。

        宁染气得想伸腿来踹他,可腿刚动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这腿不能伸出去。

        如果敢把腿伸出去,那恐怕就不仅仅是被看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