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杀神决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令牌被掉包

第九十三章:令牌被掉包

        回去的路上,储生咬着牙脸色阴沉的看着晕过去的储城。心里也是很难受,但是却无可奈何,他看不透白玉儿几人的修为。但是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就让储生感觉到对方实力非常强,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几人联手毁了这一座小小的流沙城都不在话下。

        而仅仅文刀和剑远的就让储生觉得头疼,更让他真正感到恐惧的却是东方雪和白玉儿。二人虽然没有刻意释放自身的气息但是那股气势上的威压就足以令储生感到颤抖。

        而此时的储城在药王塞入口中几枚灵丹后悠悠醒来,断臂处钻心的疼痛传来不禁让褚城倒吸了一口凉气。储城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袖子,两行热泪从眼中流出滴落在被鲜血打湿的袖子上。

        储生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伸出手轻拍了拍储城余存的手臂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储城,我当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断你一臂保你性命!”

        “大哥,你至于这么窝囊么!”储城强忍着泪水说道。

        “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你不懂么!。断的手臂还能接上,可是命没了你叫大哥怎么办。你要是没了,我怎么对的起死去的父母!”储生说完后看着储城低着头一言不发继续说道

        “我们没了父母,你是大哥唯一的亲人了,而这次你得罪的别看是几名年轻人。但是他们的实力随便一人可能我们都不是对手,而他们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实力,必定出自修真正统大宗。别说我们敌不过他们,就算有诛杀的他们的能力都不能出手,动了他们,那修真大宗的报复的后果我们是承担不起的!”

        “这件事就此揭过,你也不要想着去报仇,回去接上手臂疗伤后,就去闭关一年。以后不要在惹是生非,不是所有人像他们这么好说话的。你再嚣张跋扈最后会害了你自己。”

        “我知道错了,大哥!”储城经过储生的一段说教,储城也知道自己这次有些玩的过火,若不是今天他大哥报下他,他的命还能由自己说了算么!

        另一边,白玉儿几人正在房间修练,而四魔王几人已经到达了客栈,他们在白玉儿几人隔壁开了一间房间用魔族的一个法宝,隐藏了自身的气息。在加上几人易容之后,看着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即便白玉儿面对面也认不出四魔王。

        四魔王伸手示意几人安静,将耳朵贴在和白玉儿房间隔断的墙上,打算尝试能不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但是几人进入入定状态,使得房间雅雀无声。四魔王听了一会后发现没什么声音后便皱了下眉头不在窃听下去。

        四魔王转身对着几位随从说道:“白玉儿他们就在隔壁的房间,现在我们压制了气息改变了容貌,他们认不出来。你们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暴露实力。就算有人打你们也要给我忍住,否则军法处置。”

        “是,四魔王,”众人一齐弯腰抱拳轻声道。

        “行了我们下去吃饭,不能白来一次凡间,尝尝人间的酒菜。但是都给我机灵点,别露出马脚!”四魔王吩咐一声后,众魔将纷纷落座,随着小二的忙活,不一会六个菜一壶酒就摆在了桌上。众人也不假客气,开动了起来。

        正当几人有说有笑吃喝了一会过后,白玉儿一行人收拾好包裹行囊从楼上走了下来。几人结束修练后在房间里商量一番,觉得应该提上日程,毕竟西域漠原的任务刻不容缓。

        而四魔王眼神一直在跟着白玉儿移动,但是却只是盯着白玉儿腰间的那块风雪令牌。他在想怎样可以得到,要是硬抢的话,鹿死谁手也不好说。眼看白玉儿几人即将要走出客栈时,四魔王眼睛一转,急中生智。

        他趁着几人不注意,将还没喝完的半壶酒泼在了自己的胸口,随后向白玉儿快速走去。在经过白玉儿的一瞬间故意撞在白玉儿身上。

        而趁着白玉儿还没反应过来的空隙侧身挡住白玉儿视线,快速将白玉儿腰间的风雪令牌取下,同时另一只手拿出一枚和风雪令牌无二的物品放在白玉儿腰间。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白玉儿几人都没有发现。

        白玉儿伸出双臂将易容后的四魔王扶正说道:“这位兄弟,美酒虽好不要贪杯,喝多了要小心点!”

        四魔王闻言晃了晃身子装作醉汉的样子口吐不清说道:“谢....谢..小兄弟提醒,撞到了..你...还请见谅...”

        白玉儿轻点了一下头,随即继续向外走去,而东方雪经过四魔王时和四魔王对视一眼便也跟着出去。待到目送几人走远后,四魔王带着几名随从赶快回到房间。四魔王手腕一翻风雪令牌出现手中,而白玉儿现在浑然不知自己的腰间的令牌被掉了包。

        几名随从看到四魔王得到了风雪令牌纷纷恭维,而四魔王却是总觉得令牌到手太容易了,反而让他心里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思索一下也说不出来,随即将风雪令牌收起也不在纠结。

        白玉儿几人走在流沙城街道上,奔着西域漠原方向赶路。几人行进不久便听到一阵乐器的吹打声,在众人前方一队成亲的队伍迎面走来。随着乐器的吹吹打打使得空气中的气氛多了几分喜庆。在这一众队伍前方,一潇洒大方男子身着盛装,胸带红花。

        胯着一劈烈马走在最前方,而后面八人共抬花轿紧跟其后,其他随从下人跟在两旁。剑远瞧见这一幕拍了拍白玉儿肩膀一本正经的问道:“老大,你知道这凡间什么酒最好喝,让人喝了就会开心么!”

        白玉儿挠挠头认真思考了一会说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此话一出,剑远和文刀纷纷哄笑,剑远更是将白玉儿推到东方雪身边,和文刀齐声说道:“当然是喜酒!”

        话音一落,东方雪那白嫩的脸蛋瞬时间出现两朵绯红。白玉儿听后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着不语,剑远看了看两人继续笑着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到老大和嫂子的喜酒啊!”

        文刀也一改往日的状态附和的说道:“剑远说的是啊,老大的喜酒肯定犹胜几分..”

        白玉儿侧过头看着东方雪,而东方雪也感受到一阵炙热的目光盯着自己,不由得回头迎合回去,二人看着对方眼神,相视一笑,真正相爱的两个人眼神真的是藏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