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杀神决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缥缈宗危机

第八十章:缥缈宗危机

        那老者听到白玉儿陌生的声音后赶忙起身。眼前领头人被白玉儿三人扣着。而且三人身上都有灵力波动,说明来了三个修真者。老者拱了拱手看着三人说道:

        “几位小友,不知道你们扣人是什么意思,我们好像没有什么恩怨吧。”

        “听说你要抓北极雪妖炼器,这不就有恩怨了。”白玉儿冷哼一声。

        “小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炼我的器,和你们无关,你们为什么要站在那些妖兽的的立场。”

        “北极雪妖,你动不了...”

        老者闻言暗道,想必今天不能善了,眼神一横单手对着白玉儿一掌拍去,而剑远见状立马山前,也伸出一掌和老者二章相对。一声闷响,剑远倒飞出小木屋,而且瘦了些内伤。

        剑远心里一阵发蒙,因为感觉老者的气息不过灵将五品境界,虽然剑远和他差几品修为,但是他有了传承即使和五品灵将交手也还不至于被一掌击飞。可剑远心里清楚感觉到,老者那以一掌绝对不是普通的五品。

        白玉儿和文刀看着剑远被打飞也是一愣,当机立下白玉儿果断出手,一拳对着老者胸膛砸去。灵王境的修为直接碾压将老者也打出木屋。而老者和剑远可不一样,剑远是从门口直接飞出去的。老者却撞破了木墙而出。

        白玉儿心中一阵犯嘀咕,通过刚才交手确实发现老者就是五品灵将的修为,可是他刚才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七八品的水准,难道是吃了什么灵丹?

        而那老者摔在地上,连忙起身。剑远大步一跨。双拳对着老者面门砸去,老者快速闪开,速度奇快,躲开了剑远的攻击后,回身又是一掌打在剑远背后。而剑远被这一掌打了个趔趄,但是他感觉到老者的实力好像弱了几分。随即拔出烈焰剑,对着老者就是一道剑气。

        那老者不慌不忙,单手一招,低喝一声:“神农鼎!”

        小木屋内的鼎炉瞬间狂暴起来,从屋内飞到了老者手上,老者将神农鼎扔在半空,只见神农鼎迅速变大,而且头朝下脚朝上的对着剑远,正当剑远不解时,神农鼎口突然喷射出三昧火焰,对着剑远喷去。

        老者眼见就要得手大声笑道:“看我活活炼化你。”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只见那剑远将烈焰剑高举,那鼎口喷出的火焰像是有什么牵引一般,直接没入烈焰剑中,被烈焰剑吸收殆尽。

        剑远冷冷一笑,若不是刚才三足金乌突然提醒他烈焰剑可以吸收火焰的事情,他自己还真不知道。老者看着三昧真火被吸收的干干净净,不禁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你很喜欢玩火是吧,来我陪你玩。”剑远说罢后,烈焰剑三昧真火对着老者劈了过去。就在这时,一道红光挡住了剑远的攻击,救下了老者。

        剑远看着救下老者那人无语的说道:“老大你救他干嘛。”

        “先别急,让他多活一会,我有话问他。”白玉儿慢慢走了过来看着剑远说道。

        “说说吧,你在小木屋里面的实力还很强,怎么出来后就削弱了这么多,是吃了灵丹么。”白玉儿迫切想知道老者在屋内突然爆发是什么原因,那份多出来的实力肯定是外物,如果白玉儿掌握这个方法,以后也能暂时提高几品修为作战。

        “你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老者知道自己不是白玉儿的对手,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不说。而白玉儿圣灵力流转手掌,对着老者丹田一吸将老者体内的圣魄吸了出来。

        白玉儿看了眼手中的圣魄对着老者说道:“杀你多没意思,我废了你的修为让你比死还难受。”

        老者一听瞬间慌乱起来:“是法阵暂时提升了我的修为,而阵眼就是小木屋,所以在木屋里,也正是在法阵之中。”

        “法阵,还有如此奇妙的东西,教教我,怎么刻画法阵。”

        老者并未吭声,而是从怀中拿出一本书扔给了白玉儿,白玉儿接过一看书的封面赫然写着几个字《炼器法阵百典》,他打开书随意翻动几下继续说道:

        “现在你立刻教我刻画这个法阵。”

        “呵呵,这要看天赋,不是你想学就能学的来的,不然岂不是人人都是炼器师。这样吧,你按我说的方式做,教你一遍过程,但是想要掌握并且刻画成功法阵,一时半会也成不了,你自己日后多练就是。”

        缥缈宗长老殿

        殿内五殿长老,七阁阁主,以及凌云子都在,气氛异常压抑,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担忧之色。根据情报魔军已经向缥缈宗发兵而来,不出两天魔兵就会抵达缥缈宗。

        “大长老,魔军这次动作如此之快,这次想必是一场恶战,宗门不一定有抵挡之力,我建议请宗主出山。”灵丹阁主无崖子说道。

        “此时宗主正在闭关,我等万不可打扰,若魔军来袭,只能死战。坚持到宗主出关,必须要保住缥缈宗。”大长老没底气的说完瞄了凌云子一眼,因为缥缈已经身死的消息只有他们二人知悉。这时候只能瞒着缥缈死讯,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不然缥缈死讯一出,宗门必将人心惶惶,待魔军攻来之时,不能团结一心。

        而凌云子看到大长老的神色也说道:“大长老说的不错,魔军到来我们必须坚守死战,缥缈宗又不是只有宗主一人。眼下大敌当前,我等不可先乱了阵脚,不然魔界来时,弟子必将溃不成军。”

        “我们能守住宗门么”圣医门阁主小声说道。

        大长老一听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那是自然,只要我们上下一心,这次危机位未免不能过去,我们一定可以守住宗门。怎么说我们也是世间第一大宗。”大长老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确暗自打鼓,他自己都不相信刚才所说的一番话。

        此时无崖子继续开口说道:“大长老,要不要通知白玉儿回来,毕竟他现在已经灵王境,他回来我们又多了一个实力强劲的战力。”

        大长老闻言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可,现在白玉儿有要事在身,若他能成功,我们就有对抗魔帝的机会。”大长老说完后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无崖子。

        而无崖子听到大长老的拒绝也是暗自咬咬牙,抬头一看大长老正在看他,心里有些发虚,赶忙将目光转移到别处,不敢和大长老对视。

        “通知所有弟子,今日起关闭宗门,宗内弟子一律不许外出,在外游历的弟子也不许回总门。另外加派一组弟子收集魔界情报,在加一组弟子驻守山门,严格戒备。开启护山大阵...”

        另一边,明月城树林中。

        白玉儿按照老者教的方法,正在用灵力为墨,手指为笔的练习刻画着法阵。此时他已经练了十几遍,每一遍刻画都对大阵有着不同的感悟。而他也觉得这阵法用途广泛,而且可以辅助自身战斗,暗暗决定以后要多学几个法阵。

        随着法阵最后的一笔画完,突然地上的发阵的形状发出一道绿光。而老者看到这一幕竟然有些呆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喃喃道:法阵居然成了,妖孽啊,这个法阵我当初可以练习了一年才刻画成功,他居然只用一个时辰!!”

        白玉儿听到老者的感叹问道:“这就成了吗!也太简单了吧。”

        老者一听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心里暗道:“简单?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