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杀神决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他是白玉儿

第七十一章:他是白玉儿

        界邪听后怒道:“岂有此理。九归魔箭。”

        只见界邪再次凝聚箭矢搭在邪风弓上,不过这次不同,这次弓身上慢慢搭载了九只魔箭。而且九只魔箭之间还有着一丝黑色的风动。界邪要紧牙关,心中也是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一齐用九只魔箭。而之前他吸收敌人的魔力,也是为了这一招蓄力。

        本来打算如果和圣女交战时再用这招,可眼下已经时不我。,随着界邪的满弓而发,九只魔箭一齐爆射而出,而且在空中排成变化阵型,排成人字带着一股巨强的邪风向容来攻杀而去。

        容来其实自己内心清楚,根本不是界邪的对手,眼见界邪已经用了最强一招,他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容来从怀中掏出一口手掌大的铜钟,只见割破中指滴在那钟上,铜钟瞬间发出金黄色光芒。容来将铜钟向半空一扔。那铜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伴随着容来的一声低喝:“震”

        那铜钟发出“咚”的一声,一道声波从铜钟发出向外扩散,观众席的观众,被这钟声震的头晕,气血翻涌,而对站台上的九只箭矢也被这声波震碎。界邪也是被震的一口鲜血喷出,体内的魔力暴乱。

        在这时容来单手一挥,那铜钟浮在界邪上空。容来再次口吐一字:“镇”,那铜钟快速落下将界邪笼罩其中,铜钟落地再次发出“咚”的一声响。地面瞬间塌陷三分。容来抬手将铜钟撤去,而里面的人此时已经口,鼻,耳五窍流血。

        容来缓缓走到界邪面前冷哼道:“你败了,我说过谁能笑道最后,你说的不算。”

        “哼,你胜之不武,若没有那口破中,凭你也能胜我。”界邪气冲冲的说道。

        “为胜,就要不惜一切手段,也没规定不能用法宝,对吧”容来说完后一脚将界邪踢下了对战台。若不是大魔王给他传音让他在人群中多等一会,他可能就是第一个冲上对战台的人。

        他的修为才四品魔将,在这次比赛中算不上多高的修为,甚至可以说只能排名中等。等到界邪连败大部分参赛者之时在上台击败界邪,也是受到他父亲大魔王的指示,为了他能稳夺这次比武招亲的头筹,大魔王可谓是机关算尽。他也清楚,以容来的实力若先上台对战,使他赢面临的麻烦更多,到不如直接击败最强者,一劳永逸。

        告诉其他人,你们战胜不了的人都是我的手下败将,那还有谁敢应战,而且为了保证不必要的意外,大魔王还将上品法宝镇魂钟给了容来使用。这镇魂钟是大魔王的一件法宝,在给容来使用之前还特意以魔王修为加持了这口镇魂钟,专克制魔族血脉之人,即使是魔王境界,容来用这镇魂钟也能将其修为压制,与之一战。

        台下众人见容来将界邪击败纷纷弃权,这镇魂钟的威力已经烙印在他们心中,谁也不想去以身试法。而且众多参赛者中有几人是大魔王买通打点好托。经他们一带头弃权,剩下的参赛者也不想再去争斗了。

        而这件事魔帝却半点不知,他见台下无人再敢上台应战,便说道:“界邪与车宇二人对战展现了自身不俗的实力,本帝允诺,若是二位愿意,随时可加入魔军,赐将军职位。若无人挑战台上的容来魔将,那我宣布,本次比武招亲的获胜者是...”。

        “等等,我来挑战!”

        一声高喊打断了魔帝的话,众人随着声音望去,那头戴斗笠的白衣男子大步向前,走上了对站台。而大魔王看向这白衣男子的目光却透露了一丝阴狠,煮熟的鸭子又出现了意外。这让大魔王气的不轻。

        “嗯?,既然还有人挑战,那对战继续。”魔帝笑着说完,便坐回原位。

        而斗笠男子一上台就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此刻观众席角落剑远三人心中不禁又激动又紧张,因为那斗笠男子一上台,他们便认出那人,正是一直没露面的白玉儿。

        本来白玉儿在潜伏在人群中,打算多观战一会,熟悉参赛者的实力,但他没想到大魔王的暗箱操作使这场比赛变了味道,若他在不上台,容来就要抱的美人归了。

        容来看着眼前的身影,感觉有几分熟悉,但是白玉儿斗笠遮脸他一时间也想不起是谁。便开口道:“阁下尊姓大名。”

        白玉儿淡淡笑道略微崩了崩嗓子改变声音说道:“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提也罢。”

        “阁下带着斗笠,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容来继续追问道。

        “你不懂什么叫低调么?”白玉儿的嚣张的话语顿时怼的容来哑口无言,不过容来也不生气、

        “既然你不想露出庐山真面目,那就罢了,赐教吧。”

        容来说完后单手成拳率先攻击,他想先试探一下眼前这人的实力。可是他拳头还攻到白玉儿身前之时,白玉儿圣魄一开,灵王境大势镇压在容来身上。容来的动作戛然而止,拳头不能前进一分。容来此时脸上的淡定表情立刻被惊恐替代,他清楚的感觉灵王境的气息。这么年轻的灵王,天资了得。

        而白玉儿不给他过多的震惊时间,圣灵力注入手中,单章随意一拍,容来倒退数米鲜血喷出。而观看这场战斗的人们,也很是震惊,因为容来受伤了。

        此时容来心中已经恐惧到极点,自己在灵王境面前如蝼蚁一般。随即不再保留,继续祭出镇魂钟,悬于白玉儿头顶。此刻容来已经将所有希望寄予在镇魂钟上。容来直接发动镇魂钟最强一式,高声暴喝道:“镇魂灭。”

        只见那镇魂钟高速旋转,快速降落将白玉儿笼罩其内,见此,容来大喜喝道:“灭!”

        “咚咚”的声音从钟内传来,容来心里暗道这次看你还不死,镇魂灭,不仅终结生命,还会镇灭灵魂。此时现场异常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口剧烈抖动的镇魂钟上。片刻后镇魂钟停止了抖动。观众席嘘声一片,都流露出遗憾之色,觉得钟内之人必死无疑。而剑远三人却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就在大家以为对决结束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那镇魂钟突然爆开碎裂,卷起一片沙尘,而沙尘中缓缓走出来一道身影,白玉儿提着噬血剑走了出来。

        本来寂静的观众席突然爆发一片呼声,观战台的大魔王的表情更是活见鬼一样,镇魂钟居然被打碎了。容来看着那身影向自己走来,咽了咽口水说道:“你居然打碎了镇魂钟。”

        白玉儿抖了抖衣服说道:“就这小孩子玩的能困住我?”

        容来听后脸色微微发红,不久前他也对别人说过这句话。而容来将目光转移到噬血剑上定睛一看大声失色说道:“这把剑,你是白玉儿!”

        观战台的魔帝,东方雪听到后全部战了起来。魔帝没想到白玉儿真的敢来捣乱,而东方雪又听见这个名字便忍不住盯着那道身影看过去。而此时观众席再次响起了议论之声,因为有很人在最近听到过白玉儿的名字,知道是魔帝亲自下令通缉之人,看到白玉儿身被通缉还敢来参加比武招亲,光凭这羊入虎口的胆色便让人佩服几分。

        容来看着白玉儿破坏了他的好事便狠狠的说道:“你好大胆子,敢来捣乱比武招亲,看来你想再死一次,警告你,打消对东方雪的念头。她是我的。”

        “魔军听令,围住他...”容来一声令下镇守现场的魔军纷纷涌入包围了对站台。

        “坏我好事,白玉儿今天你插翅难逃。”容来笑道。

        “哼,我要逃你拦得住我?我来这的结果要么带走东方雪,要么一起留在这里。既然你想拦我,那你先去死吧。”白玉儿说完后,噬血剑挽了个剑花,第二剑寂灭发动,对着容来就劈了过去。

        容来被白玉的大势镇压,寸步难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气向自己杀来。

        “竖子,你敢杀容来我要你赔葬!”大魔王飞身而起,想要救下容来。奈何白玉儿与容来距离过近,已经来不及了。“不!”容来大吼一声,剑气到达身体瞬间爆开....温热血液挥洒空中,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大魔王双眼通红看着白玉儿吼道:“我要你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