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杀神决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容来的底气

第七十章:容来的底气

        随着对战台上如火如荼的打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上午。对站台上的参赛者也是陆陆续续露脸了很多人。可是那名吸收车宇魔力的男子,依然屹立台上,他已经一人战败数十人。而且魔力没有任何的消耗,他没击败一人都会吸收敌人几分魔力,这也是他能在台上这么久不败的原因。

        缥缈宗

        大长老和凌云子二人穿过宗主殿进入了宗主的内房。宗主的房间摆设简单,除了一张木床以及墙上挂着的三幅画,别无他物。大长老走到三幅画中间的一副,单手对着画上的一块凹凸处按了下去。随即一阵吱吱嘎嘎的机关声传来。只见这面墙突然裂出一道缝隙,之后便缓缓向后打开,这墙的竟是一处通往密室的暗门。

        大长老对凌云子点了点头,二人向密室走去,在二人进入的瞬间暗门自动闭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青砖铺平的通道,两侧是黄土墙壁。在二人进入后,两侧墙壁上的火把自己燃烧起来,驱散了通道内的黑暗。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通道向内走去,在通道的尽头,有着一扇古老的铁门,门上厚厚的灰尘已经说明很久没人来过了。大长老单手灵力输出注入在门上。之见那铁门光芒一闪自动开启。

        二人向进跨过铁门,门后是一处石室,室中没有任何物品,只有在空地的中心处,一男子紧闭双目盘膝坐在那里。大长老和凌云子见状轻声两步向前对着男人男子微微鞠躬后,略微低着头退到一旁等待着。

        坐在那里之人正是千年前闻名世间的缥缈灵帝。此刻他盘坐那里纹丝不动,像是睡着。两鬓长发垂涎下来,身上一身衣物已经蒙尘,一把斩杀数万大能的缥缈剑躺在一旁。

        凌云子此时轻声咳嗽一声打破了寂静,大长老瞬间伸手拉了一下凌云子。并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声。正在此时一直未动的缥缈灵帝发出了声音。

        “玄乾,此番来这,想必出了什么大事吧。”缥缈灵帝浑厚的声音淡淡传来,但是仔细观察他的话会发现,缥缈灵帝依然纹丝不动,甚至嘴都没张,声音不知由何发出。

        大长老闻言赶忙走到他面前欠身说道:“宗主,,魔界已经冲破封印,重新席卷人间了。而宗门最近一批的精英弟子已经潜入魔界。”

        “玄乾,现在和你说话的并不是我本体,我已经消散了,这是我留下的一道残念。”缥缈灵帝的声音略带遗憾的说道。

        “什么,宗主你...可是这人间巅峰修为,寿命无尽,怎么会...”大长老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百年以前我就已经消散这里,当年我感觉触摸了到了一丝突破天地桎梏的契机,便用全部修为去窥探,但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冲散。生命力开始慢慢流逝,便依然成了现在这样。”

        “玄乾,现我命你,暂代宗主之位,至于我的死讯,要保守住这个秘密,魔界来袭我百年前便已算到,是人间的一场大劫,要化解这场劫难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而且与我缥缈宗颇有渊源。如果你遇到了那个人,就将宗主之位传于他,并将他带至这里。”

        “宗主,你可知那人是谁。”大长老点头问道。

        “不知,但是他很快就会出现...你们去吧,我要保留一丝残念会见那人。”缥缈灵帝说完后不再出声。

        而大长老和凌云子对者缥缈灵帝拜了拜便退出宗主内房,二人刚走出房间凌云子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兄,没想到宗主他已经仙逝了,眼下我们还对那个能化解大劫的人的消息一点都没有,若是魔界攻至缥缈宗这可如何是好。”

        “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凡间的造化了,千万不要把宗主的事情透露出去,不然魔界一旦接受到消息,我们就危险了..”大长老眉头紧皱的说道。

        可他殊不知二人的交谈,已经被跟踪一路躲在暗处之人一字不露的收入耳中。那人微微阴险一笑,随即立刻闪身消失在原地,那人快速跑至宗门后山,环顾四周眼见四下无人,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只兽骨。一手托着兽骨,另外一只手拍在兽骨之上,顷刻之间兽骨化为齑粉。

        那人拿出一张信纸,抛在半空,伸出一根手指占着骨粉在半空之中比划一番后,信纸上已经俨然出现了字体。单手一招信纸成卷状落于手心,随即那人吹了声口哨,暗处一人影浮现半跪在身前。那人将手中的信交给人影说道:

        “把这封信交给魔帝,速度要快......”

        随着观众席的呼声越来越烈,对战台上那名能吸收魔力的男子依然站在上方。本次报名人数一共九十九人,已经被他淘汰的所剩无几,人群中头戴斗笠的男子也是不禁多打量这男子几眼。

        此男子莫名界邢,从上台开始,到现在未尝一败,他那透露着微微绿光的眼睛扫视了一眼台下的众人说道:“如果无人敢登台,那我要将圣女娶走了..哈哈哈。”

        此时观战台的大魔王给在人群中的容来使了一个眼色,容来当即会意,便推开面前两人踏上对战台,界邢眼见来者之人是容来,并未将他放在心上。因为容来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可观众席一见到容来便高呼道:“看,容来魔将,他居然也参加了比武招亲....”

        “怎么,他很出名么。”

        “你可不知,这容来魔将乃是九大魔王之首大魔王之子,年级轻轻为魔军队伍的领军将军,战功赫赫,为魔界立下汗马功劳。但是论修为的话他可能不是界邢的对手。”

        “这么年轻的领军将军,真是不可多得人才啊..”

        “容来,你不是我的对手,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刚踏入四品魔将境界,我已经是四品瓶颈即将突破五品。看你是领军将军,你还是速速下台,不要自取其辱罢了。”界邢笑着嘲讽道。

        “你废话可真多,谁能笑道最后你说了不算,来吧。”容来冷哼一声回应道。

        “既然你想丢人,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界邢说完之后便开始动手,他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容来,吸引魔帝的注意。他嫉妒容来已经很久,修为不如他的容来凭什么就能领军,难道就因为他的出身魔王之子?

        之前的嘲讽都是界邢的心里战术,他还真的怕容来不敢与他对战,才出言侮辱激将容来,若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击败容来对他来说是名声大噪的好机会,他岂能错过。

        只见界邢手中流光一闪,邪风弓出现双手,一手握住弓身,另一只手释放灵力,凝聚成一枚黑色的箭矢。箭在弦上单手拉满弓对着容来嗖的一声发射出去。只见那箭矢在半空中突然消失像是隐形一般。

        容来见状面不改色,不禁不躲而且还闭上了双眼,似乎放弃抵抗。界邢看到容来的样子心里冷笑连连,脸上一副得意的表情。他觉得是容来接不下这一招,而已经打算放弃。

        就在这一刹那,容来单手伸出成抓之势,在距离自己脸部不足一尺出停下,那黑色箭矢浮现在容来手中。界邢见这一幕不禁微皱眉头,他决定要拿出全力认真对待容来了。

        容来看着手中的箭矢冷笑一声,单手将箭矢捏成粉碎,对着界邢说道:“直接用你最强的手段吧,用这种小孩子的玩的东西,纯粹在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