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十方杀神决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无人敢战

第十八章:无人敢战

        白玉儿听到有人喊他的号码,定睛一看,一位身高接近两米,身形魁梧的弟子向他走了过来,白玉儿很无奈,本打算观战一会,只能应战了。

        白玉儿看着这魁梧的弟子介绍道:“你好,二百零七号白玉儿。”

        “一百三十号,陈天,你这小白脸看着不经打,要不你认输吧”那名弟子轻蔑的笑道。

        白玉儿不语,只见白玉儿先发制人,御风术施展,灵力注入手上,缩手成拳,直奔陈天轰去,陈天见白玉儿一拳袭来,双手攥拳,胳膊互相交叉挡在胸前,白玉儿拳随身动打在陈天的双臂,只见陈天闷哼一声,微微后退一步,白玉儿此时愕然,没想到这陈天防御力这么强。只微微击退他一步,无法再多一分。

        “哈哈你没吃饭么,小白脸,吾乃专修肉体防御,凭你这缚鸡之力,也想打倒我?”

        “是吗,那就试试看”。白玉儿冷哼一声。

        只见话音刚落,陈天双臂张开将玉儿顶退几步,双腿蹬地发出咚的一声,单手成拳,那拳头犹如一个沙包大吗,手臂青筋暴起,直像白玉儿脸上砸去,白玉儿知道比拼力量不是眼前这个家伙的对手,施展御风术横移拉开距离,虽然陈天力量非常强,但是速度确是劣势,白玉儿也是抓住了这一点,任你力大无穷,可是让你捕捉不到。

        另一边的欧阳修此时也力战对手,眼前的对手见到欧阳修,心里不免有些畏惧,实力相差太多,但不会认输,起码输也要输的光彩。

        只见这名弟子直接将本事全部亮出,手里拿着一把弯刀向欧阳修挥来,欧阳修闪身躲开,都没有多看对手一眼,这名弟子突然感到腹部剧痛,欧阳修一脚踹在他的腹部,整个人吐了口血便飞了出去,手中的刀掉落一旁。

        一招!只是一招欧阳修便结束了战斗,这名弟子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输给了欧阳修。

        “师兄果然厉害,不愧外门第一天才,领教了”那弟子说完便去找下一个对手。

        “这次弟子大会第一非我莫属,哈哈哈”欧阳修笑道。

        陈天和白玉儿一攻一闪已经几个回合,陈天是一拳都没打到白玉儿,反而累的气喘吁吁,陈天怒道:“你这个小白脸只会躲么,有种停下和我打”

        “好,你说的”。白玉儿道。

        陈天见到白玉儿答应,心里开心不已,明明速度克制自己,居然答应和他正面打,这不是狂就是脑子有问题,想着这次你停下还不狠狠的打你一顿。

        白玉儿可不知陈天怎么想,他闪躲这么长时间没有和陈天硬碰硬倒不是惧怕,只是在闪躲的过程中,找陈天的弱点,若是直接用罗刹剑,这陈天的身躯根本抵挡不住。

        但是白玉儿不想刚开始,就出剑,连着一个大块头都难打,那后面的对手也不会弱哪去,只是想凭借没有外力的情况下打败陈天,能多获得实战经验。

        白玉儿答应了陈天,这说明他已经找到陈天的弱点,就在陈天的肚脐的位置,虽然陈天肉身防御极其可怕,但不是无敌的,肯定有弱点。

        陈天见白玉儿停下,双脚蹬地而起,跳入半空,双手合十相互握紧成拳砸向白玉儿,白玉儿不慌不忙,单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双指并拢,灵力注入双指中,抬手直插陈天肚脐上,陈天感觉肚皮传来似针扎疼痛,游走经脉布及全身。

        全身灵力被卸掉,身体一点力气试不出来,白玉儿见状收指成拳,一拳打在陈天脸上,紧接着一腿将陈天扫出摔在地上,陈天落地感觉全身无力,加上白玉儿的一腿直扫胸膛,此时不免胸前内血液翻涌,强忍着才没有吐血而出。

        “你赢了,小白脸”。

        “承让”。白玉儿没多说一句,只见挂件腰间的号码牌一道光微微闪动下,一个数字一印在号码牌中,白玉儿不仅感叹这号码牌中蕴藏的神奇法阵。白玉儿眼神都在号码牌上,全然不知在观众席内坐着的一个人也在全身关注的看着他。

        此人正是外门第一美女,东方雪,她从始至终眼光都在白玉儿身上,战斗刚开始时,白玉儿未撼动陈天分毫,不禁让东方雪担心不已,可看到战斗后段,陈天也久攻不下白玉儿,她便担心少了许多,最后看到白玉儿仅用两指就破了陈天的防御力,东方雪更是震惊不已。

        陈天别人不认识,东方雪倒是熟悉的很,因为以前东方雪初到宗门时,被其他女弟子欺负,就是陈天路见不平救了他,从此二人也便成了朋友,这陈天是也是战力门的弟子。

        战力门的弟子和其他六阁的不同之处就是在于修道之路,别的弟子有些几乎都是以兵器为道,就像白玉儿,就是位剑修。可战力门的弟子修的是身体,以开发自身为极致修行,有的战斗力惊人,有的防御力,速度,精神力,极其可怕,根据自身不同的特点修行。

        这些战力们的弟子就是修炼自身,不借用任何外力,双手就是武器,全身器官都是法宝。

        白玉儿此时计划改变,与其等别人主动来找他还不如自己主动请战,想到这便向人去中走去,找寻下一个对手。

        另一边的第三组比赛出现一匹黑马,这人一身黑衣,手持一把银枪,一双眼中发出凌冽之色,这个人一人一枪已经击败了六十多名弟子,积分排名第一,现在和他对战这名弟子额头上的汗都流了下来,

        这黑衣男子,手段残暴,每一名和他交手的弟子连认输都来不及,每名弟子都伤的伤,残的残,只有和他对战失去了战斗力,这人才肯罢了,和他对战的这名弟子内心已经害怕及了,根本不想和他打了。

        但是事情并不会那么如意,黑衣男子动了,一手抓住银枪的尾端直刺这名弟子,这名弟子眼见长枪将至赶忙躲闪,但是黑衣男子却未给他机会,银枪横挑,穿透这名弟子右肩,黑衣男子双手发力,这名弟子居然就被银枪架在了空中。

        这弟子口吐血水,肩膀传来的疼痛似乎让他忘记了认输,黑衣男子并不恋战,想速战速决,双手握枪一甩,那名弟子直接被甩出了对站台,便晕了过去。

        黑衣男子收回银枪,看着众弟子喝道:“可还有人要战?”

        众弟子一片沉默,无人出声,甚至都低下了头,不敢和这黑衣男子对视,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挑选成对手。

        “一群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