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洛圣女大闹鬼坊

第十一章 洛圣女大闹鬼坊

        徐岳拉着王泉越聊越嗨,甚至已经聊到等这事儿解决之后俩人一起当假面变态外出行侠仗义了。

        也许是一直一个人守着秘密无人倾诉,所以现在放开了就变得话很多?

        不过王泉懒得搭理他。

        脸上蒙个面罩跟变态似的外出行侠仗义?

        大哥,你当这满街监控摄像头是摆设呢?

        嗯?

        对哦,为什么徐哥还没被以扰民的罪名抓起来?

        要么是他自己有办法屏蔽那些镜头——这条不太可能,打工人不会想那么多。

        要么是上面正在观察他——有一定可能。

        要么是有什么......屏蔽了镜头——可能性很大。

        啧,真麻烦。

        王泉正要吐槽,却忽然感到脚下一震。

        然后就是天旋地转。

        他勉强扶住桌子,一手按着太阳穴,一边眯着眼对徐岳跟牛犇道:“你俩能不能别晃?晃得我头晕。”

        “我还想让你别晃,我特么也头晕!”徐岳直接跟王泉开启兄弟互动模式。

        反正不是上班时间。

        牛犇晃晃脑袋,“两位,咱都这身体素质了还会头晕?怕不是地震吧!以前轻微地震的时候我也是这感觉。”

        王泉揉了揉太阳穴,“鬼市也能地震的?别闹。”

        话没说完,只见瓜皮帽白皮脸儿那没乾边跑边喊,“地龙动啦!地龙......”

        王泉一把将他拽了过来,“嚷嚷什么!鬼坊会震个屁的地!到底什么事儿!”

        那没乾正了正瓜皮帽,才赔着笑脸道:“爷,是外面有人打上门来啦!”

        王泉一挑眉,“难道来的是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

        敢直接踹王城鬼坊门的人可是不多。

        就连他王某人都是老老实实进来的,后面也没直接一言不合拔斧就砍是吧。

        当然,这也有那没乾光速认怂的一部分原因。

        白皮脸儿摇头,“那倒不是,要是孙大圣打上门来,咱早冲上去要签名了。

        “反正就是在砸门,估计咱鬼坊大门一会儿就顶不住了。”

        不过很快他就放下心来。

        只见一名身穿吞金兽黑铠的三米高无头巨汉倒提一柄四米斩马长刀,骑着一匹雷翅血灵驹便冲将而出!

        那股狠厉血腥的冲天煞气让徐岳跟牛犇呼吸一窒,就连王泉也下意识双目微眯。

        “这是哪位英雄?”

        牛犇惊疑不定。

        这鬼将端的是犀利无双!

        按牛犇自己的感觉,若是他正面对上,怕是走不过一合便会被斩杀!

        王泉也颇为慎重。

        这鬼将的实力,已经能与大周天榜前五高手相比了。

        那没乾笑道:“好叫几位爷知晓,这位乃是主上麾下大将,当年人称‘刀皇’的绝无双!主上有言,‘刀皇’勇武几不在关二爷之下!”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凄厉惨叫,从鬼坊口传来惊呼:

        “刀皇连人带马被人一招剁成了两截!”

        那没乾:“......”

        徐岳:“......”

        牛犇瞪大牛眼,脏话脱口而出,“卧槽!真特么小母牛劈叉,牛皮拉胯啊!”

        “噗——!”王泉强行把笑意憋回去,拍拍那没乾寒冰似的肩膀?    “别跟他计较?    不过有一说一,这刀皇确实有点儿拉胯。”

        白皮脸儿悻悻收回瞪牛犇的眼神?    正待解释?    忽然又见一白马银枪玉面战将从众人头顶飞掠!

        他得意道:“刀皇怕是一时大意,但此人不同!此人乃是主上帐下大将‘枪神’戮天下!当年曾于龙门佛国之外横枪立马?    只一人便惊的佛国从此不敢涉足人间!主人也曾赞叹过此人勇武不下当年长坂坡七进七出的赵云赵子龙!

        “刀皇在他手中走不过三十合!”

        话音刚落,只听又有人惊呼?    “啊?!枪神也一招就被对方连人带马给打成了齑粉?!”

        那没乾:“......”

        徐岳:“啊这......”

        牛犇张了张嘴?    惊道:“说的这么牛逼,结果一招都没顶住?白脸儿的,你这怕不是小母牛开风扇,吹牛逼呢吧!”

        “噗——咳咳......咳咳咳......”王泉正好在喝茶?    结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呛死。

        这俩人是特么来说对口相声的吧!

        一唱一和的还挺搞笑。

        那没乾一咬牙?    “还有‘剑尊’半生疏狂墨弦在!不急!”

        他转头就跟王泉解释,“剑尊乃主上麾下第一强者!据说当年他闭关而出之时,天下所有名剑都摇摇朝他的方向下拜!

        “后来他死后被主上收于麾下,前年来也未曾有过敌手!

        “就连主上也曾经说过,‘剑尊乃剑道前年难见之奇才?    天不生墨弦,剑道万古如长夜’!

        “虽然这句话并非主上原创?    乃是他人形容孔仲尼之语,但由此亦可得知剑尊之厉害!”

        牛犇低声道:“一群小母牛排队上天?    牛逼一个接一个吹。这剑尊怕不是也要栽?”

        那没乾瞪他一眼,喷道:“放恁娘的狗臭屁!若是剑尊再败?    那老子就......”

        他忽然停下?    回头看了看。

        牛犇见有王泉在此?    胆子也大了不少。

        甚至他还在一边嗑瓜子一边斜睨着白皮脸儿,“不然怎样?”

        那没乾看了一会儿,见还没动静,才道:“那恁亲娘舅我就不姓叶赫那拉!”

        “哟,还是皇亲国戚?失敬失敬,那您怎么跑这儿来当个跑腿儿的伙计了?”

        牛犇继续阴阳怪气。

        白皮脸儿皮笑肉不笑,“都是前朝事,莫要再提,现在咱是主上的人。莫说剑尊没败,就是剑尊败了又如何?那人就算到了这儿也得遵守咱们这儿的规矩!要不然......”

        牛犇吐了两片儿瓜子皮,“要不然怎样?”

        那没乾回头看了看,冲王泉拱了拱手,“爷您稍等。”

        接着他便一直竖起耳朵听着街道口的动静。

        听了好半晌,还是没动静。

        他这才回头冷笑,“要不然,咱便要让他知晓知晓这王城鬼坊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哦?不是集市吗?还能是什么地方。”

        略带沙哑的磁性嗓音响起,一位紫眸白衣仙子出现在王泉身侧。

        她随手把一颗脑袋怒目圆睁的脑袋丢在地上,然后冲王泉撒娇抱怨,“我就是想进来找公子,可他们非不让我进。

        “公子,这些杂鱼都是谁?”

        王泉强忍笑意,开口道:“剑......”

        他才说了一个字儿就被白皮脸儿打断,只见他满脸谄媚笑容,弯腰恭敬道:“见到您真是小的荣幸!您看喝点儿什么?”

        王泉咧咧嘴。

        不愧是辫子鬼,怂的可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