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王城鬼坊

第八章 王城鬼坊

        “没想到地狱行者也有老老实实待在派出所的时候。”

        王泉走进来瞥了眼狴犴,“原来如此,是觉得这里有神兽庇护吗。”

        “吾不是神兽,只是这个地方的住户而已。”狴犴打了个哈欠,老实解释,“对吾等来说,汝等才是入侵者。”

        王泉脸上依旧带着微笑,“是吗,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看了眼牛犇,“牛哥,走吧。”

        见牛犇不打算动,他声音平和,“需要我请你出来吗。”

        看着他俊雅平淡的笑脸,还有眼眸中那一抹几不可查的猩红,牛犇莫名打了个寒颤,“出来!这就出来!”

        他赶紧拎着开山刀就走了出来。

        不知为何,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刚才没出来的话,他现在已经死了。

        什么叫直觉?

        按照黑藤太君的说法,直觉,就是没有道理的认为。

        贾队长一般把这种行为称作“瞎猜”。

        不过牛犇还是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

        简称认怂。

        他拎着刀就站到王泉身边,跟狗腿子似的,“老弟,您怎么知道地狱行者的?”

        活点地图上可没显示王泉的存在啊。

        王泉微笑,“牛哥,你听说过脱落者吗。”

        牛犇一惊,“那不是传说?”

        “当然不是。”王泉揽着他肩膀就往外走,“走吧,跟我去个地方。”

        “好嘞!您说了算!”

        等两人离开,狴犴闭上双目继续趴着养神。

        尔后,它忽然睁大双目,瑟瑟发抖。

        一只手忽然抚上它的铁头轻轻抚弄,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磁性的嗓音,“做的不错。”

        狴犴轻声道:“主上,为什么要说这里不是现界?”

        “因为这样他才不会多想。”那个声音的主人笑的很温柔,“不过也要让他玩儿的开心才行,不然这次的游戏也没意义了嘛。”

        ............

        王泉确实在思考狴犴的话。

        “你们才是入侵者”是什么意思?

        他看了眼牛犇。

        牛犇刚才已经老老实实把他们这次任务的一些事情都说了。

        比如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之间周围一切会产生不同的变化,他手里还有一张活点地图,地图上的几个禁区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除了这些,他也没说别的。

        不过王泉也不在意?    知道这些就够了。

        “大佬?    咱这是去哪儿啊?”

        来到派出所外,王泉打了个响指?    宝马双闪滴滴闪了两下?    车门自动打开,发动机也启动了。

        王泉坐上车?    才道:“上车吧牛哥,咱去王城鬼坊转一圈。”

        “好嘞!”

        牛犇跑副座坐好?    但车依旧没出发。

        “大佬?    这是?”

        见牛犇面露疑惑,王泉道:“系好安全带,现在副驾不系安全带也扣分。”

        “啊这......”

        牛犇无语,不过在王泉和善的表情下还是老老实实系好安全带。

        他心里只想吐槽?    这特么都鬼怪世界了?    还系安全带的?

        王泉懒得搭理他,拍拍方向盘,“出发吧。”

        “jawohl!meister!”

        “说中文,谢谢。”

        “是!我的主人!”

        沉稳的女声在车内扬声器中响起。

        宝马发动,以不超过每小时五十公里的绝对不会超速的速度朝着王城广场的方向驶去。

        一路无话?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顺利到达王城广场前。

        找到停车位停好车?    两人走到广场前那天子驾六的石像前。

        看着一片寂静的四周,牛犇神色紧张?    “大佬,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

        “不?    这里到处都有。”王泉朝四周一指?    “只不过你还看不到罢了。”

        牛犇神色一紧?    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大佬,那咱们怎么去鬼坊?地图上说那里挺危险来着。而且我寻思着既然都叫鬼坊了,那恐怕不是活人该去的地方吧?”

        要不是有王泉在这儿,他已经开始说歇后语了。

        “不慌。”王泉从兜里掏出烟点上,然后又掏出在编组站的时候那个屋子里的东西给的布币,“有这个就行。”

        他把布币举起来,高声道:“路引我带了,有醒着的开开门。”

        天子驾六上那六匹石雕马忽然低下头对着两人打量半晌。

        很快,六匹马便变作了一扇巨大石门。

        王泉带着牛犇就走了进去。

        石门在他二人身后缓缓消失,那六匹马再度出现在石像底座之上。

        进到门内,两人眼一花,眼前的景儿可就变了。

        面前一条石板长道,两边各一盏青铜宫灯,从身边一直延伸到道路尽头。

        道路两边是矮旧平房,每间房都开着门,门口摆着个小矮几,矮几上摆放着各种买卖物件,矮几后摆着张草席,草席上或跪坐或盘膝,反正都有个人。

        看穿着打扮都是古装扮相,不过看上去并非同一个朝代。

        道路尽头是一座宫殿,不过那宫殿在阴影中看不真切,就像只是匍握巨兽,居高临下俯瞰着整条街市。

        见有人到来,一戴瓜皮帽留着辫子穿黑马褂的白皮脸儿凑上前来陪着笑脸,“二位爷,新来的?咱这儿规矩先说好,不收活人钱。”

        牛犇咽了咽口水,凑到王泉耳边低声道:“大佬,是鬼市。”

        王泉摆摆手,淡笑着看那白皮脸儿一眼,“如果你不换个形象跟我说话,我保证你连鬼都做不了。”

        那白皮脸儿一怔,也乐了,“鬼坊开张三千来年,还是第一次见您这样的客人。”

        王泉瞥了眼脖子全都诡异扭着面无表情看过来的那些摊主,问道:“哦?那你打算怎么着?”

        “这个好说,您得留下点儿东西来才行,这是规矩。”

        “哦?留什么?”王泉从兜里掏出白天准备好的天地银行纸钞,“这成吗。”

        “那指定不成。”白皮脸儿依旧赔着笑脸,“先不说通货膨胀的关系,就是这天地银行......咱们也不归他阴曹地府管呐。”

        阴曹地府之前还有泰山府君,泰山府君再往前的楚国还有大司命。

        更早的东周......那大司命也管不着呐。

        王泉点点头,“在理,那你说要什么。”

        “这心肝脾肺肾啊什么的,胳膊大腿之类的,就是耳朵鼻子什么的也......”

        见王泉眼眸泛着猩红,那白皮脸儿脖子一缩话锋一转,“您也指定不乐意。”

        “得嘞!”

        他一个转身,形象一变,成了个身着小二装束的不知什么朝代的打扮,脑后金钱鼠尾也成了个发髻,“这下成了吧?”

        王泉眸中猩红消退,拍拍他冷冰冰没点儿人气儿的肩膀,“这才像做生意的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