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第二夜到来

第七章 第二夜到来

        牛犇很无奈。

        他明明已经老实交代了。

        有银手镯跟后悔椅在,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牛犇:“我真的很后悔,真的,总之就是后悔。”

        警察:“说说吧,你的同伴都有谁,都在哪儿。”

        牛犇:“同伴?我也想知道他们在哪儿,但现在我真不知道啊。如果你们能找到他们,那我百分百举双手双脚支持把他们抓捕归案,他们都是坏人!贼坏那种!”

        警察:“还贫嘴?说说你跟王泉是怎么认识的。”

        牛犇:“王泉?我们凌晨才第一次见面,他看上去很危险,跟我们地狱行者挺像的。”

        警察:“凌晨第一次见面是吧,说说你身上那些是怎么回事。”

        牛犇:“昨晚上我一直在砍怪物来着,就那种一看就让人恶心反胃还会恐惧的怪物。血都是它们的。”

        警察:“你也知道那不是血?说说吧,为什么往身上涂红颜料。”

        牛犇:“啊?是红色颜料?油漆?啊......就是红颜料!”

        警察:“刀是怎么回事儿。”

        牛犇:“那刀啊......我修炼的方向就是刀法,带把刀也很正常是吧。”

        警察:“杀猪的就能带刀上街了?你办证了没?还有你说你是杀猪的,防疫证呢?健康证呢?拿来看看。”

        牛犇:“我错了,不该携带管制刀具上街的。”

        “啊?拘留七天?这......”

        “身份证?这个这个......”

        “我错了,总之就是错了。”

        派出所里,经过一番高强度审讯(鸡同鸭讲)之后,牛犇被关进了候问室里。

        之后他会在这里待二十四小时,然后被转去拘留所再关六天。

        不过他只是暂时认了而已。

        正如大部分坐上后悔椅的人一样,他确实很后悔。

        不过后悔的不是做了什么事,而是后悔被抓到。

        那些坐在后悔椅上说自己后悔的犯人,其实都是这样。

        牛犇倒是不怕,反正晚上十二点之后他的实力就能完全恢复,到时候跑路就是了。

        而且退一步说,这里是派出所,神鬼不敢侵,他在这里说不定还会更安全。

        于是他安心待在这里,还吃了人家一顿方便面。

        天色渐晚,侯问室里只留了一个值班的警官。

        除了少数值班的还有出外勤的之后,其他的人都下班了。

        就这几个小时里牛犇倒是遇到不少同样进来的人。

        有酒驾的,有喝多了打架的,有半夜心血来潮去火锅店偷调料的,什么人都有。

        等到十一点五十,牛犇等到了最后一批人。

        这次进来的是三个纹身的小黄毛。

        其中一个看了眼牛犇,问道:“大哥,你怎么进来的?”

        牛犇反问,“兄弟你是怎么进来的?”

        “嗐?    倒霉呗。”那人贼无语?    “哥们跟弟兄们喝酒,喝多了之后抢着结账?    结果为了争着买单打起来了。咱不小心给哥们脑袋上开了个瓢。

        “现在人家在医院包扎?    咱几个就蹲进来了。”小黄毛吐槽两句,尔后道?    “哥你还没说你怎么进来的呢。”

        牛犇略显惆怅,“携带管制刀具而已。”

        “啊?这年头还敢拿刀在大街上晃得?大哥你以前是不是混的?”小黄毛吃了一惊?    “俺们现在都是拿棒球棍的?    或者是啤酒瓶。

        “这年头严打,拿刀的话性质就变了,会从重的。”

        牛犇特无语。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的。

        可地狱行者就这样?    他有啥办法。

        这个世界限制还真大?    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之外的时间就只能当个普通人,太难顶了。

        “嗐,不说这些了。”牛犇笑道,“兄弟,你们是明天就出去了对吧?”

        小黄毛点点头?    “对啊哥,咋了?”

        “那你们明天出去之后能不能帮哥个忙?放心?    不让你们白帮的。”

        牛犇手背在身后,再伸出来的时候?    手心上已经放着一小块金子了。

        “这点儿黄金先给哥几个喝酒用,帮不帮忙无所谓?    就当认识个朋友。”

        那小黄毛一愣?    然后表情严肃道:“哥?    这得看什么忙了,如果违法犯法的事情咱可不干。”

        牛犇把金子塞他手里,“不违法,就是想让弟兄们帮忙找几个人。”

        这才是牛犇的目的。

        这几个小混混就属于那种有几个扯淡朋友却不务正业的家伙。

        洛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靠他们帮忙找人,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两个地狱行者。

        这就足够了。

        要是找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对地狱行者来说,钱都不算钱。

        那小黄毛这才偷看远处执勤民警一眼,然后收起小金块,拍着胸脯低声道:“哥哥放心,保讠”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牛犇悚然一惊,只见那几个小黄毛都已不见了踪影。

        外面执勤的警察也消失不见。

        原本可以听到的外面大厅内的喧哗声、出警声、醉汉声还有接警电话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

        这里忽然间安静的可怕。

        牛犇表情一变,从憨态可掬的老实胖子恢复成了满脸横肉的凶恶大汉。

        他随手掏出又一柄开山刀放在身侧,但是并未扯开铁栏杆出去。

        还是那句话,待在这里更安全。

        但很快,就有脚步声响起。

        声音由远及近,最后推门而入进到侯问室里。

        牛犇眯起眼睛。

        他现在的理智值已经跌到了85%,会看到什么也不足为奇。

        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

        比如现在出现在铁栏杆外的这东西。

        这东西身高一米八左右,看着像是个人,身上也穿着九十年代的那种蓝色工作服。

        不过他脸上没有五官,而是一个竖着的椭圆形裂口,裂口中有七八层密密麻麻类似鲨鱼牙齿一样的尖锐利齿。

        他两只手还各拎着一把手锯。

        牛犇面无表情,紧了紧手中的开山刀。

        就在那怪物靠近铁栏杆的刹那,这数根铁栏个忽然变形组合成了一只钢铁做的类似老虎的怪物。

        这怪物大口一张,直接将那人型怪物嘎嘣嘎嘣嚼碎吃了咽下肚中,然后回头看着牛犇。

        牛犇心头一惊,提起开山刀小心戒备。

        那漆黑怪物上下打量牛犇片刻,忽然道:“奇哉怪哉,汝手中有十数条人命,却都杀的奸邪之辈,汝不该在此,去罢。”

        牛犇一愣,问道:“阁下是?”

        那怪物趴下舔了舔胳膊,懒洋洋道:“吾乃狴犴一缕神念罢了,汝自去便是。”

        狴犴?

        难怪会在此处。

        牛犇拱拱手,“这个......若在下不想离开,阁下是否能收留在下一晚?”

        “呵,你是想待在吾这里避免危险。”狴犴也没声音,“可以是可以,不过太过强大的对手吾可对付不了,真想苟活,不如去洛八办。”

        洛八办是一处景点,一切牛鬼蛇神在那里都会灰飞烟灭。

        嗯,跟某炮差不多。

        说到这里,狴犴自己都笑了,“那些地方你也进不去,罢了,就在吾这里吧。不过吾只能护汝三日,三日后,吾便护不住你了。”

        牛犇感激道:“三日便够,多谢阁下。”

        “先不忙着谢吾。”狴犴那张虎脸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有人来了。”

        它喃喃道:“奇哉怪哉......杀生超过千人,却未曾杀过一个好人?世上竟有如此奇人?”

        牛犇脸色也是一变。

        杀了超过一千人......

        莫非是哪个地狱行者中的超强者?

        他跟狴犴一样,紧紧盯着侯问室大门。

        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推开了大门。

        一名身穿藏青色西装的青年走了进来。

        看到牛犇,他微微一笑,“牛哥,你在这儿住上瘾了?”

        牛犇目瞪口呆,“王老弟?!”

        这人除了王泉之外,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