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哥们,有烟没

第二章 哥们,有烟没

        【时间:庚子年,乙酉月,丁丑日】

        【地点:洛阳】

        【宜:结婚、求嗣】

        【忌:入宅、出行】

        【温度:二十七摄氏度】

        【这是一座历史与工业并存的城市】

        【站在洛河桥上,左手边是高楼大厦的现代化建筑,右手边是古老破败的老工业区】

        【原本,它只是一座普通的三线城市,直到那一天午夜,一切都变得不同......】

        【本次副本为自由猎杀世界,副本共下放一百位地狱行者,地狱行者死亡将进行全体通报】

        【午夜十二点至早六点为猎杀时间,猎杀时间内能力无限制】

        【猎杀时间外,能力全封印】

        【击杀其余地狱行者,有30%概率爆出空间行囊所有物品】

        【每位地狱行者赠送副本内使用洛阳活点地图一张,可于手腕智能手表处选择全息投影查看。猎杀时间之内,活点地图将标注所有地狱行者位置】

        【副本进行期间,地狱行者理智值数值化,满值100%,情绪变化将降低理智值,每过二十四小时,理智值恒定降低10%】

        【注:理智值越低,看到的将会越多,理智值可从智能手表中查看】

        【世界难度:酆都城】

        【脱出方式:十日内击杀四名地狱行者,十日后满足条件者可脱出】

        【失败惩罚:无】

        中州大道上,昏黄路灯打在地上的灯光排列而成的文字消散。

        蹲在路边的牛犇点了支烟,冲着天上月亮竖起胡萝卜粗的中指,“真特么小母牛抽烟,牛逼够呛!”

        抽了口烟,他忽然反应过来骂了自己,“艹!真特么小母马失荆州,马逼大意了......”

        最高难度的“酆都城”世界,这特么是不给活路啊!

        不过现在抱怨也没用,牛犇开始总结信息。

        庚子年的话......看周围设施,要么一九六零,要么二零二零。

        路灯都已经普及的话,大概率二零二零年。

        但那时候又没这么自然。

        怎么说呢,那个年代的大街看上去就有种“很新很干净”的感觉,但没什么人气儿。

        这里的设施......倒更像是九十年代的样子。

        不过无论是哪个年代,大街上没人没车都透露着诡异。

        其实本来不诡异,但如果跟平时的认知不符,那自然就诡异。

        副本背景介绍说直到那次午夜......

        结合上午夜十二点到早上六点的六个小时猎杀时间来看,这个时间范围内肯定有问题!

        而且“地狱”没有设置诸如“不能离开洛阳”以及“必须到XX地方杀指定地狱行者”之类的条件,那说明“地狱”自然不担心地狱行者们钻漏洞或者离开洛阳城。

        恐怕问题就出在理智值上面吧。

        牛犇看了眼手表。

        上面显示现在他的理智值是100%.

        他左右打量着四周。

        一条四车道大路东南、西北通透,一眼望不到头。

        除了他牛犇跟路灯之外,其余什么也没有。

        两边老式小卖部也都关着门。

        他还没去“地狱”的时候听说过有关洛阳的一个说法。

        老人们都传说“洛阳地邪”。

        不过他听到的说法是因为伊河跟洛河的缘故,建国后的洛阳城里所有的道路都是斜着修的。

        也就是没有纯粹的东西走向跟南北走向的大路。

        时间久了,大家就把“洛阳地斜”传成了“洛阳地邪”。

        不过这里有邙山以及古代一大堆墓葬,鬼知道有什么东西。

        牛犇又左右看了看,还是除他之外一个人没有。

        看着看着,一阵冷风吹过,他忽然哆嗦了一下。

        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是不是因为......他理智值是满的?

        【理智值:99%】

        他面色一变,叼着烟站了起来。

        他耳边传来一个仿佛玻璃摩擦黑板的刺耳声音。

        “地狱行者剩余人数:九十九。”

        叮铃铃——

        伴随着清脆的车铃声,不知何时从十米外路旁梧桐树后的阴影中一辆自行车驶过了昏黄的路灯下。

        上面没有人。

        不,也不是没人。

        那自行车前梁上挂着一颗渗血人头。

        湿漉漉的黑长直头发,惨白的瓜子脸,割掉眼皮的眼眶中两颗浑浊眼球撑满眼眶。

        没有皮肤的猩红血肉组成了车杠,两条同样没有皮肤的大长腿被钉死在后轮轴承上。

        顿了顿,那二八大杠朝着牛犇就过来了。

        牛犇猛嘬口烟,“真特么小母牛拉肚子,牛皮窜稀!”

        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他抄起开山刀就迎了上去。

        ............

        编组站口,王泉看着那辆再熟悉不过的品红色小绵羊,咧了咧嘴,“你是我的小绵羊?”

        小绵羊“滴滴”两声表达不满,美雪姐姐慵懒的声音响起,“BOSS,如果你指的是花两千七百块重金购入的心爱小绵羊,那就是我没错了。”

        死物都活了?

        王泉过去跨坐上小绵羊,“回家的路你还记得吧。”

        “当然,我可是陪伴了BOSS日日夜夜的洛阳最速小绵羊~”

        小绵羊凸起的车头灯闪了两下。

        王泉收好手机,手放在车把上,“那什么都不说了,先回家看看。”

        “OK,BOSS~坐稳了!我要起飞了!”

        王泉兜里的手机音量开到最大,放起了杜卡迪的引擎声。

        “好棒的声音!我已经彻底燃起来啦!芜湖~~”

        小绵羊前轮翘起然后落下,有车把拧到最深,开足马力以每小时二十五公里的时速冲了出去。

        ............

        “呸!小母牛开风扇,吹牛逼呢你!”

        牛犇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是溅上的鲜血。

        缓了缓气儿,他坐到马路牙子上,丢下手中被染成血色的开山刀,自顾自点上支事后烟抽了起来。

        他旁边地上就是那辆二八大杠。

        不过此刻这自行车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地零件儿。

        轴承、俩轮子、链条链盒,当然,还有各种肉块。

        那颗脑袋滴溜溜滚到他脚边,浑浊双眼死死盯着他。

        牛犇一脚踩爆脑袋,“看你妈呢看!”

        抬起手表看了眼:

        【理智值:98%】

        这才刚来不到半小时,理智值就降了百分之二。

        关键是现在心情平复下来之后,理智值也没回来。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

        理智值越低,能看到的怪物就越多,而且可能随着理智值的降低,看到的怪物的实力也会不断提高。

        现在要做的不是跟其他人厮杀,而是先活过这第一个晚上再说。

        点开活点地图,上面一大片红点分布在八百出头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看样子这地图是只显示了市区。

        那还好,范围不算大。

        否则整个洛阳一万五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那可就麻烦了。

        而且如果不包括县城跟村子,不少光是想想就有问题的“景点”也不用去了。

        整挺好。

        他继续看地图。

        只见地图上有一些地方用红点做了标注。

        龙门石窟(轻度危险)。

        白马寺(轻度危险)。

        王城鬼坊(中度危险)。

        隋唐园(轻度危险)。

        天堂明堂(轻度危险)。

        关林庙(轻度危险)。

        ......

        下面还有一堆地点,大部分标注的是“轻度危险”。

        然后在最下面有四片区域,全部用深红色标识,这四个地方全都标注的“禁区”二字。

        而且四个地方的名字都是“???”。

        牛犇叹了口气。

        这危险地方也忒多了吧!

        而且大街上也不安全,鬼知道过几天理智值越来越低之后会看到什么东西。

        正惆怅着呢,他忽然听到劲爆的摩托车引擎声从远处传来。

        扭头一看,只见一辆品红色小绵羊电动车以极慢的速度朝这边驶来。

        就这速度......牛犇如果刚进馄饨店就听到声音,等他吃完馄饨结账出门,恐怕这小绵羊才刚到面前。

        又叹了口气,他拎着开山刀站起身。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刚才是太突然。

        现在他有了准备,理智值并未降低。

        而且以刚才那个吞噬了地狱行者的自行车来看,这种级别的怪物他对付起来绰绰有余。

        过了一会儿,等电动车驶近,牛犇才看到车上是有驾驶员的。

        一袭青衫,长发飘飘,长相小帅,气质潇洒。

        如果换个地方,牛犇会以为这是专业COS或者古装剧男一号。

        但现在的画面就很诡异了。

        在一个很诡异的晚上,在这个很诡异的地方,有一个身穿古装的侠客骑着一辆小绵羊电动车。

        既滑稽又诡异。

        那辆电动车在牛犇面前缓缓停了下来。

        看到那个男人,他不由自惭形秽起来,心跳更是开始加速。

        不是心动的感觉,而是他莫名产生了一股恐惧感。

        是对这男人的恐惧。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

        牛犇紧了紧手中的刀,小心戒备。

        那青衫青年停好电驴,朝他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那人仿佛无视了牛犇的戒备,抬起手搓了搓手指,温声道:

        “哥们,有烟没?”

        牛犇一愣,理智值降到了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