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届家庭弟位比武大会圆满落幕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届家庭弟位比武大会圆满落幕

        洛潇一咬牙,就要恢复本体形态。

        但阿玖拦住了她,“等等,先观察一下。”

        洛潇紫色眼眸微眯,嘲讽道:“你怕了?”

        “不是怕了,而是......安姐完全没有认真。”阿玖平静道,“她是装出来的从容还是真的游刃有余,要再看看。

        “如果恢复本体,可真就撕破脸了。而且哥可不想造成那么大的伤害,如果大家都用本体战斗,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

        她抬头望天,“这也是李易安的目的吧,她想试探安姐现在的实力就只能全力以赴,但不想在这里打,所以到了天外去。”

        而且那个姑获鸟到底是不是李易安还要存疑。

        如果真的之前哥去的每个世界都有她的话......那李易安肯定不是她的本体。

        包括那个姑获鸟的身体。

        阿玖并未感觉到“神”所独有的气息。

        这是什么情况她还摸不准。

        两人静静等待着。

        洛潇皱眉道:“我不管你怎么想,但如果那个女人使不出更强的力量,我会恢复本体把她拖出公子身体。如果可能伤到公子,我就要封印她。”

        阿玖点点头,“这一点上,我跟你目的相同。”

        “等等,来了!”

        两人同时回头。

        只见那摊鲜血跟碎肉末汇聚而成的小溪忽然如沸腾般冒出无数气泡。

        尔后,一道六米高的身影从中站了起来。

        这怪物保持着人型,全身被灰白色长有尖刺的骨骼盔甲包覆,脑袋是骷髅头的样子,在灰白色尖刺骨骼之外,有一层薄膜状血色筋膜覆盖着。

        祂后背是两只翅膀。

        左边翅膀是无数有着锋利口器的血肉触手组成的蝙蝠翅膀。

        右边翅膀是由亿万灰白色骨刺组成的鸟类羽翼。

        祂低头看着两个三米多高的怪物姑娘,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温柔轻飘,“乖~等姐姐回来再陪你们玩儿~~”

        下一刻,祂冲天而起,打破音障,朝大气层外飞去!

        冯阿玖跟洛潇沉默半晌,阿玖轻声道:“那种压迫感......你感觉到了吗。”

        洛潇淡淡道:“但我感觉如果恢复本体全力一战,不是没有机会。她应该不能变成本体吧。”

        “应该是,毕竟用的哥的身体,哥的身体还是太弱了。”

        顿了顿,阿玖继续道:“但她还能再变身几次,你知道吗。”

        “不知道。”

        “巧了,我也不知道。”

        “......”

        两人相对无言。

        洛潇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是祂回来了。

        随手把拎着的东西丢在地上,安婉莹声调没有任何起伏,“真是无趣。”

        阿玖洛潇低头一看,顿时如坠冰窟!

        那个被安婉莹丢下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李易安的脑袋!

        不是怪物形态,而是人类模样的坤道的漂亮但双目失神瞳孔扩散浑浊的脑袋!

        没有身体!

        “安姐,你......”

        阿玖下意识后退半步。

        难道安姐不是在玩儿?

        她真的......会杀了自己?

        而且这才过了多久?

        有一分钟吗?

        安婉莹身躯崩解化作尘埃,黑旗袍的人类形态安小姐重新出现。

        她打开折扇遮住下半张脸,温声道:“可惜,还是让她跑了。”

        阿玖下意识问道:“什么意思?”

        地上李易安的脑袋忽然开口,“这只是第一回合的游戏,让我们下次再见,ciao~”

        话毕,李易安的脑袋化为齑粉消散。

        安婉莹这才解释道:“姑获鸟并非祂的本体,祂是利用漏洞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某具躯体上,那个姑获鸟只是一道投影,并没有多少力量。

        “不,可能祂的本体根本不是姑获鸟。”

        她回忆起刚才的画面。

        在冲出大气层之后,三百米高的姑获鸟并未离开,而是就等在那里。

        “你不继续逃了?”

        她的声音哪怕在无声的宇宙中亦在姑获鸟耳畔响起。

        “没那个必要。”对面的姑获鸟似乎完全不在意,“我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安婉莹歪歪头,“只要与王先生无关,一切好说,我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恶魔。”

        “哼哼......毁灭自己亲手创造的宇宙的家伙,说自己不是恶魔什么的......”

        安婉莹空洞双眸看向姑获鸟,“你是谁。”

        “我是谁呢~~那不重要。”姑获鸟笑意盈盈,“我只是想告诉你三件事而已。”

        “什么。”

        “第一,并非只有你才是一个宇宙的本源。

        “第二,并非只有你看到了王泉的人生。

        “第三......我承认,第一届王泉争夺战是你赢了,但好戏才刚刚开始,想要他的人可不止我一个。拜拜~罗刹鸟~~”

        姑获鸟的身躯飞速崩解,其中那个人型李易安急速朝宇宙深处飞去。

        “想走?”

        安婉莹瞬间消失!

        尔后,李易安便身首分离!

        下一刻,安婉莹前方空间如同玻璃碎裂一样裂开一道一千多公里宽的裂口!

        李易安那具无头尸体被吸入其中!

        安婉莹瞬间杀向那道空间裂口!

        下一瞬,那道裂口后出现了一只眼睛!

        一只占满这一千多公里宽度的眼睛!

        纯白色的眼眸中间是如同兽瞳一般竖着的黑色瞳孔。

        那一瞬间,安婉莹仿佛整个身躯都被定格!

        思维、肉体、精神,全部被定格了一瞬!

        不过只有一瞬!

        不到一秒,安婉莹便靠着位阶挣脱束缚,向着那道即将闭合的裂口挥出一道上百公里宽的次元之刃!

        随着次元之刃飞入裂口,那道空间裂口也随之关闭。

        宇宙中恢复一片寂静。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分钟之内。

        安婉莹沉思片刻,拎着李易安的脑袋便飞回了那颗星球上大周的皇宫里。

        不过这一切她并未对阿玖跟洛潇说明。

        抬头看着两只三米多高的怪物女孩儿,安小姐笑意嫣然,“还要跟我打吗?下一次,可不是玩玩那么简单了。”

        洛潇当然不服。

        她现如今已是毕方鸟本鸟,等于说这个世界所有天地元气都是她的!

        将这仿佛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全数收回,她有信心能打败刚才那个形态的安婉莹。

        正要开口呛声,她忽然感到后背一阵剧痛。

        仔细感受,那是有人用风刃在她背后写字。

        她假装不知情,仔细辨认了一下。

        那是几行字。

        【广积粮,缓称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背真好看,不刻几个字可惜了

        精忠报国好汉饶命壹贰叁肆伍陆柒

        又双叒叕憂鬱的臺灣烏龜】

        洛潇扭头怒视白毛。

        小白毛面无表情,眼神疑惑,“怎么了?”

        她收起半人半鸟形态,无视了洛潇眼中的愤怒,对安婉莹道:“安姐放心,我以后不敢了。”

        才怪!

        虽然安姐确实强无敌,但这一战也证明了安姐确实无法恢复本体!

        那她便不再是不可战胜的!

        而且靠着哥累赘的身体当做媒介降临,如果不想过度透支哥的生命力,她的降临时间也不可能持续多久。

        否则她绝不会提出休战!

        有着接近两千年轮回经验的“老公主”冯阿玖已经看穿了她的把戏!

        现在暂且示弱,日后争取继续装可怜。

        只要巩固了在哥心中的地位,就算是安姐,也不是不能再次挑战!

        可惜,小白毛的心机已经被安小姐完美看破。

        她手中折扇遮住下半张脸,眸子弯成了月牙,“我确实没办法长时间降临,也无法使出全力。不过还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她指了指自己双眸,“我一直在王先生身体里,老大姐会一直看着你们。

        “还有,你们跟王先生做色色事情的时候,我也是知道的哟~~而且还一直在旁观。

        “顺便你们也要注意了,说不定你们正在亲亲摸摸的时候,那个人就是我呢~~”

        小白毛跟小绿茶脸色俱是一变,那表情跟吃了大便一样难看。

        然后两个人对视一眼,脸色更难看了。

        很明显,她们都发现对方心怀鬼胎,有想靠着枕头风提高家庭弟位的打算。

        这该死的小婊砸,果然不能信......这是心机白毛跟变态绿茶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看到她俩样子的安小姐心情舒畅,掩嘴轻笑两声,她便重新化作包覆的血肉触手,缩回了王泉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王泉缓缓睁开眼,视线中出现的是两张关切的漂亮脸蛋儿。

        洛潇神情关切,“公子,你感觉如何?”

        王泉感受了一下脑后丰满弹性的大腿触感,慢慢爬了起来。

        然后他晃了晃身子,捂着腰子呲牙咧嘴,“感觉身体被掏空......”

        他现在头晕目眩,腰子发疼,感觉自己好似被完全榨干了一样。

        缓缓抬头,看着已经完全成了废墟的皇宫,他喃喃道:“你们都干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