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落子天元

第一百零八章 落子天元

        看完之后王泉自己就笑了。

        “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呗。”

        看看这用词。

        “击杀丐帮帮主”、“斩杀摘星楼楼主”、“击杀素心圣斋圣女”、“击杀魔门少主”、“击杀莲觉寺大师”。

        虽然语气没有倾向,但节奏带的飞起。

        王泉之前可是写女拳文的,怎么貌似客观的带节奏,他懂的很。

        不过除了营销号之外,更擅长带节奏的还是做手机测评的那帮人。

        以及新车测评人收钱打广告的时候。

        就大周朝廷天榜这种,属于入门级选手,如果王泉当初面试的时候有新人写这种的,王泉根本就不会让他通过。

        这天榜其实就是在告诉天下人一件事。

        “王泉得罪人太多,正道四大圣地他保底得罪俩,然后还得罪了魔门,又得罪了丐帮”。

        然后大周朝廷又借口王泉滥杀无辜以及刺杀朝廷大员,提高了对他的通缉金额。

        十三万两白银!

        其实是降低了,原本是十万两黄金来着。

        不过也不要觉得十三万白银少,大周一年收上来的赋税加起来也就七千万两银子上下。

        这不就很明显了嘛。

        用模棱两可看似中立的态度带节奏点出王泉把正邪两道都得罪了,然后花钱告诉全天下,他连朝廷也得罪了,别犹豫,搞他!

        但王泉实力又足够强,一般人也搞不死他。

        所以......这是打算拿他当个背锅的,用完之后就扔?

        王泉乐了,“谁给的皇帝勇气?他死去多年的老父亲吗?”

        阿玖面无表情,“哥,我去杀了他。”

        “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王泉回头看向经纶书院山长杜希文,“杜先生寻在下有何事?”

        他这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

        根据现在的局势,似乎有人有意识的在利用一切情况把天下顶尖高手都聚拢来长安。

        吴故人他们都在朝长安赶,大概也就是这两天能到。

        天榜第二第三的两位剑神已经在长安了。

        根据洛潇的说法,素心圣斋斋主也在往长安赶,几天内就能到。

        佛道两大圣地看似不参与,但传人都已经在长安了,只不过这是俩二五仔。

        莲觉寺也有人来,不过被自己弄死了。

        现在全天下最顶尖势力的高手,就差魔门尊主、天榜第一断止戈了。

        他们都有各自的目的,但不约而同都在往长安赶。

        不过这也符合王泉的目的。

        他就在等他们都来。

        然后......一网打尽。

        那就看看吧,造成这一切的幕后之人跟他王某人,谁能笑到最后了。

        杜希文先没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王泉还有冯阿玖。

        半晌,他微微一笑,“不妨手谈一局,如何?”

        随着他的话音,苏子诚不知何时已经摆好了棋盘,一黑一白两壶旗子也分开摆好。

        他懂山长的意思。

        山长有个绝活,就是能通过对弈看出一个人的心性。

        这招百试百灵,还没有失手的时候。

        山长这是想看看王公子到底心性如何。

        是他表现出来的那种路见不平的豪侠之风,还是城府极深之辈装出来的。

        王泉沉默半天,然后嘴角上扬成√,坐到了黑子那边。

        杜希文旋即坐到对面,然后在棋盘角上星位摆好座子,尔后抬手示意,“请。”

        他要看看,王泉会走么走。

        “那便让先生见识见识在下的天地大同式,这还是此招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哦?竟有此招?那老夫等人也要见识一番了!”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吴故人那一票无名组织的天榜大佬皆从院门陆续走入。

        走到近前,吴故人极为热情地拍拍杜希文肩膀,“希文,许久不见了。”

        杜希文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整个人都阳光了很多的祁败,笑道:“小七,看来离开书院是对的,你现在精神头好了不少。

        “是已经找到目标了吧。”

        祁败笑的十分儒雅随和,“不错,师兄找到自己的目标了吗。”

        杜希文回到看向棋盘,“也许这盘棋结束便能找到了。”

        祁败等大佬精神一振,俱都围拢上来,仔细盯着棋盘。

        “阿泉,你的天地大同式呢?快下来看看!”吴故人催促王泉。

        王泉手执黑子沉默半晌,最终还是落子天元。

        众人皆眼神迷茫。

        落子天元......这什么下法?

        没什么惊讶反应的只有三人。

        阿玖是没兴趣。

        洛潇是不在乎。

        杜希文是闭目沉思。

        良久,他缓缓落下白子,同时道:“天元有子全局引征,此子位于棋盘正中,意思是天地皆握于手中,我明白了。”

        其余大佬皆恍然大悟。

        王泉:“......”

        你明白什么了?

        他旋即在天元旁边又落一子。

        这下大佬们又是一怔,不解其意。

        他们转头看向杜希文。

        老杜没说话,只是眉头紧锁,细细思考。

        良久,他落下白子。

        王泉毫不迟疑,顺着直线又是一子。

        来来往往,到第五手的时候,五枚黑子已连成一线。

        王泉投子道:“抱歉,看来还是在下略胜一招。”

        大佬们都没看明白。

        吴故人疑惑道:“这才刚刚开始,阿泉你这棋路虽然......天马行空,但还说不上赢吧。”

        王泉理所当然道:“五子棋五子棋,五颗子连成一线,可不就是在下赢了嘛。”

        “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吴故人哭笑不得。

        他还要再说,杜希文便已投子认负。

        他长叹一声,“唉......不错,是我输了。”

        苏子诚犹豫道:“山长,这......”

        杜希文摆摆手,面对众人疑惑,开始解释:

        “别看只是五步棋,实则我与王小友已经过数重博弈。”

        他对王泉的称呼都从“少侠”变成了“小友”。

        杜希文指着棋盘,继续道:“第一重,便是我打算借着对弈来观察小友心性如何。这一点小友也看出来了。

        “所以他第一步便落子天元,就是告诉我他已经看出我的目的,而且落子天元也是误导,误导我认为他的性格便是一人横压天下那种。

        “之后我便陷入被动,只得见招拆招,用白子告诉小友,一个人哪怕威压天下也只是一时。等百年之后,天下并未有任何变化,而且也已经没有百年了。

        “等五步棋下完,小友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杜希文指着那五颗黑子替周围大佬解释,“诸位请看,五颗白子散落周遭,黑子却连成一线。这是小友在告诉我,只有团结不同的人才能实现真正的解脱。

        “这五颗子便分别代表了‘无势力所属的武者’、‘商人’、‘颇有家资的百姓’、‘奴婢’、‘农民’、‘做苦工者’。

        “需要有舍己为人精神的武者带领其他四种人,才有可能成功。因为他们都不是享受现在这个江湖的人。”

        他这番话说完,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不愧是杜希文!”

        吴故人又回头看向王泉,眼神中全是感动与慈爱,“你下的好啊阿泉!”

        王泉瞪着死鱼眼吐槽,“不,其实是因为在下根本不会下棋......”

        他对围棋知识仅限于知道规则。

        而且这边的规则貌似跟他那边还不一样,为什么一上来就要提前放好几枚旗子?

        这对他来说,就相当于他只知道1+1=2,但是别人却让他解微积分一样扯淡。

        他干脆就直接来手《围棋少年》里主角江流儿的“天地大同”开局,然后......自娱自乐下起了五子棋。

        他“不会下棋”这句还未说完便被杜希文打断。

        他一副“我懂”的表情,“小友不必替我打圆场,我都明白的。而且小友这第二个目的才是最让人惊艳的地方。”

        他继续给其余人讲解王泉的目的,“刚才想的那些,其实依旧流于表面,解决的方法,小友已经说出来了。”

        杜希文一指棋盘,“那便是选择与对弈不同的另一种下棋规则。放在我们这里也一样,为什么我们就要遵循古往今来的皇朝模式呢?我们是不是能选一条新的路?”

        一众大佬双眼一亮,吴故人脱口而出,“妙啊!”

        王泉:“......”

        他真没想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