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一切有我安婉莹(上架前最后一章4200字)

第九十五章 一切有我安婉莹(上架前最后一章4200字)

        王泉走回院子里时,却看到十几个成年乞丐把小孩子挤到一边围着粥桶想盛饭。

        但阿玖只是静静站着,便没一人敢造次。

        因为地上还躺着一个捂着胳膊直哼哼的乞丐。

        “怎么回事儿?”

        “哥,他们来了就要吃的,我说排队,等孩子们吃完再给,他们就要抢。”

        阿玖面无表情,实则是告状。

        要不是不想给哥添麻烦,也不想在这些让她想到自己的小孩子面前杀人,这群家伙......已经死了。

        “哎哟?这可不能忍。”王泉笑的很和气,“各位麻烦去后面排好队,一个个领饭。”

        他看到个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挑了挑眉,“这不是那个谁嘛,在下给你三两碎银让你去城外无名庄,敢情你没去?”

        五两银子就够这个世界的“小康之家”一家五口一月的花销了。

        三两银子,真的不少。

        那乞丐正是在钱庄门口找王泉讨了三两碎银的那个乞丐。

        见王泉完全没架子,他胆子也放开了一点,但还是有点儿怕,就低声道:“大侠,俺不是不信你。主要就是怕那庄子是吃人的,俺去了当苦力咋办。”

        王泉表情平和,“那是正经赚钱的地方,会以极低的价格把田地先赊给你们,之后会给你们种子教你们怎么种。来年收成了只用上交三成去平账。

        “最多五年,账就能还完了,之后不会再收租子。就算以后收,也不会超过半成。

        “这干个几年,有自己的地,还能盖个房子,到时候再娶个婆娘,难道不好?”

        见王泉态度还是这么好,那乞丐也放开了,“嗐,谁知道真的假的,别是大侠你被人给骗啦。天底下哪有这么好事情。”

        他没敢说是王泉串通人家的。

        王泉面无表情。

        见气氛冷了下去,这乞丐想缓缓气氛,就开了个玩笑,“还不如大侠您给俺们点儿银子呢,那些江湖大侠吃酒吃大了都会给点儿。

        “那也比种地强嘛。”

        王泉悠悠道:“这才四天,那三两碎银你花哪儿去了。”

        乞丐叹气道:“晦气!俺拿去孝敬给了打更人,想混个晚上在酒楼边的位置。结果这两天都没几个大侠吃酒,来吃酒的也是来来去去,看都不看俺一眼,甚至还有人嫌烦动手打俺。”

        他讪笑着伸出手,“大侠,您看能不能再给俺点儿?”

        “没有,城外无名庄不过几里路,自己去吧。”王泉回头对阿玖道,“阿玖,四肢健全又没病的就不用给饭了。”

        那乞丐一愣,急忙上前拦住王泉,“大侠!这就没必要了吧!不给钱就给,给俺一口吃的又能怎的?”

        王泉反问道:“那些江湖客不给钱,那些衙役赶你走,你敢这样拦他们吗。”

        乞丐嗫嚅了两下,放下了挡着王泉路的胳膊。

        王泉拍拍他肩膀,然后道:“我已经往你体内打入一道气劲,若三日内不驱除,你便会七窍流血而亡。城外无名庄的主人能解此气劲,收费只要三两银子。”

        他掏出三两碎银塞进乞丐手中,“去不去随你。”

        那乞丐一愣,完全不敢再跟王泉说话,转身就跑。

        王泉又看了眼其他乞丐,干脆一人隔空一拍把他们拍倒在地,然后一人丢了一锭碎银,“跟他一样,都去吧。”

        那群乞丐不敢犹豫,也不敢报复,甚至连憎恨的眼神都没有,诚惶诚恐想要磕头求饶。

        但他们膝盖仿佛被空气阻隔,怎么也跪不下去。

        见王泉不搭理他们,他们转身就跑。

        王泉叹了口气,“任重而道远啊......”

        他当然没打入气劲。

        不过这种事情嘛,也不怪他们,鬼知道是不是骗人的。

        最起码根据他们过去的经验来看,天底下不可能有这种好事,他们更怕是骗他们去丐帮一样骗他们过去。

        所以哪怕已经开始宣传,但真正去吴故人那里的人还是很少。

        这种事,不能看怎么说,得看怎么做。

        现在算是强逼他们过去。

        但等他们真正开始做了,然后发现王泉说的都是事实之后,他们自然会努力去做。

        到时候其他人自然会相信了。

        王泉看了眼还站在原地愣愣发呆的黄融雪跟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洛潇,然后正要说话,却忽然回头看向苏子诚所在的那间屋子。

        阿玖也同时看了过去。

        只有他俩能听到,那屋里忽然传出几声凄厉却微弱的汪汪叫声。

        过不多久,苏子诚匆匆出来,冲王泉二人拱了拱手,他便离开院子。

        一炷香之后,他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断尘楼物流”的工作人员。

        他们进了屋子,之后盖着布抬出几个披着黑皮毛的小孩儿,就直接走了。

        院子里剩下那些孩子都愣住了。

        他们表情惊恐,端着饭碗的小小身子都在颤抖。

        王泉赶忙安慰,“没事儿,他们是去治病过好日子了。以后你们就能再见到他们。”

        小孩子们都点点头,恢复了正常。

        但眼底深处,大概还是有着深深的不安。

        苏子诚低声道:“还是要慢慢来才行,等把他们都送去吴先生那里就好。”

        王泉乐了,“是啊,吴前辈一直觉得他那什么逍遥门没传人,这下好了,一次性给他送去一大批,他可以慢慢教徒弟了。”

        他看了黄融雪一眼,“你要是想学武,也能去那边,吴前辈可是很强的。就那个什么狗屁天榜,他排名比我高多了。”

        黄融雪抿了抿嘴,看了眼其他小乞丐,才压低声音,“那些......人犬,是不是死了。”

        王泉跟苏子诚还没说话,她就笑了,“也好,活在世上反而痛苦。”

        王泉咧咧嘴。

        这小丫头也挺会脑补的。

        算了,反正她去了老吴那边应该就能明白。

        “行,明天这些孩子也都送去吴前辈那里,咱们该出发京城了。”

        他没搭理洛潇。

        黄融雪咬了咬牙,忽然就要下跪,但也同样跪下去。

        她只好低着头对王泉道:“王大哥!求您收我为徒!”

        “我不收徒弟,想学武功,你要么找这书生,要么跟着他们一起去无名庄找那个胖胖的大叔。”

        王泉冲着小乞丐们挥挥手手,收获一片“哥哥再见”的声音之后,他就心满意足笑眯眯地走了。

        阿玖默默跟在他身后。

        “王大哥!你的剑!”

        已经走出院门的王泉头也不回地摆手,“你喜欢就送你了,拿着玩儿吧。”

        等他跟阿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黄融雪才抬头看着苏子诚,“苏大哥,您跟王大哥谁厉害?”

        苏子诚摸摸鼻子,老实回答,“一百个我也比不上王公子。”

        “我明白了,苏大哥你是个好人。”

        黄融雪握紧了手中的神剑“红颜”,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她要偷偷溜掉跟着王泉去京城长安!

        她一定要拜王泉为师!

        洛潇默默看着她,抬手牵起了她没了手的左臂,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她也会跟着她一起去的。

        ............

        与此同时,皇宫内——

        “圣斋到底何意?那狂人王泉杀了她们当世圣女,她们居然就这点儿表示?”

        头发已然有些花白的中年皇帝眉头紧锁,看向下首那位中年书生,“弼之,书院难道也没一点反应?”

        坐在下方左首的中年书生轻抚颌下胡须,摇头道:“陛下,臣也不知。前几日臣回书院之时,山长知晓此人之后只是询问子诚何在。

        “待得知子诚跟在那王泉身边之时,他只是大笑三声,尔后便闭门不出。一日前,书院师弟传书,说山长已不知所踪。”

        皇帝眉头皱的更紧。

        他一直想摆脱素心圣斋对大周朝廷的掌控,这王泉就是他发现到的可以利用的一枚棋子。

        若能利用王泉吸引到圣斋的注意力,那他的谋划就可以开始进行了。

        想了想,他又问道:“弼之,太清观与莲台寺可有动静?”

        那书生回道:“太清观掌教与莲台寺方丈依旧还在闭关,不过太清观当世行走李易安不知为何正在诛杀各路依附于太清观的道观门派掌门。

        “莲台寺当世行走玄觉早前便已诛杀四家佛门大派方丈,前不久来到京城挑战丐帮帮主范龙城,被打成重伤之后不知所踪。

        “太清观与莲台寺均对此保持沉默,并无对外之言。”

        “好!”皇帝双眸精光闪烁,脸上不由带上笑意,“乱起来才好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大圣地早就不该压在朝廷头上了!

        “之后当世两大剑神之对决也要注意,若他二人两败俱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们留在京城!还有王泉这个意外之喜也要利用好!”

        书生有些不忍,“陛下,可若是两大剑神被逼至绝路,这满城八十万百姓......臣建议还是不要把决斗地点定在京城为妙。或者尽量把百姓暂时外迁。”

        “他们都不是傻子,若是那样,他们怎么会来。”皇帝直接否定了他的建议,“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天下太平,只好牺牲这一城百姓了。”

        “这......”

        那书生叹了口气,起身拜了一拜,“臣再回去想想还有何办法,陛下,恕臣告退。”

        “嗯,弼之好好休息,莫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朕还需要卿。”

        “是,臣告退。”

        待书生走后,皇帝原本温和的表情恢复冷漠。

        他摩挲着书桌上的玉玺,轻声呢喃,“若这天下不乱,京城百姓不死,朕的夙愿又该如何达成呢。若无法孵化护国神鸟,又如何能抗衡素心圣斋那尊压在全天下之上的‘神’呢......”

        素心圣斋,主殿之内——

        看着面前虚影映照出来的皇帝虚影,听着他的喃喃自语,高台上坐着的那位绝色仙人淡笑道:“那便遂了你的意吧。”

        她看向下首站着的另一位绝色仙人,“潇儿也玩儿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召她回来继承‘神’的意志了。”

        “是,宗主。”

        西北苦寒之地。

        二十多名黑衣人顶着如刀般风雪艰难行走在没至膝盖的积雪中。

        为首那人捧着一个木盒,无人出声。

        复行数百米,在风雪中,他们看到一座未结冰的大湖。

        湖边隐约还坐着一人。

        那人身穿灰色短打布衣,双肩落有些许雪花,手中一杆钓竿,静静等着鱼儿上钩。

        这一行黑衣人走到他身后三尺之外,静立雪中,一言不发。

        半个时辰后,鱼竿颤动。

        只听一声凄厉龙吟响彻天空。

        尔后从湖面钻出一头十数丈长的全身长满脓包跟扭曲蠕动肌肉的血色怪物。

        这怪物一声凄厉怒吼,竟引得暴雪天雷声阵阵,云层中更有雷光闪烁。

        那钓鱼人却叹道:“太弱了。”

        旋即,怪物叫声戛然而止,它骤然在半空四分五裂,尔后尸块跌落湖面,鲜血染红了整座大湖。

        这时,已满身积雪的黑衣人首领才单膝下跪,呈上木盒,“尊主,少主已死。”

        “哦?”

        这灰衣人缓缓站起转身,露出一张浓眉大眼平平无奇的国字脸。

        他满是老茧的手打开木盒,盒子里装着的,正是那个魔门少主叶霜秋那颗国色天香的脑袋。

        “呵......”魔门尊主轻抚叶霜秋脸颊,声音平和,“何人所为。”

        黑衣人首领低下头,“是一个名叫王泉的年轻人,中原武林的新面孔,年不过三十,已是天榜第二十一。”

        “王泉?好名字,看来本座又要收个新徒弟了。”他抓起叶霜秋的脑袋随手扔到湖中,尔后转身走进风雪之中,“希望这位新徒弟,二十年后能给本座带来些许惊喜。”

        魔门尊主,天榜第一“江湖唯败”断止戈,整合魔门二十年后,重出江湖!

        ............

        “阿嚏——!阿嚏——!”

        客栈房间的温暖被窝里,睡的正香的王泉打了几个喷嚏。

        他吧唧吧唧嘴,睡的正香。

        但他怀里抱着的白发阿玖却睁开双眸。

        她把王泉的手从自己胸口衣襟中抽出,尔后坐起身,低头看着王泉,“安姐,我知道是你。”

        王泉皮肤忽然渗出黑红色触手状生命体包裹全身,尔后慢慢形成了一个身穿黑色旗袍的女子。

        她坐起身,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

        抬起头,黑红色眸子中满是温柔笑意,“好久不见~又想替姐姐洗脚嘛~~~”

        阿玖冷冷看着她,“为什么要干扰哥的思维。”

        “因为我了解王先生嘛~~”安小姐打开折扇,遮住鼻子以下的半张脸。

        她眼眸弯弯,满是宠溺笑意,“王先生就是这样,有点儿小善良,看到不平事便想去管,但又不知道该怎么管,他这种纠结的可爱模样最喜欢了~~

        “但是......我会心疼的啊。”

        安小姐合上折扇,脸上笑容消失,眸中猩红浓郁,“所以他不用想那么多,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

        “至于这颗污秽的星球该如何善后......剩下的事情,有我安婉莹就够了。”

        她语气淡然,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