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炼心

第九十四章 炼心

        洛潇看着王泉。

        王泉瞥她一眼,然后视线十分正常的转移开。

        洛潇也就保持沉默。

        王泉现在没工夫搭理她,他现在正在努力保护自己的衣服。

        “哎哎哎!适可而止啊!我这青衫可是装门面的!这可不能给我弄脏咯!”

        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在王泉身上扒来扒去。

        甚至还有的手伸进他怀里掏出好几锭碎银子,然后愣愣看着他。

        王泉也没在意,把碎银子随手就揣进他们怀里,还小声叮嘱,“钱留好了,以后娶媳妇用。”

        小乞丐却十分警惕。

        她以前没见过王泉。

        “大哥,你是苏大哥的朋友?”

        王泉微微一笑,得意道:“我啊?我是天榜第二十一的王泉!天榜你知道不?”

        小乞丐摇摇头,“不知道。”

        王泉:“......”

        “就一破榜单,也确实没知道的必要。”王泉混不在意,“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见小乞丐目光警惕,王泉正色道:“你放心,我肯定不是为了报复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不信你可以问你苏大哥,我可以用他的命发誓,我肯定没那种想法。”

        苏子诚哭笑不得。

        见小乞丐望来,他面对王泉威胁的眼神,只好点头,“嗯,是这样没错。”

        接着他转头对王泉道:“她姓黄,叫黄二丫,小可觉得这名字不行,就自作主张替她起了个名叫黄融雪,取的是‘经几番,融冰吹雪,开出碧桃花’之意。”

        经历痛苦,之后便是苦尽甘来,满目碧桃花。

        王泉不由得看了苏子诚好几眼,“不愧是书院嫡传,文化人水平就是高。”

        苏子诚苦笑摇头。

        自从来到这边之后,他苦笑的次数比过去二十多年加起来都多。

        不,他以前是完全不明白。

        想要为天下人请命做事,主要还是受的师长跟圣贤书的影响。

        不过自从跟着王泉一路上见闻过后,他才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王泉没管他。

        本来拉他来,就是为了在他心里点一把火。

        现在让他自己体会就行。

        见小乞丐,也就是黄融雪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红颜,王泉笑了笑,把剑丢给她。

        黄融雪手忙脚乱接住,然后抬头用问询的眼神看着王泉。

        王泉点点头,“拿着玩儿吧。”

        黄融雪用没了手的左胳膊跟身子一起夹住剑鞘,然后右手拔剑出鞘。

        一抹品红秋泉映入眼帘。

        剑很轻,哪怕只有十六岁的黄融雪也能单手相持。

        “好漂亮......”

        “我也觉得挺漂亮。”王泉接了一句。

        之后的事情他没想到。

        黄融雪拿到剑之后眼神一凛,直接指向王泉,咬牙道:“为什么前几天你们不来!孙爷爷他......如果你们能早来几天,孙爷爷就不会死了......”

        洛潇站在一边沉默,她也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是啊,如果公子能早来几天,如果......他没封住自己的功力。

        那老乞丐就不用死了。

        如果能来的更早几年,那些人犬也不会死了。

        不,说不定也不会变成人犬。

        王泉一愣,摆手拦住阿玖跟慌忙想要上去夺剑的苏子诚。

        尔后,他看着黄融雪,笑问道:“你敢用剑指着我,那你敢用剑指着官府衙役跟丐帮的人吗?”

        黄融雪一愣,手中“红颜”跌落在地,继而单薄的身子开始发抖。

        洛潇也仿佛被一盆冷水倾头浇下一般,讷讷无言。

        王泉起身捡起剑塞回黄融雪手里,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在一个眼神恐惧的小乞丐身上贼嫌弃的抹了抹,“你弄脏我衣服,我也得弄脏你衣服才行。”

        然后他顺手掏了颗已经剥掉皮的大白兔奶糖塞进那小乞丐缺了门牙的嘴里,“玩儿去吧,看到你我就来气。”

        小乞丐眼中恐惧消失,嘻嘻哈哈地跑开了。

        王泉顺手把从小乞丐身上沾到的灰抹到苏子诚那身白色儒服上,在他无奈苦笑的表情下把他拉到一边。

        然后他低声问道:“那几个......孩子,情况怎么样?”

        苏子诚脸上温暖的笑容消失,脸色肉眼可见的阴郁下去。

        他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院子里正排队从阿玖那里打饭的小乞丐们,轻声道:“不太乐观,大部分孩子脑袋已经坏了,而且那些狗皮被缝上很久,已经跟身子长在一起......”

        王泉眉头紧锁,“走,去看看。”

        苏子诚便当先带路,引着王泉进了个屋子。

        屋子里窗户被纸糊着,只有很少的光透进来。

        里面有不少草团,七八条“狗”趴卧在那里。

        听到动静,他们便都抬起头来,甚至还有的汪汪叫了两声。

        “不能见太多光,见光多了,他们便以为要开始卖艺。”苏子诚嗓音沙哑,“过去如果不表演,就会被打。骨头如果被打断,就会丢去乱葬岗。”

        然后活生生等死。

        苏子诚走进屋子蹲下,那几个......披着狗皮的小孩子便爬了过来舔着他的手指,用脑袋蹭着他的手,还晃着屁股。

        就像是摇尾巴一样。

        “汪!”

        “不是汪,要叫大哥。”苏子诚声音清和,耐心教导。

        “汪......大,哥,大......大,哥,哥......”

        “乖孩子。”

        苏子诚从怀里拿出肉脯,每个人喂了一片。

        摸着孩子们的头,苏子诚没有回头,“公子,小可......我还不够强,您能灭了丐帮分舵,自然也能覆灭丐帮吧?”

        “那谁知道呢。”王泉下意识摸了摸腰间。

        不过他没摸到口袋,自然也就没烟。

        “你知道丐帮背后站着的是谁吗。”

        苏子诚沉默半晌,声音平静,“经纶书院吗。”

        “那怎么可能,你们经纶书院都是道德君子,讲究的是治理天下,怎么可能会是丐帮的幕后之人。”

        王泉淡笑道:“丐帮后面没人,他们帮主是天榜排第二十的绝世高手。不过嘛......”

        “丐帮会给四大圣地孝敬银钱,算是买命钱之类的吧。谁知道呢,说不定你们经纶书院没收。”

        王泉走上前,弯腰帮苏子诚拍掉肩膀上的灰,“你这衣服挺贵的吧。”

        这话太诛心了。

        苏子诚仿佛雕像一般凝固了。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这么认真。”王泉揣着手,斜倚门边,笑道,“吴前辈在几里外开垦出的那片田地暂时还没多少人。

        “我看他挺闲的,这些孩子之后你送去那边吧。他们都是大高手,说不定会有办法治疗这些孩子。”

        王泉叹了口气,“先跟其他孩子说这些孩子都死了吧,如果他们能恢复正常......到时候再说,孩子们还小,应该能救的回来。

        “对了,那位老人家怎么样了?”

        苏子诚摸着孩子们的头依旧没回身,“按照公子你的吩咐,暂时封闭了他的感知让他处在假死状态。第二天小黄她俩离开之后我就送去了吴前辈那里。

        “吴前辈说死不了,但旧疾太多,恐怕也挺不了两年。”

        “反正尽力就是了。”

        王泉也有点儿挠头。

        这一路上他撒了几千两银子,基本上都是做了类似的事情。

        总而言之,就是杀人、救人,然后掏钱交给断尘楼,让他们当了把物流把人都送去吴故人他们那个无名组织指定的救助地点。

        别说,这帮人当杀手有点儿不情不愿,干物流倒是挺上心的。

        他事情做得太多,也就没必要多说。

        王泉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只不过就是这次杀的人比较出名,因此才被天榜列出来而已。

        其实他杀的人,还有得罪了哪些门派的事情,都委托断尘楼当做情报卖给了朝廷还有各大势力。

        他不信自己跟阿玖宰了素心圣斋圣女还有魔门少主之后他们不会报复回来。

        结果直到干掉柳相无跟丐帮长老之后才被通告天下。

        啧,王泉也确定了那些顶尖势力对江湖的看法。

        那还有什么还说的,干就完事儿了。

        “行,那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小子让人省心多了,我还得去处理洛潇的事情。”

        王泉转身离开。

        老一辈的觉醒者,也就是吴故人他们。

        其他大门派的人......他们就像是那群老中年电影导演一样,三观已经定型了。

        真正要下手,还是要从年轻人做起。

        前提是他们就掰过来的可能。

        高屋建瓴不可取,但争取到大势力的年轻话事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前路是曲折的,但未来是光明的。

        王泉哼着小曲,继续陪小孩子们玩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