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今夜当杀人

第九十二章 今夜当杀人

        洛潇表情木然,跟着乞丐们一起跑着。

        可没走出多远,就被七八个县衙公人拦住。

        “去去去!这地方是你们能来的?”有个公门衙门的人表情嫌弃挥手赶人。

        他们现在的地方是城中央贯穿南北的大道。

        大道两边则是各种酒楼。

        这种地方是一座城的脸面,乞丐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县衙不可能允许他们出现在这里。

        有个老乞丐苦苦哀求,“老爷!求求放俺们过去吧!俺们肯定不在路上停留!马上就离开!丐帮要来抓人咧!”

        “去去去!乞丐不去丐帮去哪儿。”那公人连着刀鞘劈头盖脸就朝老乞丐砸去,直接砸了他个头破血流。

        “滚蛋!再不滚,小心老子手中长刀不长眼!”

        众乞丐噤若寒蝉,也没人敢去扶老乞丐。

        只有刚才那个小乞丐过去搀扶老乞丐,不过他力气小搀扶不动。

        回头正巧看到洛潇,就道:“过来搭把手!”

        洛潇微微皱眉,但还是过去帮忙搀扶起老乞丐就走。

        三人来到靠近城郊的某个干涸桥洞下,然后俩人把老人放了下来。

        那小乞丐看了洛潇一眼,忽然道:“记得隐藏自己女人的身份,否则要倒大霉的。”

        他......不,应该说是她看了看洛潇那张狰狞恐怖的脸,又道:“不过你这脸不错,还挺让人羡慕的。”

        洛潇摸了摸伤口纵横交错的脸,说道:“这也值得羡慕吗。”

        话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嗓子也坏了,现在的声音就跟木锯锯木头一样刺耳难听。

        现在她彻底成了废人。

        不过她并没有太过难过,她知道这只是王泉对她的考验。

        那就没关系,她都能接受。

        那个小乞丐笑了。

        也不是笑了,那表情不知到底是哭还是笑。

        她抬起两条胳膊,却只有一只手。

        她左胳膊小臂的尽头便是手腕。

        “当时我被卖去娼馆,有个老头想睡我,我拼命反抗咬掉了他命根子,然后我就被打了个半死。后来我装死被他们扔到了北郊乱葬岗上,被孙爷爷救了。”

        小乞丐抬下巴朝地上老乞丐指了指,“孙爷爷教我用沙子洗脸弄的惨一点,结果还是要不来钱。我就学着丐帮抓走的那些小孩儿一样砍了只手,这样看起来能惨一点。

        “然后挑一些江湖大侠女侠们经常去的酒楼门口卖卖惨,果然讨到的钱就变多了。就是经常会被巡街的衙门打更人还有酒楼护院打跑就是了。

        “这还算好的,丐帮还杀过狗,吃了狗肉之后把小孩儿缝狗皮里当人犬表演要赏钱的。”

        洛潇猛地抬头,“衙门不管吗,还有正道门派。”

        “谁会管。”

        “那他们......”

        “就给口吃的呗,死了就丢乱葬岗去。”

        小乞丐说的满不在乎,洛潇也只是静静听着。

        看了地上老乞丐一眼,她道:“要找医者吗。”

        “哪来的钱,就算有钱人家也不愿意救乞丐。”这小乞丐显得很无所谓,“挺着吧,挺过来就好,挺不过来......也是孙爷爷运气好。”

        洛潇继续沉默。

        到了晚上,老乞丐终究还是没挺过来,死了。

        晚上也没办法出城,小乞丐就把他往河床的淤泥里一扔,自顾自就躺一边睡觉了。

        洛潇抱着腿靠在桥洞上,抬头看着漫天乌云,听着身边小乞丐的呼噜声,不知为何,她想到了王泉。

        “公子在做什么呢?”

        明天去找他的话,应该也找不到的吧。

        既然是试炼,那公子肯定在看着自己,如果试炼通过,他就会出现的吧。

        ............

        王泉在吃饭。

        只有一个人,他脚边还靠着一把下午买的油纸伞。

        阿玖想跟着来,不过被他拒绝了。

        苏子诚被他派出去盯着洛潇,顺便做另一件事,现在也不在。

        吴故人正在城外庄子忙着田地的事情,同样不在。

        现在就他一人。

        这是城西头的一家酒肆。

        就是搭个灰色破篷布,下面支几张木桌的那种小酒肆。

        老板是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头,穿着打满补丁还却浆洗的十分干净的布衣。

        酒肆现在只有王泉一个客人。

        他的面前摆着刚沽来的一壶浊酒,还有吃剩半碗的清汤阳春面。

        没有鸡蛋。

        王泉勉强吃了半碗,不由皱眉放下筷子。

        太淡,连点儿盐巴都没有。

        酱油更是没有了。

        “老板,有蒜否?”

        老板拿来三瓣蒜,“自然是有的。”

        王泉点点头,慢条斯理地剥着蒜。

        少倾,一群人骂骂咧咧地来了。

        这是群乞丐,不过是膀大腰圆的乞丐。

        身上衣服虽然破旧有补丁,但并不脏乱,而是跟老板一样纤尘不染。

        到了酒肆,有人看了王泉一眼。

        见王泉没抬头,便不再多想。

        离王泉远远的坐了三桌,要了几坛子酒还有几样下酒菜,又要了一盘瓜子。

        待客气谢完老板,他们便聊了起来。

        许是觉得这么晚了还有外人在,他们声音不大。

        但依旧逃不过王泉的耳朵。

        “老三,今天收成咋样?”

        “十多两银子,马马虎虎。你那边咋样?你那儿可是油水儿最足的人犬卖艺,怎么也得有五十两罢!”

        “啧,就三十多两,俺刚才还被徐长老骂了一顿呢。他说俺不珍惜帮里的东西。”

        “咋了?”

        “嗐,就是死了两头黑皮犬。”

        “啊?你那就两头黑皮吧,俺记得那可是最能赚钱的两头来着,可惜了。”

        “有啥可惜的,改天再抓几头好货色回来就是。”

        “也对,来,喝酒喝酒。”

        王泉低着头,认真剥着蒜。

        掐住两头,一拧,蒜皮便会皲裂,之后就很好剥了。

        终于,他剥好了两颗。

        晶莹剔透,仿若象牙白玉一般圆润饱满。

        但剥第三颗的时候,他怎么也拧不开表皮。

        许是指甲长了点儿,剥的时候费了些力气,不小心剥了小坑。

        手中拿着蒜,王泉怎么看怎么别扭。

        叹了口气,他拿着这颗蒜走到那边桌子,恰好坐到刚才说话那两人同桌。

        他们闲聊的声音消失了,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正对王泉坐着的,是个阴郁中年人。

        他磕了个瓜子,侧脸吐掉皮,“少侠何事?”

        他使了个眼色,另外两桌的乞丐们暂且放下手中棍棒。

        当乞丐的,眼神要准。

        他看的出来,王泉这一身行头价值不菲。

        “没什么,就是你们害的在下心乱了。”王泉端详着手里那颗大蒜,“这心一乱,蒜就剥坏了。蒜剥坏了,清水面条就吃不下去。”

        少侠说笑了,那乞丐笑的很不自然,“来人!烫两壶酒!再上盘炙羊肉给少侠充饥!”

        他拱拱手,“少侠,不知这样可否?”

        “否。”王泉慢慢抬头,他的眼眸,猩红浓郁。

        那阴郁乞丐面色一变便要暴退!

        同时!两侧后方数条长棍已带着呼啸声朝王泉后脑猛然砸下!

        但下一刻,只见胭脂色一闪即逝。

        他们便都保持着砸棍的姿势站着不动了。

        王泉缓缓起身,朝着那倒在地上朝后挪动的阴郁中年人走去。

        每迈出一步,就有个一个乞丐的脑袋还有四肢从躯体上脱离。

        似乎是下雨了。

        阴影笼罩在阴郁中年人脸上。

        他抬起头,满面惊骇,“俺们何处得罪阁下?!”

        “我不是说了吗。”王泉淡笑道,“蒜剥坏了。”

        他缓缓抽出“红颜”。

        “唉......”

        一声叹息,酒肆老板的手拦在了王泉剑柄处,没让他手中长剑出鞘,“少侠,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因些许小事便徒增杀孽。”

        他摆摆手,那阴郁中年人仿佛看到救星一样,连滚带爬转身便跑。

        王泉侧着脸看着这老板,轻笑道:“如何称呼。”

        “老夫,仇东海。”老板淡淡回答。

        地榜第三的丐帮中仅有的两位先天高手之一,九袋长老仇东海。

        人称,天榜之下第一人。

        “嗯,没听说过。”

        大雨倾盆而下,已跑出数丈远的阴郁中年人忽的一声惨叫,双腿齐膝而断。

        之后是两条手臂,接着是下半身。

        最后,他就只剩下没了两条胳膊的上半身由半空跌落在雨中,惨叫着来回打滚。

        “你!”

        仇东海惊怒,但下一刻,他却看到了王泉的眼眸。

        那是双怎样的眸子?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的视线被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遮盖。

        然后,是抽筋断骨般的痛,还有蚂蚁噬心般的痒。

        终于,他也没再保持高手风范,而是惨叫出声。

        王泉抓着他的脸,黑红色雾气通过他的七窍往身体里钻。

        伴随着仇东海的惨叫,他全身皮肤、血管、肌肉都如同棉絮一般片片脱落。

        最后只剩下一颗脑袋,全身骨架,还有跳动着的一颗红心。

        他的惨叫依然在继续。

        王泉一用力,他的脑袋脱离了骨架状的身体,但依然还活着。

        然后,脑袋被放在了面碗前。

        旁边放着的,还有三枚铜板。

        王泉微微侧头,他已经感觉到了。

        下一个要杀的人,来了。

        他拿起油纸伞,打开,走进了雨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