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我大概明白了

第八十四章 我大概明白了

        王泉沉默半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他就是这么直接,有什么就说什么。

        不过也是看人。

        如果是职场遇到的那种心思多的人,他肯定什么也不说。

        交浅言深的道理,是每一个进入职场的新人都应该明白的事情。

        王泉当初就因为这个吃过不少亏。

        可如果对方值得深交,或是性格很好,那他就会直说自己的想法。

        这样也许当时对方会生气,但提前把丑话说在前面,后面就方便合作了。

        甚至对方还会觉得他比较直爽实诚,更愿意跟他深交。

        其实平时生活中不少人身边都有这么一个人。

        做事认真,偶尔喜欢认死理,容易得罪人,但没什么心眼。

        一般路人会比较反感这种人,但熟悉之后,他们的朋友会很多。

        毕竟谁都不想交个朋友还找那种心机深沉的是吧。

        最起码这种表面上都能处的很好。

        王泉也看出来了,人家确实对自己挺好,那就有一说一,把当初自己的想法说明白,然后再道歉。

        听完他的话,三大圣地的三位弃徒表情都有些复杂。

        吴故人大方笑道:“这算什么事,当初吾等也都是如此。”

        他一指那三位,“他们仨比你过分多了,小友你只不过是说一句‘话不投机’便走了,他们可是当着师门长辈同门的面狂喷一通然后才跑掉的。”

        玄青子干咳两声,“说那些有的没的作甚!”

        这事儿吧,年纪大了之后确实觉得有问题。

        但他们脸皮都薄,也不好意思回去。

        哪跟王泉似的,脸皮如此之厚,说道歉就道歉的。

        话既然说开,这几位巨佬又不是小肚鸡肠之人,这事儿便这么过去了。

        他们也没细说自己当初,王泉也没问。

        吴故人问道:“老夫便叫你阿泉了?阿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们都是大派出身。

        老百姓想的是吃饱穿暖不饿肚子,江湖中人想的是武功高强当人上人。

        或者就是想这振兴门派,其实还是要当人上人。

        顶多带个去了黄泉之后可以对长辈说一句“我没坑了师门”。

        只有他们这种顶尖大势力的核心嫡传才会站在整个江湖的角度去看问题。

        然后当初年纪轻、实力强,在门派也属于被呵护的那一类。

        这热血一上涌,就想着靠自己就能改变这个江湖。

        可王泉为什么也会这么想?

        莫非他背后真有什么顶尖势力?

        毕竟能有个道法自然境相随,也不可能是凡夫俗子。

        这如果抢了别人徒弟,他们倒是无所谓,可人家找上门来面子上也过不去。

        王泉笑道:“在下无门无派,不过江湖一散人。拜师之说不必再提,在下可以有老师,但不会有师父。”

        他就是膝盖硬,跪不下去。

        也许以前圆滑,那是因为他膝盖不够硬。

        社会上膝盖软的人很多,其中就有他。

        但现在,他不想膝盖再软着了。

        面对七位巨佬以及苏子诚、洛潇的视线,他随意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本是江湖一路人,见到此地有不平事,就想出来说句公道话,绝不是拱火。”

        顿了顿,他又道:“我只是不想看到大家都跪着。大家都跪着,就在下想站着,那不显得在下格格不入嘛。”

        他又不想不合群,可又不想跪着。

        那该怎么办?

        尝试让大家都站起来呗。

        说到底,就是看着不爽罢了。

        若是穿越,他最不想去的其实就是没有武功内力的古代。

        江湖侠客还能飞檐走壁青衫仗剑,可什么醒掌天下权......

        那确实很爽,他也觉得很爽。

        装逼嘛,权力嘛,谁会讨厌呢?

        但觉得装逼爽和讨厌跪着并不冲突。

        吴故人等人认真看着他,越看越喜欢。

        他们深邃的目光望去,满眼都是自己三十年前的影子。

        玄青子一字一顿道:“你知道你会面对什么吗。”

        有人出声:

        “江湖门派。”

        有人语气嘲讽:

        “世家门阀。”

        有人闭目叹息:

        “武林圣地。”

        有人语气复杂:

        “还有朝廷。”

        吴故人笑容苦涩,“全天下的人,都会是你的敌人。你举目四望,四处皆苦海,回头亦无岸。”

        “谁说是全天下的人了?”王泉淡笑道,“不是还有诸位嘛,况且......天下人,又不只是你们说的那些。”

        老百姓,才是真正的天下人。

        “既然已注定与诸位所说的那些人为敌,那便牺牲他们成全天下罢。”

        不止是一本《先天一炁》。

        王泉要把火烧的更旺!

        灭皇朝,镇压天下门派势力!

        尔后夺其秘籍,开办学堂教化天下!

        不来上学?给钱给粮!

        若仍不来,便强迫来学!

        金钱?

        各大势力一个比一个富得流油!全抄了便是!

        以一人之力镇天下!

        尔后待星星之火燃起,他便可慢慢淡化自己姓名。

        最终,这江湖上不会有人记得他的名字。

        人们不需要一个“偶像”。

        这便是他要做的。

        过去他不了解江湖,觉得高手也就那样。

        先天?就摘星阁主那水准的,他拼着受伤也能干掉!

        但现在才发现,道法自然跟先天完全不同。

        所以他也需要学习。

        掏出那本《先天一炁》,王泉道:“现在说这件事确实有些无耻且不要脸,但在下还是想请诸位前辈教我这本书该怎么学。”

        前脚拒绝人家,后脚就想让人家教他武功。

        这种事情确实有点儿不要脸。

        但王泉本来就没打算要脸,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他脸皮贼厚。

        而且他也没有不要脸到想学人家的功夫。

        主要是这本书......他真看不懂。

        “哈......可惜了。”吴故人摇摇头,顺手接过王泉手中的《先天一炁》翻了起来。

        如此惊才绝艳之人却不能传他衣钵,殊为可惜。

        不过如此良才美玉,若不能指点一番,也颇为可惜。

        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

        此刻,青玄子等人早已收起神通,然后一人掏出一本《先天一炁》便翻看起来。

        一炷香后,几人先后停手。

        “却也不愧神功之名。”吴故人感慨一声,回身道,“陆先生,老祁,教书这事你们在行。还是你们来吧。”

        那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者大笑数声,“那老夫便却之不恭啦!”

        说罢,他也不避讳其余人,拉着王泉便开始讲课。

        他讲的十分简单易懂,就是个初中生听了之后也听得懂。

        更别说王泉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他大脑现在十分清醒,记忆里也很强。

        而且还有那位经纶书院弃徒祁败时不时补充一两句。

        大概小半个时辰,这本秘籍便通了大半。

        王泉若有所思,“我大概明白了,那这样就行了吧。”

        说罢,他闭上双眼便开始修炼。

        无人打扰他。

        甚至几位大佬还开了个赌局。

        吴故人笑眯眯道:“老夫坐庄,锻体、凝脉两境流盘,开五窍一赔一,七窍一赔二,九窍全开一赔三。后天大圆满一赔四,天人合一一赔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