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大佬云集

第八十三章 大佬云集

        “原来是道长。”王泉一怔,接着拱手便笑,“上次走的匆忙,确实太过失礼,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那道长也一笑而过,他捋了下山羊胡,笑道:“好说,贫道青玄子,不过太清观一弃徒而已。”

        “久仰久仰。”王泉拱了拱手,然后回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苏子诚。

        苏子诚脸色苍白,表情紧张。

        见王泉看过来,他低声道:“天榜第十一位的上善若水青玄君,本为太清观上代弟子,后因故叛出师门。现任太清观掌教便是其师兄,天榜第十位的和光同尘青尘道君。”

        听到苏子诚的话,青玄子笑道:“小书生倒是知道不少,不过师兄他排第十,只是因为他不愿相争罢了。贫道身为师弟,自然不可逾越。”

        王泉听出来了,这位道长虽然叛出师门,但心中还是有师门的。

        他拱拱手,道:“想必临安城之事已入道长法眼了吧。”

        很简单,在他做了那件事之后,聪明人大概都会猜到他的目的。

        太清观他肯定是要走一趟的,所以这位太清观弃徒......会现面也属正常。

        “不错,小友做的好大事!”青玄子大袖一甩,手负于身后,“只是不知小友是狂妄,还是真有本事?”

        老实说,王泉的做法他是真的没想到。

        不过一回想起那漫天飞舞若雪白蝴蝶的秘籍,他就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

        那一股热血又涌上了心间!

        但只有这样是不够的,他现在就是要告诉王泉,如果没有力量,哪怕你有想法也没用。

        “哦?”王泉眼眸微眯,略带猩红,“请道长教我。”

        “小友天资举世无双,天生肉身便已达后天大圆满之极限,哪怕普通先天想伤你也需费一番功夫。可惜......”

        阳光忽然被遮蔽。

        王泉感觉后脖颈一凉。

        抬起头,有雨滴落在脸上。

        渐渐的,雨越下越大,顷刻间,便已成倾盆暴雨。

        “道法自然境已是另一片天地了。”

        话音落在最后一字,青玄子已突兀出现在王泉面前!

        在王泉的视线中,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正朝自己抓来!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他甚至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不是被气势压制,而是对方速度太快!

        他眼睛看到了,但身体却跟不上反应!

        不,就连他的大脑思考速度都跟不上这只手!

        但就在那只手将要占据他全部视线的时候,却突兀停住了。

        就停在王泉面前三寸!

        这时,王泉才后堪堪退出半步。

        青玄子的手定在半空,他缓缓左视,只见一只光滑雪白的小手正抓着他的手腕。

        顺着手臂看去,只见一白发姑娘面无表情,她眼眸深处,隐隐泛着金光。

        “死。”

        忽的狂风大作!

        数道风刃自虚空而起,从各个角度切入青玄子身体!他的身体骤然变得四分五裂!

        然后他便化作雨水落地。

        十丈开外,青玄子负手而立,似乎从一开始便没动过。

        倾泻而下的雨幕似乎穿透了他的身体,他现在一身衣服依旧干燥如初。

        瓢泼大雨中,他的衣物却如此干燥。这种极致的反差感让王泉等人甚至产生了精神失常,他们一时间竟有种反胃想吐的感觉。

        类似于脑震荡时的感受。

        只有阿玖,依旧面无表情。

        “道法自然?”青尘子道长满目好奇,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不,只是类似而已,借用天地元气的手法太粗糙了。”

        阿玖手中升腾起一道微型旋风,吹散了王泉跟她自己周边的雨幕。

        她淡淡道:“杀你,足够。”

        “这倒是个问题。”青玄子也不否认。

        道法自然境的战斗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打到天昏地暗,一次打十天半个月的也是正常。

        或者就是秒杀,棋差一招就是被秒,哪怕实力差不多也是一样。

        主要看是交手还是往死里打。

        现在他又不是下死手,那拖下去就会变成持久战,对王泉的教育意义也就没有了。

        他的目的,主要是想让王泉学功夫变强。

        但有个道法自然境护着,这就没意义了。

        微微一叹,他大袖一甩,笑道:“那便一起来吧。”

        他的话音方落,之见天地再生异象!

        四周忽然起了浓雾。

        然而天上却又忽然出现了一顶烈日当空。

        可烈日稍远处,却又有一轮明月挂在天边。

        青玄子站在王泉他们北边,另外三个方向,也出现了三个人。

        烈日下是浓眉几乎连成一字的壮硕大和尚。

        幽幽月光下是一羽扇纶巾的月白长衫中年书生。

        浓浓雾气中却走出一富态中年员外郎。

        另外还有蓑衣斗笠钓叟、冷漠中年捕快以及黑脸大胡子屠户站在一边看戏。

        莫大的压力袭来,苏子诚只觉大脑一阵晕眩,忍不住跪地大吐特吐不止。

        洛潇脸色惨白如纸,但依然咬牙坚持。

        王泉眉头紧锁,然后没了。

        阿玖则是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王泉目光扫了一圈,都是那天晚上在那个破院子里见过的人。

        他低声道:“苏老弟,能认出这几个都是谁吗。”

        苏子诚胃酸都吐得差不多了,颤颤巍巍站起身低头看着地面,轻声道:“看他们打扮,大致猜到了。”

        “天榜第四,胜友如云吴故人。

        “天榜第七,烟波客陆希文大学士。

        “前吏部尚书,天榜第九,经纶书院弃徒,胜天半子祁败。

        “天榜第十二,莲觉寺弃徒,杀心罗汉苦渡大师。

        “天榜第十四,横江断流鲁思文。

        “前缉拿司司长,天榜第十五,惊神绝灭宋无涯......”

        王泉沉默几息,笑容轻松,“这可真是......阵容豪华啊。”

        再加上天榜第十一的上善若水青玄君......天榜三十六,此处便已有其七,而且最差的也排名第十五......

        王泉第一次觉得难顶。

        刚才如果没有阿玖,就一个青玄子他们便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同级别的还有六个?

        抬头抹了把脸,王泉笑道:“诸位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前辈,就这么欺负我们几个小辈......怕是不太合适吧?”

        青玄子微微一笑,“所以陆先生、老鲁还有老宋并未有出手的打算。贫道等人亦不会人多欺负人少。

        “四对四,很公平。”

        王泉:“......”

        娘的!他简直要骂娘了!

        这老道士好不要脸!

        四个天榜前十五的道法自然境巨佬,打一个阿玖带两个半挂件儿,居然好意思说公平?

        这还玩儿个屁啊!投了投了!

        王泉长长叹了口气,眼眸猩红消退。

        他拱了拱手,淡定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在下放弃了,从此便归隐山林老婆孩子热炕头便是。在下可以对天发誓,若有半句虚言,便让在下父母双亡,且这辈子只能娶五个老婆。”

        他父母十年前就过世了。

        时间能冲淡很多东西,虽然偶尔想起他们时依旧会惆怅,甚至回忆起过去的幸福时光会一个人痛哭流涕。

        但大多时候是不怎么想的,因为工作太忙。

        人一忙起来,就没时间胡思乱想。

        若不是还有父母的照片,他记忆中父母的脸应该已经模糊了。

        当然,父母双亡这种话只能他自己说。

        别人若这样说他,除非是无意,否则他也不会客气。

        听到他的话,青玄子他们皆是一愣。

        吴故人富态的脸上笑的很开怀,“哈哈......小友无耻的样子倒是很有老夫的风范。”

        他笑够了,才认真道:“小友,吾等别无他意,只是想让你明白你正在做的事情,想成功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

        王泉眼眸微眯,“所以?”

        “所以......你愿意拜老夫为师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