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台上戏,台下人

第七十六章 台上戏,台下人

        “城主!姓王的已经到了近郊!还有十里就能到临安城下!”

        “再探再报。”

        “禀城主!王泉已到达城外五里!随众者过百人!”

        “再探再报!”

        “禀城主!王少侠已达到城外三里!随众者超过三百人!”

        “继续探!”

        “禀城主!王大侠已至临安城下!要不要阻拦?”

        “拦个屁!”薛无术气的胡子都揪断两根,“敢情昨天我的话你全当耳旁风了?”

        跟这群武人接触时间一长,他发现自己也不能文绉绉的说话。

        他们有的时候是真听不明白,也是真的气人。

        “不是啊城主。”王二雷也特郁闷,“俺的意思是跟在他后面那几百号江湖侠士还要不要收入城费。俺远远看了下,刚地榜上有名的门派帮派头领俺就能认出七八个来。

        “他们江湖客一聚众胆子就大,俺怕闹出事来。”

        城主薛无术嘴角抽搐半晌,尔后叹道:“罢了罢了,若真是王泉带来的人便放进城中,若不是,则拦住收费。你在那边盯着,有人闹事的话需以雷霆手段镇之。务必要让他们莫起浑水摸鱼的心思。”

        王二雷点点头,“明白!”

        看着他转身离开,城主端起茶杯抿了口,回头道:“小师弟,你就别去凑热闹了。

        “我怕你忽然犯病要找他问东问西的,然后被那王泉一剑戳死。”

        无人应声。

        薛无术脸色一变,急忙放下茶杯进到内厅。

        内厅桌上放着一杯热茶,窗户大开,原本坐在这里的那个人早已不知所踪。

        薛无术一跺脚,直接骂出了声,“娘希匹!这小子怎么跑这么快?!”

        ............

        城门口,等王二雷赶到的时候,早已一个人都没有了。

        原本入城的商贾小贩还有普通百姓,则都站在一边等候发落。

        王二雷挠挠头,抓住城防小兵就问,“王泉你们放进城啦?”

        小兵点头,“进去了。”

        王二雷又问,“那跟着的几百号江湖游侠呢?莫非你们汇报之时夸大其词?”

        “这个真没有。”小兵苦着张脸,“守备您是了解俺的,俺咋敢瞒您嘛!”

        “那啥情况?”

        “呃......本来都拦住了,他们也没人闹腾。结果有个拎大刀的汉子非说自己是跟王大侠一伙儿的,俺们见王大侠也没否认,就放他带着他门人弟子进去了。

        “结果后面那群人都开始聒噪说他们都是跟着王大侠来的,让俺们也放过去。王大侠还是没否认,俺们就放进去了。守备您不是教过俺们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人闹事才是第一位的。”

        王二雷郁闷了,“敢情都是跟着王泉来的?”

        他忽然察觉不对,一把揪起小兵衣领,“你怎么叫他大侠?”

        小兵也没害怕,笑嘻嘻道:“王大侠对俺们态度可好了,俺以前还没见过这么和善的人,而且俺们感觉的出来,王大侠的礼貌不是装的。”

        王二雷松开手,斜睨着他,“你小子还挺有尊严?”

        “那可不!”小兵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张银票来,“关键是王大侠给俺兄弟几个一人发了张银票!汇通钱庄的!一百两呢!”

        王二雷酸了,“俺一个月的饷银才十五两......”

        话虽如此,他也没做勒索银票的事情。

        可能这就是小兵没多害怕他的原因吧。

        不过很快他就不酸了,因为小兵又拿出一章银票塞他怀里,“守备,这是王大侠给您准备的,一千两呢!”

        王二雷拿着银票翻来覆去的看。

        一千两啊一千两......够他不吃不喝干个快十年才能赚到的钱!

        他面色一正,把银票塞进怀里,“虽然如此,但咱们还是得公正公开!都忙着吧,这么多人等着进城呢!王大侠现在依旧是危险分子,都别掉以轻心!”

        说罢,他转身便走。

        小兵后面喊道:“守备!您是回去跟城主汇报啊?”

        “自有人去。”王二雷头也不回,“那些江湖人怕是会捣乱,俺得去帮王大侠看着场子!”

        ............

        王泉在哪里?

        王泉在听戏?

        临安城沿河而建,而且建这座城的人一定有强迫症,他把整座城都分成了四等分。

        西北角是守备兵营所在。

        东北角是城主府、衙门等办事处以及城中豪门大户住所。

        西南是大多数百姓主处。

        东南则是坊市所在地。

        其中又分东西二坊市。

        东坊多是买卖日常用品的地方,比如卖肉的、卖绿豆的、卖草鞋之类的。

        吃食饭馆客栈酒家则大多聚集在西坊。

        其中最热闹的地方是座戏楼。

        戏楼前是高高大大的戏台,天南海北各地班主带着戏班路过临安,便会在这里歇脚,顺便演出几场赚取路费。

        平时演戏的时候台下人头攒动不为过,但现在只有寥寥数人。

        台上一红衣伶人正唱到“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句。

        台下王泉面带笑意边听还边拍着手。

        现在应该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放松的时候了。

        不过在他旁边僵立着的王二雷、书坊老板还有金刀门胡汉则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王二雷回头看了眼站得远远的却把此处围的水泄不通的一群江湖好汉,又看了眼停在身后满满当当的几辆马车,小声问道:“王大侠,您到底来临安城是干嘛来的?您能不能给个准话?要不俺去通报城主,俺们互送您悄悄离开如何?”

        秘籍的事情嘛......他确实想过,也起过贪念。

        不过他有自知之明。

        他都啥岁数了,现在练也没用。

        给儿子练?

        怕是儿子出师前自己全家就死透透的了。

        现在要是能把这瘟神送走,城主也要拍手叫好。

        城主大人在四大圣地之一的书院练了三十年都没练明白,这秘籍给他也没用啊。

        虽然都传这秘籍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练到先天境,可大多都是将信将疑。

        就算是真的......特么要是告诉你需要练个五百年才行。

        谁能活那么久?

        能活那么久的传说中的人物也不需要这秘籍。

        王泉没在意,只是笑道:“王兄,你我也算是本家,在下想请您帮个小忙,不知道合不合适?”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叠成扇子状扇着风。

        众所周知,王二雷是个喜欢钱的。

        他一双牛眼瞪得像铜铃,几乎就差没跟着银票上下翻飞了。

        不过该有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合适自然是合适,不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俺可不能干!城主大人对俺有恩!”

        他咽了下唾沫,“得加钱!”

        “应当的。”王泉也被他逗乐了。

        这老哥可真是直接。

        王泉往他怀里甩了三张银票,“只是订金,一会儿只需守备做个见证即可。”

        王二雷接住银票麻溜地揣进怀里,疑惑道:“就这?什么见证?”

        就这样的话那他肯定干了啊!

        等干完这一票,他就找城主辞官不干!然后回老家买上一片地当个地主,从此老婆孩子热炕头!

        不然他一个后天大圆满的一流高手跑来当个守备是为啥?不就是为个安稳嘛。

        还有报答城主的恩情。

        不过现在早还完了,他也没什么留恋的。

        王泉只是笑笑没说话。

        他站起身,优哉游哉走上戏台。

        那伶人停下表演,微微一福,后退两步站在王泉斜后两步。

        王泉冲她挤了挤眼睛,尔后转过身,从怀里掏出那本似金非玉的皮制书册。

        上面《先天一炁》四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王泉扫了一圈江湖侠士们,朗声道:“说到底,你们不就是想要这秘籍嘛。”

        他打了个响指。

        身后伶人一挥长袖,狂风骤起。

        那七八车共四千册书册如同被操控一般飞上高空,然后若天女散花般飘散。

        远看,若漫天飞雪。

        看着或争抢,或茫然,或不屑的众人,王泉哈哈大笑,“这就都给你们!”

        不过要拿他的秘籍,可没这么容易!

        这只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下一步,才是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