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王泉的身体

第四十四章 王泉的身体

        脑袋逐渐长好,正是村长那张黑瘦的老脸。

        他喃喃自语,“不行,得去通知他们......”

        他拔出肩膀上的柴刀,很快肩膀上的伤口就长好了。

        来到床边,他掀开床板,露出下面黑黝黝的洞口。

        他毫不犹豫,直接跳了下去。

        “原来暗道在这里,是通往北山祭坛的吗。”

        村长家屋里,王泉站在床边看着洞口,若有所思。

        他其实一直没走。

        这是他的一个试验。

        按理说,只要他借用身体里鬼新娘的力量,那他的精神就会一直被侵蚀污染。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把这股力量灌到别人体内,那么那个人会被污染吗?

        现在村长证明了这一点,确实会被污染。

        看村长这样子,虽然还是跟原本一样,但是思想已经出了问题。

        这都不调查一下周围就贸然往地道跑,就不怕后面有人跟着吗?

        而且下去就算了,床板都不合上,就不怕自己杀个回马枪?

        不对,他貌似现在压根看不见自己。

        那么,现在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了。

        跟在他身后进到暗道里,找到祭坛那边,把所有人都杀了。

        然后毁掉祭坛,之后再回到风谷村,把剩下的人都杀了。

        王泉眸中猩红越来越亮,他歪着头看向身侧,笑的很开心,“你觉得呢?”

        那里有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姑娘。

        她手中折扇轻掩着下半张脸,眼眸弯弯,“王先生~你开心就好~~不过......”

        黑旗袍姑娘手中折扇轻轻盖在王泉脸上,她的声音温柔中又带着心疼,“你借用的力量太多啦~使用也太频繁啦~~要休息休息~~睡吧,睡醒就好了哟~~”

        伴随着仿若清泉流响般的温柔话语,王泉觉得自己越来越困,似乎下一刻,他就要睡过去了。

        强撑起最后的意识,他探出手想抓住黑旗袍姑娘的手臂,却抓了个空:

        “等一下!你是谁?你的名字是......

        “ZZZ......”

        王泉倒在地上,睡了过去。

        下一刻,他睁开双眼。

        眼珠猩红如血,眼白漆黑如墨。

        站起身,他伸了个懒腰,竟然还有些许妩媚之感。

        他抿嘴轻笑,眼波迷离,摸摸脸,摸摸胸口,摸摸胳膊摸摸腿。

        然后他双颊浮现些许红晕:

        “不行~~这样太轻薄啦~~”

        他迈动步伐,来到柜子边。

        没在意柜门被溅上的血迹,他对着柜门上的镜子看了看。

        然后他表情恢复成正常的淡淡微笑,眼眸也恢复到正常的黑白分明的双眸。

        手习惯性抬起,却微微一愣,接着伸进西装口袋,摸出半包香烟丢进垃圾桶里。

        ZIPPO打火机他倒是没扔。

        然后,推开村长家的屋门,他拎着装金砖的箱子走了出去。

        ............

        客房那边,程卫华正站在门口惆怅抽烟。

        刚才他一直在听最远处那间房子里的动静。

        可惜啥都没听到。

        然后他听到门开的声音,透过窗户看到王泉晃悠着走远。

        之后他就站在门口跟个门神似的守护者那间屋子。

        想进去跟冯阿玖聊聊天,可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冯阿玖的事情他后来也知道了,他觉得没脸去见她,更没脸相认。

        况且“地狱行者”身不由己,他也不想带着阿玖离开。

        如果能救出冯招娣的话,他会带着招娣离开,然后把阿玖托付给王泉。

        正抽烟的功夫,辛梓豪他们回来了。

        “团长!我们有大发现!”

        辛梓豪兴奋的不行,一副标准的期待家长夸奖的表情。

        程卫华点点头正要说话,却看到王泉也回来了。

        他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王泉这两天的表现一直是那种一本正经且肆无忌惮的神经质。

        就连走路姿势都极其嚣张。

        可现在王泉的走路姿势正常的不行,而且脸上也没有那种浮夸的笑容。

        虽然也在笑,但却让人感觉是......“大家闺秀”?

        没道理,他一个男的......总之就是笑的很上流。

        “有什么发现吗?”王泉走到四人近前,随手放下装金砖的箱子,整理了下额前刘海。

        程卫华看的牙酸,“没事儿吧你?刚才干嘛去了?”

        王泉依旧保持着淡淡的温和微笑,“我没事,刚才只是去散散步。”

        辛梓豪特崇拜地看着程卫华。

        不愧是团长!轻易就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可是见识过王泉的恐怖的,那种笑呵呵然后直接动手杀人,手法还极其残忍的男人,他们连说话的时候都不敢跟他对视。

        可团长现在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跟他聊天!

        不愧是团长!

        “嗯,没事就好。”程卫华按下心头的疑惑,掏出烟给另外三位男士一人递过去一根。

        林煜接过点上,辛梓豪摆摆手,他不吸烟。

        王泉也婉拒了,“我不吸烟,已经戒了,虽然只是暂时~~”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笑的很温柔。

        程卫华:“......”

        小王果然脑子不正常。

        不到一个小时前还辣么嚣张,烟抽的贼熟练,这才没过多久可就戒烟了?

        关键还特么是“暂时”......

        他回忆了一下。

        王泉的烟是大苏,他的烟是十块钱黄金叶。

        啧,他懂了。

        嫌他烟档次低呗。

        他自顾自点上,然后转头问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辛梓豪赶忙道:“团长!这村子问题很大!”

        他回头看了看,低声道:“刚才我们去车那边看了看,发现轮胎不知道被谁戳破放了气!应该就是村里人干的!

        “然后我们就尝试着往村外走,结果跟团长你说的一样遇到了鬼打墙!

        “之后我们就在村里装成驴友闲逛,顺便跟村民们聊聊天。结果我们还真聊出点儿东西来!”

        旁边林煜抽了口烟,接道:“现在正好快到饭点儿了嘛,这个年代的这种村子一般一天吃两顿饭,第一顿饭就在上午十点左右,现在刚好是饭点儿。

        我们观察过,村里有几乎三分之一的屋子没炊烟跟做饭的声音,粗略算了算,如果每家四到五口人的话,那就是最少有三百多人不在这边。

        “剩下的屋子还有一半能听到院子里有人的脚步声,但完全没有说话声,而且院门紧闭,也不符合这种大家互相都认识习惯性窜门的乡下。

        “剩下的那些倒是院门开着里面也有人做饭,不过基本都是老人,我们就没见到五十岁以下的。

        “按那些老人的说法,年轻力壮的无论男女都去上工了,大概要傍晚才回来,他们晚上八点要做祷告,这个是规定。

        “这里所有人都信奉一个神,一提到那个神,他们就变得特狂热......总之我觉得他们都不太正常。”

        鬼打墙的事情程卫华跟他们说了。

        但这里是鞋教村的事情他没说。

        林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道:“这村子里有几个人话语权很大,除了村长之外,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小六子’跟‘四哥’。”

        这就是能自由出入风谷村的三个人吧......程卫华扭头看向一直保持着淡淡微笑的王泉,“王老弟,你怎么看?”

        之前王泉话不会少的。

        但现在王泉基本不说话,完全就是站在一边听着。

        程卫华觉得还是需要他发言才行,毕竟这里唯一大腿就是王泉,他不发话程卫华心里没底。

        “我的看法啊。”王泉笑道,“你们不饿吗,为什么不能吃完饭再聊呢。”

        林煜讪笑道:“泉哥,我觉得还是这事儿比较重要吧?”

        “可我觉得还是吃饭才更重要,毕竟只有吃饱肚子才有力气做事。”王泉侧过头静静看着林煜,“你觉得呢。”

        看着他平静的眼神,林煜不知为何打了个寒颤,“当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觉得咱们还是吃完饭再说吧。”

        “嗯,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王泉拎起箱子,迫不及待地朝自己屋走去,“吃完饭我会去找你们。”

        他脚步越来越快,简直可以说是归心似箭。

        程卫华缓了口气,“行,那咱们也先吃饭吧。村里的东西就先别吃了,我空间里带的有泡面,咱们将就将就。”

        王泉看上去虽然跟之前不同,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神经质,而且看他这样子是想急着回去见阿玖。

        那他就放心了。

        ............

        “我回来了哟~~”

        回到自己房间,王泉推开门走了进去。

        “哥,饭马上就做好......”

        阿玖正站在灶台前搅拌着锅里的汤,听到动静她回过头,却忽然僵立当场。

        现在的王泉让她觉得很害怕。

        他的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双眸微眯。

        就好像......毒蛇在看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