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王泉锁上了屋门

第四十二章 王泉锁上了屋门

        王泉疑惑道:“你知道自己是大祭司?”

        冯阿玖点头。

        王泉吃了一惊,“啊?那你婶婶还敢那样对你?村里其他人就不管的?”

        “不管的。”冯阿玖依旧表情平淡,“大家说大祭司只是工具,只有像我这样没人要的小孩才会去当大祭司。

        “可是村长、六叔跟四爷爷也是祭司,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他们?因为只有我是白头发吗?

        “婶婶的话......她打我的时候经常骂我爹娘,可能是我爹娘对不起她吧。”

        她婶婶的事情王泉根本没所谓。

        人都砍死了还说这些?

        至于说她有什么隐情之类的,王泉才不在乎。

        王泉只知道当时自己背对她的时候她想捅死自己,然后自己正当防卫把她反杀了。

        他更在意的是前面的话。

        什么叫“大祭司只是工具,没人要的小孩儿才会去当大祭司”?

        敢情这帮家伙只把大祭司当成召唤邪神附体然后招来风的一次性工具?

        那可太邪恶了。

        王泉心里本就不多的负担再次减少。

        本来看到那群家伙愚昧的样子他就想砍人,现在他更没顾忌了。

        这并不是说他就是颜狗,三观跟着五官走。

        在刚来村子听到那些老家伙闲聊内容的时候,他就想砍人了。

        那时候他可还没见到小白毛呢。

        他也没觉得自己疯了,甚至他还很清醒。

        但就是那种感觉,怎么说呢,类似于“限制器”被解开的感觉。

        很多人都有过那种想法,比如看到新闻说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犯人或者恶心人的家伙做的事情,心里恨不得他马上去死,甚至在网上还会喷几句“他怎么不去死”之类的话。

        但回到现实,大多人也就是骂几句,心里难受个一天两天就算了。

        毕竟社会是有规则在的,大家也没那能力。

        王泉以前也是那样。

        但现在的他,就是那种会把脑子里的想法直接做成现实的选手。

        遇到恶心的恨不得他去死的人,他是会真的动手。

        但他也明确知道这不是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而且还没遇到能打过他的人,所以他肆无忌惮。

        连子弹都不怕,砍完人之后回到原本的世界,他还是原来那个王泉。

        只不过心态会放开一些。

        比如现在,他就笑眯眯地搓了搓小村姑的白毛,“乖乖在家,我今天还想尝尝阿玖的手艺呢,哥哥我出门散散步,中午吃饭前就回来~~”

        冯阿玖乖巧点头,“我不会出门的。”

        “好,真乖~~”

        又怒搓了把白毛留下一手肥皂香味,王泉才悠哉悠哉离开了屋子。

        他要去找阿玖口中的六叔、四爷爷还有村长。

        他们仨能出村儿,那是祭司也没毛病。

        这也进一步说明了风谷村鬼打墙的事情确实跟他们准备祭司的那个“俺们村儿最伟大的神”有关。

        大风还这么猛的?

        王泉记得来之前在网上查过资料,那东西不是山海经里面的吗?

        出场必有大风,自带天气异象。

        现在这阳光明媚的,显然大风还在封印中没出来。

        那就去找他们仨耍耍。

        把大祭司当做一次性祭品去献祭,然后自己当着祭司掌握着权力吃香喝辣。

        王泉身为正义的伙伴,岂能坐视不管?

        另外俩人王泉不认识,村长家他还是知道的。

        村子里看上去没什么人,就几个老头老太太坐在村子中间的空地上晒太阳。

        王泉离他们远远地绕过去朝村长家走去。

        主要是怕路过他们那里又听到什么恶心人的话,然后控制不住自己当场大开杀戒。

        来到村长家门口,王泉敲了敲院门。

        里面没动静。

        王泉保持着耐心,依旧再敲门。

        里面还是没反应。

        他皱了皱眉,忽然回头。

        稍远处那几个老家伙依旧在闲聊,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但王泉刚才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而且不是一两个人。

        他眼眸深处微微猩红,扫了一圈。

        那几个老家伙没人往这边看,其他没院子的平房窗户都是关着的。

        王泉眯了眯双眼,收回了目光。

        他盯着院门,继续敲门。

        村长家有人,他很确定这一点。

        借了点儿力量之后,他的感官增强很多,他听到了院子里刻意控制的轻微呼吸声。

        就在面前这扇门的后面!

        他又敲了敲门,问道:“村长在不在?我王泉,想来跟你聊聊冯阿玖的事情。”

        院子里的人发出了些许响动。

        如果不是他现在处于感官增强状态,也不会听到。

        下一刻,他听到细微到几乎没有的脚步声,然后院子里的屋门被打开,之后脚步声恢复正常。

        然后院门就开了。

        村长那张枯瘦的脸上挤出热情洋溢的笑容出现在王泉面前,“哎呀,刚才我一不小心睡着了,快进来快进来。”

        他特热情的把王泉往屋里拉。

        王泉丝毫不怂,跟着就进去了。

        走到屋门前,王泉停下脚步,“村长,你院门还没关呢,我去帮你关上。”

        “哦对!看我这记性!你先进屋坐!”

        村长一拍脑门,招呼王泉进屋,然后自己快步走过去关上了院门。

        王泉听到他上锁的声音。

        温温一笑,他抬脚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他四下打量。

        这屋子大概十平米的样子,除了一个柜子一张桌子跟炕之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家徒四壁。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祭司,那这村长真可以称得上是高风亮节。

        王泉四处乱瞟的功夫,村长也进屋了。

        他还顺手关上了门。

        走到王泉前面,他取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白开水,才道:“我这地方小,也没什么可招待的,你别嫌弃就行。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

        “嗯,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田呢,就想着能不能去田里看看,也帮乡亲们干干活。”王泉接过水杯,但是没喝,而是随手放到桌子上。

        “这......”村长面露难色。

        王泉疑惑道:“是不方便吗?”

        “确实不方便。”村长解释道,“现在刚好农忙,我不是怕你帮倒忙啊,别误会,我就是怕乡亲们心生不满。

        “他们都乡下人,就靠粮食去换粮票的,这个我也没辙。”

        “行吧,那等以后有机会再说。”王泉心中了然。

        村长赶忙点头,“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那我先回去了,您先忙着。”

        “好嘞!那我就不送了,我这边还有不少事情要忙。”

        见村长没留人的意思,王泉不动声色踱步到房门处。

        然后他把屋门反锁,忽然回头,“对了,还有一件事。”

        见村长表情疑惑,他解释道:“不是我说话难听,我看咱村子里也没学校,冯阿玖那姑娘也跟我挺投缘,我想带她去城里让她上学,咱国家不也提倡扫盲嘛,我这也算是响应号召。”

        村长的脸色肉眼可见阴沉了下去。

        王泉赶忙道:“放心,学校放假就会让她回来看看大家的。如果不放心,你们也可以找人来城里探望。”

        村长沉默良久,声音冰冷,“我要是说不呢,你还想带她走?”

        王泉笑了。

        他笑的很和蔼。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