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鹤发童颜

第三十七章 鹤发童颜

        王泉醒了的时候,小白毛已经不在床上了。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现在是早上六点半。

        王泉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

        但意外的精神并不困。

        起身整理好发皱的衬衣、领带跟马甲,王泉回头看了看,西装外套好好搭在椅子靠背上。

        他表情一动,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门被推开,冯阿玖吃力地提着两桶水踉跄着走了进来。

        王泉疑惑道:“你这是干嘛?”

        “早上要去打水洗漱的。”小白毛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她一边拿着柴火去给灶台添火,一边道:“你们城里人每天要多吃一顿饭,我给你做饭。哥哥你先去洗脸。”

        洗漱当然是用的凉水,她从小就这样。

        白毛小村姑不觉得这有什么,过去十几年她都是这么过的。

        但王泉却觉得很难顶。

        这么好一姑娘!人也漂亮!结果还这么贴心!

        忒让人心疼!

        这年头,这样的姑娘去哪儿找?

        嗯......叶笙歌估计也能做到,不过她那种跟这种又不一样。

        她又“大”又“长”的,就没了这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见小姑娘吃力地提起水桶想往灶台上的大黑锅里倒水,王泉赶忙过去夺过水桶帮忙倒水,“这事儿是你该干的吗?老老实实坐着,看叔叔我给你露一手。”

        小姑娘眨眨眼睛,听话地站到一边,“谢谢哥哥。”

        哎哟喂!

        王泉就连烧火煮饭都更有动力了。

        二十分钟后,看着小桌子上那一盘色香味俱不全的菜,就连王泉自己都看出来这一盘菜到底都用了什么食材。

        这个真不怪他。

        灶台烧饭,火候真不好控制,又不是跟天然气一样可以自己掌握火候大小。

        不过冯阿玖倒是吃的很快。

        让王泉完全没食欲的东西,她三两下就吃完了,然后主动从桶里舀水准备刷碗。

        王泉这次没阻拦她。

        站在身后看着她蹲在屋门前刷碗,王泉挠了挠脸颊,“我做的这玩意儿真的能吃......阿玖,叔......哥哥做的饭真的好吃?”

        “不好吃。”阿玖很诚实,“但是能吃饱就可以了。”

        王泉笑眯眯道:“很好,叔叔我啊,最喜欢诚实听话的小姑娘了。”

        阿玖缩了缩脖子,继续默默刷碗。

        她其实不是三无。

        表情少是因为过去的生活让她习惯了少说话少露出真实表情。

        但她可不笨。

        王泉话里的不爽她听得出来。

        但她也听得出来王泉的不爽其实是属于开玩笑性质的,他没真的生气。

        “哥哥,刚才我回家了一趟,婶婶不在家,她是出门了吗?”冯阿玖的语气依旧毫无情感波动。

        但王泉眯起了眼睛。

        他听得出来,小姑娘声音稍微有点儿颤抖。

        就那么一点点,不过还是被他发现了。

        不过王泉对小白毛并没有起杀心。

        不知道是被她治愈了导致精神好了不少,还是说真的三观跟着五官走,亦或是身为冲国人对白毛的向往,总之他说了实话:

        “她大概是有事情去办事了吧,最近几天可能都不回来了。”

        “嗯......”

        冯阿玖继续刷碗,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但她刷碗的动作倒是快了不少。

        看着这小白毛勤快的样子,王泉心情也好了不少。

        果然,想要不变态,就是需要这种治愈能量来治愈自己的心灵。

        “王老弟,起这么早啊。”

        王泉扭头,看到不远处程卫华从另一间客房里走出来。

        他身后还跟着没睡醒的辛梓豪他们仨。

        王泉眼神怪异,“您几位......还真是开放。”

        三男一女......啧,这群“地狱行者”真会玩儿。

        嗯?地狱行者?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王泉抿了抿嘴,大概扫过脑子里忽然蹦出来的那些知识,然后丢到一边。

        程卫华苦笑道:“老弟误会了,我们只是第一次来这种山里旅游,大家都比较激动,就打了一晚上牌,做晚上没吵到你吧?”

        说着他的眼神下意识瞥向冯阿玖。

        他后面那仨人也都跟着干笑。

        不过他们仨笑的真的很干,甚至都不敢跟王泉对视。

        “那这房子隔音不错,确实没吵到我。”

        王泉迈出一步挡住他的视线,“不过我昨天晚上在跟我家阿玖v♂a♀n游戏,没去在意别的,你们那边没被吵到吧?”

        啧,果然冲国人人均白毛控,这中年大叔眼睛往哪儿瞟呢!

        得宣誓主权,这姑娘是我王叔叔罩着的,您该干嘛干嘛去。

        话说如果脑子里有关“地狱”跟“地狱行者”的知识是真的话,那这群人要完成“地狱”的任务才行。

        他们还有闲工夫在这儿跟自己扯淡?

        莫非自己其实是重要npc?

        还是小白毛是重要npc?

        那要不要干掉他们?早知道昨天晚上发现他们之后就动手了。

        王泉有些懊悔。

        但程卫华的反应更浮夸。

        他瞪大双眼,一把抓住王泉胸前领导,“你说什么?!你说你跟......这小姑娘在干什么?!”

        激动之下他甚至都忘了辛梓豪他们口中王泉的恐怖。

        “打牌啊,只准你们打牌,就不准我们打牌?”王泉甩开他的手整了整衣领跟领带,“况且阿玖这鹤发童颜的样儿,我会跟你一样那么龌龊?

        “大叔,咱心里能光明点儿嘛?”

        程卫华脸色稍缓,他背后的过劳死程序员林煜瞪大黑眼圈,脱口而出,“啊?那不是更有问题了吗?”

        大家都看向他。

        辛梓豪低声问道:“林哥,有什么问题?”

        大龄闷骚程序员见大家都看过来,哼哧半天,脸涨得通红。

        半晌,他自暴自弃道:“鹤发童颜,又称白毛萝莉......”

        话一说完,他羞愧地地下头,也不怕皇冠会掉了。

        真特么社会性死亡啊......

        同伴们惊讶的目光仿佛利箭刺穿了他脆弱的宅男之心。

        “啊?!好兄弟!”

        只有王泉!

        只有他走上前用力拍着林煜的肩膀,“终于有人能听懂我的梗了!我可太难了!”

        林煜惊愕抬头,面前是王泉阳光般的笑脸。

        那是找到同志的表情。

        他感动了。

        然后,他表情惊恐,脸色惨白,就连黑眼圈跟眼袋都淡了不少,“不是!现在是八十年代!你怎么会知道‘梗’是什么?!”

        王泉微微一笑,“因为我也是‘地狱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