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睡觉要记得盖被子

第三十六章 睡觉要记得盖被子

        王泉表情一变,伸手就去拽那旗袍女人胳膊,“你干什么?!”

        这屋里的女人可是他的线索!

        而且这旗袍女又是谁?虽然觉得很熟悉......但确实不认识。

        孰料他这一抓却抓了个空。

        那旗袍女已经进了屋子。

        王泉一咬牙,也跟着冲了进去。

        进到屋里,王泉发现并不如自己想的那样。

        屋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个面色发黄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把尖刀警惕地看着自己。

        那个旗袍女就站在她身旁。

        似乎那中年妇女看不见这旗袍女。

        王泉见她没动静,不知为何,心里却并不紧张。

        他脸上重新浮现出社畜营业式微笑,“别冲动,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那女人警惕道:“我跟你们这群卑鄙的外乡人没什么好谈的!”

        “别这样,我是在好好跟你说的。”王泉继续保持微笑,“还有外乡人就外乡人,别加‘卑鄙’俩字,小心我去网上发帖说你歧视我们城里人。”

        这中年妇女显然不明白什么是上网,她脸色狰狞,低声骂道:“都是你们这群外乡人!十六年前你们就毁了我的人生!十六年后你们还想毁掉我们的希望!”

        “十六年前我才十一岁,你说的这些关我屁事。”王泉耸耸肩,“行,我退出好吧,咱就当无事发生过。”

        他无视了中年妇女旁边那个黑旗袍女子碎碎念的“杀了她”“杀了她”的话,转身就要离开。

        走到门口,他回到随意道:“对了,我对你们这里的环境很不乐观,阿玖在这里生活没希望的,过几天我会带她走,你们村儿谁也留不下她,我说的。”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迈出步伐朝外走。

        不过他没看到背后那中年妇女的脸色忽然狰狞的不像正常人类。

        “谁也不能带走她!她的宿命就在这里!活该她得死在这儿!我杀了你!”

        她一刀朝王泉背后刺去。

        王泉叹了口气,回身、捉手、反推,一气呵成。

        简直比他上厕所解皮带扣拉裤裆拉链都熟练。

        中年妇女手中利刃刺进了自己胸口。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中年妇女,王泉颇为无奈,“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他四下打量,那个黑旗袍女子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啧,莫非是幻觉?”

        王泉砸了咂嘴,他开始看不起自己了。

        虽然脑子出了问题导致产生幻觉很正常,但为什么就连幻觉中出现的也不是怪物而是妹子?

        那妹子还穿的旗袍!

        旗袍还开叉!

        他都看到绳结了!

        有一说一,绳结是淡黄色的。

        啧。

        现在不是考虑绳结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尸体怎么办。

        王泉撇撇嘴,眼眸变得猩红。

        然后他徒手掰开炕下面靠外的几块砖头,之后把尸体拧巴拧巴塞了进去。

        然后把砖头插回原处。

        这样虽然没什么用,但最起码不仔细看的话也看不出来。

        之后他又接水拖地,用了十几分钟,终于把现场收拾干净。

        放好拖把,他转身离开屋子朝村外走去。

        到了村口空地,锁在小树上的小绵羊电动车完好无损。

        电瓶也还在。

        王泉开锁上车,拧动右把手,上了桥离开了村子。

        顺着路骑了有十分钟,他看到远处有一座桥,桥后面是一片空地,空地上停着一辆黑色越野车,空地后是盆地中的村子。

        王泉心态没任何变化。

        他轻车熟路骑到越野车旁,找到那颗熟悉的小树,又把小绵羊锁了上去。

        之后他晃悠着进了村儿。

        村里依旧静悄悄。

        王泉摸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没点蜡烛。

        借着夜色看去,只见床上被子已经被冯阿玖踢到了一边。

        她正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原本能盖到膝盖以下的裙子卷到了腰间,并不算丰润的双腿还有白皙的腹部都露在外面。

        还有那条有些褪色的白色小内内。

        嗯,上面是草莓图案。

        王泉觉得那玩意儿应该挺保暖,毕竟是纯棉材质。

        但现在的问题不在这里,现在的问题是......他王叔叔要睡在哪里?

        床上,是十五岁少女毫无防备的睡相。

        整张床她只占了不到一半儿,空出来的那一半儿......看上去跟专门留给别人的一样。

        莫非是留给王叔叔的?

        仔细想想,也没别的可能了。

        王泉从善如流,果断脱掉西装外套躺了上去。

        侧过脸,是少女的呼吸。

        特么还有点儿肥皂香!

        看来这白毛小村姑最起码洗澡洗头的时候会用肥皂。

        脱掉外套,王泉竟然觉得有点儿冷。

        可这里只有一床被子,怎么办?

        看这小姑娘蜷缩着的睡姿,她也挺冷的吧。

        王泉从善如流,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啧,被窝里怎么也这么冷?

        看着小姑娘泛白的唇瓣,身为正义使者,王叔叔不能坐视不管!

        他没别的想法,就是觉得这村儿里也没个医生,小姑娘爹不疼娘不爱的,万一冻感冒了可咋办?

        他决定挺身而出,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

        那抱在一起睡也没问题吧?

        王叔叔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是乐于助人罢了。

        于是王泉从善如流,打算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十五岁白毛小村姑的身心。

        可这时候,他耳边忽然响起温柔的轻声耳语:

        “王先生~不可以哟~~~”

        谁?!

        王泉骤然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

        下一刻,他腰子一痛,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很快,他的呼吸变得悠长,已经被强制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冯阿玖睁开双眸,静静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泉睡颜。

        半晌,她缩了缩身子,脑袋抵在王泉胸口,重新闭上双眼。

        ............

        王泉睁开双眼。

        又是熟悉的梦。

        莫名其妙的民国风公馆,他站在卧房门前。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屋里的鬼新娘不知何时站了起来。

        王泉觉得她似乎在看着自己。

        然后......他看到那鬼新娘两只纤纤素手放在了衣领上,解开了一扣。

        一颗,两颗,三颗。

        精致的锁骨,还有下面那一抹白腻都露出冰山一角。

        王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他看的很认真。

        不要误会,他只是在防备对方忽然袭击,顺便想看看对方要搞什么幺蛾子。

        他并没有其他奇怪的想法。

        就在他看的认真的时候,那鬼喜娘似乎唇角微微上扬,然后她......

        系上了衣扣。

        王泉:“......”

        有意思吗?

        啊?

        有意思吗!

        “呼呼~~~”

        似乎鬼新娘的笑声穿进了王泉耳畔。

        下一刻,他醒了。

        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