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向更弱者挥刀

第三十二章 向更弱者挥刀

        刘国平不是个好人。

        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他觉得这不怪他,要怪只能怪这个社会!

        他父亲旧时代是山上的土匪。

        后来被剿匪的时候,他爸爸望风的时候偷偷自己跑了,从此隐姓埋名娶了他妈生了他。

        从小他爸爸就教育他,做人千万不能吃亏。

        他对此一直深信不疑。

        后来他去上学,有个同学家里有关系,给那同学从国外带了块儿手表回来。

        他特别羡慕,就恨上了那同学。

        凭什么你有我没有的东西?凭什么大家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就你白白净净的?

        凭什么我放学回家还要帮忙干农活,你就可以到处玩儿?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社会不公平。

        于是,某天晚上,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他抢了那块儿手表,然后把同学扔进了水塘。

        他特别害怕,就把事情跟父亲说了。

        父亲说没事儿,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

        他特别相信父亲。

        后来有人来找过,他爸爸说那天他早早就回家帮忙干活了,没见过那同学。

        这事儿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但他一直没敢把那块儿表拿出来。

        直到一年后,他们一家搬去县城里,他才敢把表带出去,对外就说是家里亲戚从大城市带给他的。

        朋友们崇拜羡慕的眼神让他特别受用。

        后来他胆子就大了。

        为了装成有钱人,他去偷过商店,摸过别人的兜,可每次都让他幸运的逃脱了。

        后来,他觉得来钱快,上学没意思,就辍学专门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再后来,经济慢慢变好,他也慢慢长大,就下南方打工去了。

        媳妇儿也是在打工的地方认识的,俩人就一起过起了小日子,媳妇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

        过去的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父亲也去世了,他的过去似乎也被埋葬在了那个小镇上。

        直到他三十五岁那年。

        那年工厂体检,他也去抽血化验。

        没多久,就有警察找上门了。

        对方只是问了些平常的事情,还有二十年前他在哪里。

        他老实说了,不过心里已经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事情来了。

        那一天,镇上喊他回去,说是有人找。

        他回去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二十年前的一桩案子有了新的线索。

        那是一起奸杀案。

        他们当年就从尸体上提取了嫌疑人的,但苦于技术落后,这案子一直找不到其他线索。

        直到他那次体检

        现在科技进步了,他的跟凶手的比对吻合度极高。

        但根据调查,那天他确实有不在场证明。

        于是对方把目标锁定在了他父亲身上。

        后来的一切,就完全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了。

        哪怕他极力阻止,可对方依旧选择开棺验尸要给受害人极其家属一个说法。

        结果出来了,他父亲就是那起案件的凶手。

        他在镇上受到万人唾骂,所有人都在背后指指点点,就连他媳妇都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不知所踪。

        他开始憎恨这个社会。

        他开始恨自己的父亲。

        他甚至开始后悔。

        不是后悔父亲做过的事情,而是后悔为什么父亲死后他拒绝火化,结果留下了证据。

        后来

        后来他犯了抢劫罪,蹲了十几年监狱。

        出来之后又犯了案子。

        前前后后判了不知道多少年。

        等他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

        世界变化太快,他很难适应。

        他更恨了。

        不过现在他学聪明了。

        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原来年龄可以作为他肆意妄为的武器。

        但他的年龄还不够。

        于是,他成为那种别人最讨厌的老年人。

        坐公交车逼别人让座,晚一点他就扇别人巴掌还咒骂人家,对方敢说一句,他就躺地上捂着心口说疼。

        不过他也聪明,只会挑年轻小姑娘动手。

        后来他学会更多,吃东西不给钱,辱骂别人,各种耍无赖。

        不过他只会去挑那些不那么严重的事情去做。

        一般都只是接受批评教育完事儿。

        他发现,以前他害怕的那些人,现在一点儿也不可怕了。

        但还不够。

        他一直在想一个报复这个社会的方法。

        他在等,一直等到过了七十五岁。

        他很幸运,一辈子无灾无病,哪怕七十五了还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于是,他开始行动了。

        他会在午夜专挑路上回家的年轻女性下手,手起刀落,刀刀致命。

        他只敢对比自己更弱的人挥刀。

        就这样过了一年,他辗转不同城市一共杀了十二个人。

        可惜,正义虽然迟到了,但终究还是来了。

        社会没有审判他,他的身体审判了他。

        他得了癌症。

        于是他疯狂了。

        那天,他从医院出来,在大街上就砍杀了三个年轻女孩儿。

        杀完人之后他甚至都没跑,而是优哉游哉地等警察到来。

        甚至当着对方的面,他还破口大骂。

        他七十六岁了,对方不敢怎么样的。

        看着那几个年轻人憋屈愤怒的眼神,他心里得意极了。

        然后,他死了。

        死于脑梗。

        死后,他却发现他来到了一处神秘的所在。

        “地狱”。

        在这里,他了解到了什么是“地狱”,什么是“地狱行者”。

        他笑了。

        这里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吗?

        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人而不用负责。

        这次任务,他对“同行者们”隐瞒了一件事。

        这是他第二次任务。

        第一次任务,他仗着自己是老人没人在意自己,利用任务世界害死了其他几个队友。

        这次他打算故技重施。

        这个村子从背景介绍上看就知道有问题。

        他要杀死村民,然后利用村民们去跟程卫华他们互相厮杀。

        今天下午他就在村子里转悠寻找目标。

        他要找一个人际关系一般,没多少人在乎的人。

        他找到了。

        那个独自居住的小姑娘。

        他看的清楚,村里没人愿意搭理她,她一个人住在村子偏僻的角落,这种目标再合适不过,完全没有任何风险。

        半夜,他敲开了屋门,说是村长有事找她。

        村里的小姑娘太天真,完全没怀疑他,就一言不发,静静地跟在他身后。

        一直来到盆地深处的丛林空地处。

        刘国平掏出了刀。

        那小姑娘依旧不为所动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有些好奇,“你就不害怕?”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慢慢走向小姑娘,面目狰狞。

        要怪,就去怪这世道吧。

        谁让你命不好遇上我了呢。

        树丛后,林煜跟王倩两人死死按着辛梓豪肩膀。

        王倩低声道“别冲动!”

        “放开我!”辛梓豪咬牙道,“我得去救她!”

        “她是任务世界的!而且还是陌生人!”王倩冷冷道,“况且那老头敢这么干,说明他根本不怕!团长说的是对的,他有问题!咱们上去说不定也没用,甚至会打草惊蛇!”

        “嗯,而且还可能白给。”林煜压着辛梓豪肩膀,“再观察观察。”

        辛梓豪牙关紧咬,低吼道“那也是条人命!我不能见死不救!你们这样冷眼旁观还是人吗!”

        “可社会上见死不救的多了。”林煜看着他布满血丝跟愤懑的双眼,不知是不是触动到了他的内心。

        他叹了口气,“不过你这样的愣头青我不讨厌就是了。放心,我们会救她的,不过还不是时候。”

        他放开辛梓豪,轻轻扒开树丛,低声道“这老变态不紧不慢的样子,肯定不会直接动手,这种变态都是会慢慢玩弄对方,然后等对方绝望。

        “咱们现在上不一定打得过他,而且咱们都是新人,按理说队友之间应该不能互相伤害才是到时候咱们也救不了人,惊扰到村子里的人就完了。

        “总之先观察,等这老变态觉得一切尽在掌握然后放松下来的时候,咱们马上冲出去救走那女孩儿,然后只要回到团长那边,咱们就安全了。”

        他拍拍辛梓豪肩膀,“有时候太冲动也会坏事。”

        话刚说完,他就是表情一变,然后马上按着辛梓豪的脑袋趴下,“有人来了!”

        “我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

        王泉哼着民国时期的歌谣,迈着轻快的步伐摇了过来。

        见刘国平望过来,王泉打了个招呼,“哟~老先生,你也是来赏月的吗?”

        “还是说跟我一样”

        王泉歪歪头,咧着嘴角,眸中泛着猩红之色

        “来杀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