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本仙在此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会玩回马枪的师兄

第三十三章 会玩回马枪的师兄

        星月亦剑真解的开篇,便是练气御剑篇,宋钰只是大致的浏览了一遍,便生出了一股十分怪异的念头。

        越往下看,这股感觉便越发的切实了起来!

        终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默运紫云策,两相对应,瞬间目光一呆,好像是苍蝇没咽下去,噎着了表情。

        好半天,宋钰才又回过神来,不禁露出一丝的苦笑。

        难怪当初的无涯老道士,在一进入水月洞天以后,别的地方不走,偏去那处深涧谷底。

        也难怪那月灵宝珠的所在,几乎不用寻觅,一下子便被无涯老道士给找到。

        究其原因还是这牛鼻子老道,本来就全知道!

        直到此时,宋钰才明白,他所修炼的紫云策,原本就是脱胎于星月亦剑真解!

        只不过有所改动,加以简化的基础篇章,完全摒除了这部剑诀的核心力量,星月之力。

        由此而来,威能上自是大大的降低,竟是变成了一部普普通通的练气功法。

        而无涯老道士已然身死陨落,隐藏在这其中的关联,则随着他一起长埋在那处断崖深涧之底了。

        宋钰虽然好奇,却再无从知晓,不免有些遗憾。

        但木已成舟,想也是无用。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宋钰因为有紫云策的基础,再修炼这星月亦剑真解的第一篇,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有关于星月之力的孕养,不是自身,而是天外。

        宋钰的目光,再次移转到了天上,星光,月芒,体内的月灵宝珠徐徐而动,却是正与之辉映着。

        星月亦剑真解一经运转,宋钰的全身不禁为之一震,一股股的星辉之力,开始围绕着月灵宝珠徐徐的转动。

        两相勾连,互相牵引,于宋钰的丹腹里自成体系,亦如镜花水月一样,倒映着的却是整个星空之景。

        宋钰已经完全的沉醉其中,浑身莹莹而亮,似乎完全的已经和这片天地化为了一体,不分彼此。

        直到天地破晓,星光暗淡,月已沉落的时候,他这才从中清醒了过来。功法自停时,竟是多了一道微不可察的剑气,孕养于体内。

        宋钰心下好奇,不过转瞬之间,又是悚然而惊,蓦然的一转头,却发现,正有一对眼睛,此时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李霆!

        那个人,浑身血污,脸色惨白的跟鬼一样的披头散发,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此时就坐在岳琳琅的身体一侧。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怎么一丁点的声响也没有,自己就守在洞口,不可能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宋钰又有些恍惚,回忆着昨夜里自己修炼星月亦剑真解时的状态,也就有了几分明白。

        心下苦笑,看来太过投入,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那种“忘我”的结果,就是一旦陷入了危险之中,自己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也是给他提了个醒,在以后的修炼当中应当注意些什么。

        只是李霆的眼神属实是十分的骇人,难道他发现自己的秘密了?

        不对!

        如果真的发现了,眼下的宋钰,恐怕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再看对方此时的状态,几乎是差到了极点。

        由于灵兽白熊为他而亡,连带着他自己,也是境界掉落,这就跟岳琳琅当初因为火鹤而死时的状态差不太多。

        宋钰转身,心下忐忑,但还是冒了个险,就赌他没发现自己的秘密,所以故作单纯的一蹦一跳,便来到了岳琳琅和他的近前。

        一声低鸣时,后者那张惨白的脸上,竟是多了一分笑容。

        “多亏了你,我这师妹才未死在水下。”

        说着李霆伸手拍了拍宋钰的头,又是似有深意道:“一晚上的月华洗炼,看来你已经恢复了不少,比起我的白熊,你能吸收的月华之力,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宋钰闻言,不知道这是刻意而为的有意如此,还是在讥讽嘲弄。

        他只能继续装傻,毕竟在后者的眼中,他可是身怀三足金蟾的血脉,有点不一样,也能糊弄过去。

        只要月灵宝珠不被暴露,所有的问题,他都能抗,就是装傻充愣呗。

        但是李霆给他的感觉,却是阴邪至极,哪里还有当初刚见时的那股子英气。

        一声轻吟,忽然打破了二者之间的沉默,宋钰和李霆不禁都看向了那声音的出处。

        岳琳琅是终于醒了,宋钰不禁如释重负,好像有了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

        心道:“大妹纸,你可总算是醒了。”

        可再看那依旧肿如猪头的一张脸,宋钰不由自主的又咽了口唾沫,不声不响的趴在了一旁。

        李霆将岳琳琅抱起,这一对师兄妹,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一个鼻青脸肿,一个浑身血污的狼狈不堪,在联想宋钰刚刚遇到他们时的情景,不知怎的,他就是想笑。

        犹然记得李霆曾说,金蟾象征着幸运和财富,但看眼下的光景,不知道李霆是否还是这般的认为呢?

        岳琳琅终于是睁开了那水泡一样的眼睛,一瞅抱着自己的人,不禁呜咽声起,埋头痛哭了起来。

        李霆被她这一哭,弄的也是心生悲切,再想想这一路上的遭遇,灵兽已死,浑身是伤,境界跌落,李霆望向洞口外边初升的太阳,不禁忍不住的感叹道:“太难了!”

        趴在一旁的宋钰一听这话,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望着这一对“狗男女”的相互依偎,不忍直视的宋钰“呱”了一声,便往洞口跳去。

        直到岳琳琅终于是止住了哭声,这才张口问道:“师兄,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李霆闻言颇为得意:“离开水下,我便想着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为安全的所在,也就没有远离,而是兜了一圈又回来了。”

        说着李霆的目光看向了趴在洞口的宋钰,继续道:“却发现你的灵兽在洗炼月华,也就过来了。”

        他虽然说的轻松,宋钰却听出了这话里面的不凡之处。

        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在慕容白和红衣女修的手底下走脱,如果没有一定的手段,寻常修士哪里能够做的到!

        还有就是,宋钰觉着自己的秘密,似乎是被发现了?

        不过宋钰更加生气的是,都这时候了,那岳琳琅还在关心着她的师兄,却不想想,是谁当初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

        要不是他宋大蛤蟆,你这妮子,早就是那水下的冤魂,还“师哥师哥”的,傻是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