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在线阅读 - 第200章林安暖,我从未爱过你

第200章林安暖,我从未爱过你

        林安暖给宁宁洗了澡之后,让他出去玩了,她也打算洗澡。

        等她洗完出来,就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

        顾景深抱着宁宁坐在沙发上,陪着宁宁在看剧。

        他们父子两个旁边,坐着在玩手机的南宫锦。

        画面极度和谐,林安暖突然就脑补出一幕,他们三个是一家人的感觉。

        看到他们三个坐在那,林安暖没过去了,而是去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打开喝一口。

        见状,宁宁从他爸爸大腿上下来,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小奶音喊,“妈妈。”

        林安暖问,“你也要喝吗?”

        宁宁点点头。

        林安暖:“可是是冰的,你不能喝。”

        “妈妈。”

        小家伙眼巴巴看着自己妈妈,撅着小嘴,一副我不高兴的模样。

        林安暖笑笑,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又拿了几个果冻出来,将酸奶和两个果冻给了他,道:“等一会不冰了再吃。”

        宁宁乖乖点头,“好。”

        这时,在玩手机的南宫锦喊了声,“木木,给我拿一瓶。”

        林安暖拿了一瓶过去丢给南宫锦。

        南宫锦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开口,“帮我打开。”

        闻言,坐在一旁的顾景深眸色瞬间沉了下去。

        林安暖给拧开了瓶盖,递给南宫锦,“爷,需要喂吗?”

        南宫锦笑道:“好啊。”

        林安暖肯定是没有喂,把酸奶直接给了南宫锦,那意思,爱喝不喝。

        虽说她没有动手喂,但看到她和南宫锦这般互动,顾景深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的眸光里,再也没有了他。

        林安暖本来没有打算坐下的,不过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在南宫锦旁边坐了下来。

        所以,便变成了南宫锦坐在了中间位置,她与顾景深坐在左右两侧,而宁宁,此刻乖巧地待在自己妈妈身边。

        顾景深是被遗弃的那个人。

        哪怕坐得很近,却依然显得孤单影只,落寞。

        林安暖撕开果冻,一口便吃了,她买的是那种小小的,一边吃,顺口问了南宫锦一句,“明天回吗?”

        “你又不去,我一个人参加宴会也没有意思,正好周末,我打算在南城多待两天。”

        林安暖没再说什么了。

        见他不开口,南宫锦放下手机,“小没良心的,怎么不说话啊,一点也不感动吗?

        我可是大老远的从安城跑过来见你。”

        林安暖:“你要不要吃果冻?”

        南宫锦:“女孩子吃的玩意,不吃。”

        “哦。”

        林安暖轻应了声,然后把他手中那瓶没有开的酸奶也拿了过来,道:“这个也是女孩子喝的,你别喝。”

        “木木,你这就不讲理了啊。”

        不讲理的林安暖:“就不讲理,咋地了。”

        南宫锦:“……”你是女孩子,不和你讲道理。

        然后,气氛又安静了下来。

        宁宁手里拿着酸奶和果冻,一直也没有吃。

        他乖巧待在自己妈妈身边,小眼神也会时不时看看自己爸爸。

        说实话,此刻这气氛的确是诡异的。

        顾景深在场,哪怕再怎么无视他,但他却真实存在。

        但,几人却是这么坐着。

        直到,十点的时候,林安暖让宁宁去睡觉了。

        然后,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摆在眼前,今晚,南宫锦要怎么安置他。

        这货肯定是不会去住酒店的。

        虽说家里有四个房间,但真正来说,只有两个卧室,两张床,就算让南宫锦今晚睡沙发,也没有多余被子。

        林安暖也干不出那种让南宫锦睡沙发没有被子盖的事情来。

        所以……最后,只有让顾景深与南宫锦其中一个,出去。

        而出去的那个人,林安暖毫不犹豫选择了顾景深。

        趁着南宫锦去洗手间,此刻客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

        和他说的时候,林安暖表情淡漠,“你回御景园吧。”

        顾景深突然便自嘲地笑了一声,“你为什么不让他去酒店呢?”

        “他不住酒店。”

        这一句,无疑最为扎心。

        南宫锦不住酒店,他就该让出来,回御景园吗?

        “别忘了,我还是你老公。

        我说过,你想和外面那些男人怎么样来往都可以,但别当着宁宁的面,别太过分了。”

        林安暖站起身来,冷漠道:“觉得我过分,你可以滚。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和你有十个月之约,每一天和你同处一个屋檐下,我只觉得十分恶心。

        你看不惯,受不了,请你现在滚出去,离我越远越好。”

        最后,林安暖又说,“顾景深,我不爱你了。

        所以,何必纠缠我十个月呢?

        你可知,你让我厌恶的,想吐。”

        顾景深到底是男人,他所有骄傲,所有自尊,被她狠狠踩在脚下践踏,只是因为那个叫南宫锦的男人。

        只是因为,她今晚要留下南宫锦在家过夜。

        他知道,自己做了伤她的事情。

        可此刻,她又何尝不是一点一点伤着他,让他痛彻心扉呢?

        可,无论他多么卑微地讨好她,她终究是无动于衷的。

        正如她所言,她不爱自己了。

        不爱了。

        她不爱他了,她爱上了别的男人。

        所以,他还有什么理由待在这里?

        看着她与别的男人亲密恩爱?

        或许吧,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注定了要失去她了。

        所以,这次顾景深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回了房间,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他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林安暖什么话也没有说。

        但,他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后,开始去收拾宁宁的,林安暖意识到他要把宁宁也一起带走。

        “你要带宁宁走?”

        顾景深冷冷道:“林小姐年轻,要孩子,可以和别人生。

        宁宁他身上流着我的血,你天天看着,不恶心吗?”

        “林安暖,你以为我又爱过你吗?

        我从未爱过你,你,不过是我当年用来消遣的玩具罢了。

        如今纠缠你,不过就是因为,不想让你这个玩具变成别人的罢了。

        但,你都已经脏了,我顾景深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你这种已经被人玩烂的女人,的确不值得我再纠缠了。”

        林安暖只是笑了,凉凉的眼神看着他,“你最好说到做到,别再犯贱来纠缠我。

        你说的没错,他身上流着你的血,看久了,的确恶心。

        所以,带着他,滚吧。”

        宁宁刚刚睡着,此刻正在睡梦中,他什么也不知道。

        离去的时候,顾景深抱着熟睡的宁宁,凉凉道:“我玩过的女人,我得不到的,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那么恨我,到死,我也会让你冠着顾太太的身份,去死。”

        “林安暖,我不会纠缠你了,这辈子,你也别要宁宁了。

        我更不会让你,称心如意地嫁给别的男人。”

        说完了后,顾景深带着宁宁,走了。

        南宫锦在洗手间里,其实听到了动静,但他一直等到顾景深带着宁宁走了后,才从洗手间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她站在那,泪流满面。

        “木木,你想要小东西抚养权,我帮你要回来。”

        林安暖摇摇头,“不想要了,什么都不想要了。”

        顾景深他,终于说了出来,他从未爱过自己,当年,她不仅仅是替身,还是他消遣的玩具。

        她以为,不会再痛了,可是听着这些话,还是会痛啊。

        “南宫锦,我想一个人安静待着,你回安城吧。”

        “你一个人,我怕你又做傻事。”

        林安暖摇着头笑,“不会的,我不会的,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我还在等一个人啊,没有等到,我不寻死的。

        而且,两年前我已经死过一次。”

        南宫锦到底不放心她一个人,说什么也没有回安城。

        然后,这个周末,南宫锦就陪着她。

        林安暖也果真没有做什么傻事,她脸上一直带着笑,然后,努力地过好每一天。

        顾景深是带着宁宁回御景园了,宁宁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大哭了一场,但,无论这次他怎么哭,顾景深没有去安慰他一句。

        甚至,顾正庭与苏音听到消息,来御景园,顾景深都没让他们进去。

        御景园的梅姨王婶她们都知道,那天晚上先生回来后,就变了。

        然后便是,周末很快过去了。

        南宫锦也不能天天待在这里,他也得回去安城去。

        新的一周来临时,念念的感冒也好了。

        念念得知她哥哥与嫂子两人闹掰了,来过星悦小区找,但来了才发现,她嫂子把房门密码锁改了。

        然后便是,那个上午,林安暖收到了苏音的消息,想约她见一面。

        那个时候,林安暖正和她姐在茶楼来着。

        看到苏音的消息时,林安暖一直没回,但她却是一直盯着手机看。

        浅夏知道这两天的事情,轻声喊道:“小暖。”

        林安暖回神过来,“姐,好久没见唯一了,我想她了,我们去探班吧。”

        “好。”

        然后,两人便是说走便走。

        回家去收拾了两套衣服,然后便坐飞机走了。

        到达慕唯一拍戏的城市时,正好是下午三点,这个时间,慕唯一正在拍戏。

        两人过来探班,正好也是下午茶时间,两人请客,准备了下午茶点心。

        特别还是,浅夏和这个导演很熟,之前就合作过许多次,这次唯一这个角色,也是浅夏推荐的。

        她们两个的到来,也让慕唯一惊喜不已。

        “暖暖,浅夏姐,你们怎么来了?”

        “想你了,来看你啊。”

        “想你了,来看你啊。”

        两人异口同声道。

        慕唯一的戏份正好拍完了,她们两个过来看她,慕唯一别提多么高兴了。

        许久不见,三人在一起,自然也是有许多聊不完的话题。

        但,林安暖突然看着一道身影看了一下。

        见状,慕唯一与浅夏顺着她所看的地方看去,然后问,“认识她吗?”

        林安暖淡淡道:“两年前,见过一面。

        今日在这里看到,有些意外。”

        浅夏与慕唯一两人也没有问,林安暖也没有再提。

        但,那道身影似乎也是看到林安暖了,她朝着林安暖走了过来,语气高傲,轻笑道:“真巧。”

        林安暖淡漠回,“是真巧,高小姐。”

        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高珊珊,两年前那位高珊珊,也是爱慕顾景深那位,应该说,差点就成为顾景深未婚妻的那位高珊珊。

        林安暖没有想到,高珊珊会出现在这里,应该说,她没有想到,高珊珊也是演员。

        她是真的不关注演艺圈的,追剧什么的,也是极少,而她追过的几部剧,都没有高珊珊出演过。

        两年前,高珊珊没能如愿嫁给顾景深,当年和林安暖的那一面之缘,也曾在她那受过羞辱,恨意,自然一直是有的。

        而且,也有传闻传出来说,林安暖两年前出了意外死了,这件事虽然被压了下去,但她一直很关注,再加上这两年来,顾景深与林安暖就不曾露面秀恩爱,更是认证了传闻不假。

        虽然,此刻高珊珊也不知道林安暖怎么活生生站在这里,但她也隐约感觉到,林安暖与顾景深之间,发生了什么。

        高珊珊看着她,轻轻地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高珊珊突然过来打断她们聊天,让几人都特别不爽。

        然而这时,高珊珊突然笑道:“我与林小姐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上次见林小姐,还是在新闻上呢,我记得,那则新闻当初还闹得很大,林小姐被林先生亲口承认是私生女,野种呢。

        两年了啊,林小姐找到亲生父亲是谁了吗?”

        林安暖还没有出声说话,浅夏站在离高珊珊最近,她扬起手,狠狠就打了高珊珊一巴掌,“嘴巴放干净一点。”

        慕唯一更是护短,端起那杯喝了几口的咖啡,然后就朝着高珊珊脸上泼了过去,“你他妈的找死是吧?”

        当年那件事,一直都是林安暖心中的痛,哪怕两年了,她一直未在意过,未在意过,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

        高珊珊被打被泼咖啡,也是猝不及防,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打,被泼了咖啡了。

        她狠狠瞪着几人。

        浅夏怒道:“还想动手是不是?”

        高珊珊倒是想动手,但她们三个人,而且,浅夏在这个圈子里,什么脾气她也听说过。

        她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打了。

        这时,有人突然端给她一杯咖啡放到了她手上,然后和她说道:“怎么欺负你的,泼回去。”

        高珊珊一愣,回过头,却看到了一张不可置信的脸。

        她张了张唇,刚刚被打被泼咖啡的委屈,统统变成了娇柔的一声,“景……景深哥哥。”

        顾景深冷冽道:“泼回去。”

        然后,那一杯咖啡,在顾景深的指使庇护下,高珊珊毫不犹豫泼到了林安暖的脸上。

        泼完了,高珊珊心里爽,别提有多么得意了。

        现在,她更能够肯定,林安暖与顾景深之间,出了问题了。

        她也深知一件事,她的机会,来了。

        “顾景深……”“顾景深……”浅夏与慕唯一冷冷道,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现,还会突然和高珊珊说这么一番话,护着高珊珊。

        顾景深极其冷漠,似乎泼的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小暖。”

        “暖暖。”

        浅夏与慕唯一两人也是连忙拿纸巾给她擦脸。

        林安暖一点也不在意脸上的咖啡。

        十月的深秋,极冷,更何况刚刚不久才下过一场雨。

        林安暖没哭,反而看着顾景深,只是笑了,她同样端起一杯咖啡,毫不犹豫,朝着顾景深脸上就泼了过去。

        “景深哥哥……”高珊珊也反应过来了,没有想到林安暖居然敢往顾景深脸上泼咖啡。

        泼完了,林安暖语气凉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高小姐,我再听到你说私生女野种,给你的,就不是一巴掌和一杯咖啡了。”

        说完,林安暖便走,没有看顾景深一眼。

        两年前,林振天用私生女野种伤她的时候,他还在她的身边,护着她。

        如今,她再一次被人说私生女野种的时候,他不再护着自己,而是,让那个人,泼她咖啡。

        回去酒店的路上,林安暖没有哭,她很安静。

        浅夏与唯一两人陪着她一起回去的,两人想安慰,但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直到回到了酒店,她直接进浴室洗澡。

        浅夏与唯一两人就在外面等着。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林安暖这才从浴室出来,她表情淡淡,换了干净的衣服,对着她们两个道:“我饿了,去吃火锅吧?”

        两人心疼她,但却笑着应,“好。”

        火锅店离他们住的酒店有些远,打车过去的时候,差不多七点半了。

        然后,点了特辣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不知道是辣的,还是怎么的,林安暖吃着吃着便哭了。

        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吃着。

        浅夏与慕唯一两人都看不下去了。

        “小暖。”

        “暖暖。”

        “没事,太辣了,我好久没吃这么辣的火锅了。”

        浅夏道:“想哭,就痛痛快快地哭,哭完,我陪你去,打死那个渣男。”

        慕唯一:“打不死他,也要把他打残。”

        “姐,唯一,我真的没事,真的。

        你们,别担心我,我真的就是太久没有吃那么辣的火锅了,我没事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