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在线阅读 - 第199章他不纠缠我,我会过得更好

第199章他不纠缠我,我会过得更好

        星悦小区。

        回来后,就看到浅夏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林安暖喊了声,“姐。”

        浅夏立马放下手机,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男人,然后道:“回来了,宁宁已经睡了。”

        “嗯,辛苦了。”

        “行,那我也回去睡觉了。”

        今晚苏夜白在医院值夜班,不用回来打扰她,她今晚可以好好睡一个觉。

        浅夏离开了后,偌大的屋子静悄悄的。

        林安暖没去卧室里打扰宁宁了,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卧室。

        顾景深跟着一起进去。

        林安暖拿了衣服去洗澡,她洗好出来,就看到顾景深在给她收拾衣服。

        看到她出来,顾景深淡淡解释,“给你收拾去安城要穿的衣服,这几天大概都有雨,冷,多带两件。

        明天下午,我赶不回来,不能送你和宁宁。

        对了,药罐给你买了,这两天的药,我也一起给你装好了。

        你明天下午走之前,记得把晚上的药先喝了,再走。”

        林安暖一点也没有感激,反而冷漠道:“这几天,你就别回来住了。”

        顾景深心下一痛,淡淡地又开口:“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带的。”

        “用不着你收拾,要带什么,我自己会收拾。”

        说完了,林安暖上床躺着睡觉了。

        顾景深只觉得很疼很疼,疼得快要窒息了。

        可最后,还是忍下所有疼痛,替她把东西一一收拾好。

        收拾好了之后,他这才去浴室洗澡。

        当站在淋浴头下,水顺着头顶往下淋的时候,那个时刻,他才敢掉眼泪,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他哭了。

        一直好久好久……等他洗好出来,床上躺着的人,也已经睡了。

        他躺了上去,动作很轻地将她搂入怀中,痛苦着声音,压抑着,轻轻地说,“暖暖,我错了,我错了。”

        他无法忍受,不知道要怎么忍受,眼睁睁看着她明天奔向另外一个男人。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像刀一样,扎在他心脏上。

        疼痛,都是密密麻麻的。

        他上床躺着的时候,林安暖便醒了,只是林安暖没有睁开眼罢了。

        如今,听到他这句话,揪着她疼。

        可是,明明也是他先残忍的。

        不是他如今一句,他错了,一切就可以过去,不是一句他错了,什么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林安暖觉得,她可能是错了。

        她不该心软答应了和他和平共处十个月。

        距离十个月还有那么久,那么久,他天天在自己面前,她真的撑得下去吗?

        此刻,林安暖也不敢睁开眼,任由着他搂着自己。

        第二天,周五,依旧还是下着小雨,天气很冷。

        昨晚的事情,林安暖当做什么也不知道,面对顾景深,依旧表情淡漠。

        吃早餐的时候,宁宁咳了几声。

        林安暖听到,皱了皱眉,然后摸了摸小家伙额头,没有发烧,但到底有些担心,吃过早餐后,给小家伙泡了一杯感冒药,防止。

        顾景深也问了句,“是不是感冒了?”

        宁宁小奶音回,“没有。”

        宁宁其实有些怕被爸爸妈妈骂,因为昨晚他是自己洗澡的,没让姨姨帮忙,放了一点热水,又放了很多冷水。

        林安暖只是把药喂过去,“把药喝了。”

        宁宁乖乖喝了。

        顾景深出门上班,顺带送宁宁,走的时候,又嘱咐,“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宁宁的衣服也一起收拾好了。

        出门在外,注意安全。”

        林安暖没有理顾景深,只是和宁宁说,“妈妈下午去接你。”

        宁宁乖巧应,“嗯,妈妈再见。”

        “宝贝再见。”

        顾景深忍着心中难受的心情,带宁宁出门了。

        一整天时间,顾景深都心不在焉的。

        中午的时候,林安暖提了吃的去了医院,昨天晚上答应的。

        然后,碰上了苏音。

        她们母女两个在聊天,气氛很不错,因为她的到来,停顿了一下,但很快,苏音又热情了起来,道:“小暖来了。”

        林安暖微微一笑,“伯母。”

        喊完了这声,她把手里提来的汤放下。

        气氛有些尴尬,念念笑眯眯打破,“嫂子,今天是什么汤啊?”

        林安暖:“莲藕排骨汤。”

        念念:“……”林安暖其实想说,是因为排骨多买了几条,然后莲藕也多买了,昨天煮了后,今天还有剩,她今天顺便就煮了。

        念念喝着汤,林安暖沉默,苏音倒是像是有话说,却因为种种原因,反而不好开口。

        还是等念念把汤喝完了后,林安暖将保温盒收拾好,然后便打算走的。

        苏音到底是喊住了她,“小暖,方便找个地方坐坐吗?”

        所以最后,到底是在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

        一时间都有些沉默。

        林安暖更是看向着窗外,此刻外面正下着的小雨,以及,在小雨中匆匆忙忙来来往往的人群车辆。

        好一会儿后,林安暖收回了目光,淡淡地开口,“伯母,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回来南城,她便已经做好了会遇到他们的准备。

        苏音的确是有许许多多话想说,但最后,也只是变成了一句关心的话,“小暖,这些年,你还好吗?”

        林安暖点点头,“嗯,我很好。”

        苏音只是看着她。

        但紧接着,林安暖又淡淡地来了一句,“如果,他不纠缠我,我会过得更好。”

        “小暖,对不起,是景深他……”“伯母,你能劝劝他吗?

        放过我,把宁宁的抚养权给我。”

        如果可以的话,她十个月都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太痛苦了。

        和他待在一起的每一天,她心里都是痛苦的。

        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忍受多久?

        真的可以忍受十个月吗?

        可是为了宁宁的抚养权,她必须忍受着。

        苏音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将话咽了下去。

        林安暖脸上带着苍凉与悲伤,又淡淡地开口,“伯母还不知道吧,宁宁是我亲生的孩子,与他,亲生的。

        我也最近才知道的。”

        林安暖的话顿时让苏音懵住了。

        “什么?”

        “很意外吧。

        我当初知道的时候,也很意外震惊。

        事实就是,我许多年前,和他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到头来,终究是他负了我。

        我失忆了,忘记了过去,两年前,他又欺骗我,哄得我与他结婚,最后,又给我致命一击。”

        苏音突然就想起了当年在医院的时候,她找浅夏,想让浅夏说情,当时浅夏的那一番话,景深曾伤过她一次,现在又伤第二次,绝不会给景深第三次伤小暖的机会。

        那个时候,她一直没有明白浅夏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今日,才突然明白了。

        “伯母,我跟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曾对我很好,所以我不想隐瞒你,让你哪天突然失去唯一的儿子。

        这些日子以来,我曾许多次,想动手要了他的命。

        我不知道,哪一天我突然就动手了。”

        “他非纠缠我,想和我十个月,他拿宁宁抚养权,拿离婚和我做交易,我不得不答应了他。

        可是,十个月对于我而言,是我的人间地狱。”

        “伯母,他还年轻,还未三十,放过我,他可以找更好的女孩子恋爱结婚生子。

        没有必要,把人生这美好的十个月时间,浪费在纠缠上。”

        苏音眸中含着泪,轻声道:“小暖,对不起,给你造成了这样的伤害。”

        “伯母,你不用和我道歉。”

        “景深这孩子啊,我知道他性子,如果劝他有用,他当年也不会……也不会吞药自杀了。

        说他爱你吧,他又那样伤你,可说他不爱你吧,他又做出了那样决绝随你而去的事情。”

        听着这番话,林安暖也只是沉默。

        “小暖,我很抱歉,没有把他管教好,或许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私,我劝不了他,只能随了他去。

        他这条命,由他自己做主,如果哪天他真的伤在你的手上,那也是他命中该有这么一劫。”

        “小暖,请你原谅一个做母亲的自私。”

        然后,便是无尽的沉默。

        林安暖又是望着窗外,久久不语。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她起身,淡淡道:“到时间接宁宁了,我该走了,再见。”

        “小暖,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接宁宁吗?”

        “下次吧。”

        苏音也没有勉强。

        林安暖看着她又淡淡道:“伯母,无论我与顾景深之间如何,宁宁永远都是您孙子。”

        说完这句,林安暖便走了。

        ……晚上六点,顾景深从公司回来。

        打开门而入,屋子里的亮光和朝着他屁颠屁颠过来喊爸爸的小家伙,让他愣了一下。

        她没有带宁宁去安城?

        她没去。

        他以为,这个时间,她已经和宁宁在安城了。

        宁宁跑过来,拉着自己爸爸大手,“爸爸回来了。”

        顾景深嗯了声,问,“妈妈呢?”

        “妈妈在煮好吃的。”

        宁宁想说什么,但被爸爸牵着手。

        顾景深牵着小家伙的手,来到厨房,便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着。

        看着这一幕,想到了一句,岁月静好。

        顾景深不敢问,她为什么没有带着宁宁去安城。

        但,只要她没有去,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好。

        顾景深松开了宁宁的手,过去厨房帮忙。

        林安暖推开他,冷漠道:“不需要。”

        没去安城,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宁宁的缘故。

        早上听到宁宁咳了几声,想到如今天气变冷,带着宁宁来来回回折腾,她担心万一宁宁没事,反而因为来回折腾而生病,那就得不偿失。

        所以,想了想,中午的时候她给南宫锦打了电话,和他说了,这次就不去安城了。

        顾景深还是帮忙,将已经做好的菜端了出去。

        看了眼,发现她今天做的菜差不多都是排骨。

        一道芋头蒸排骨,一道莲藕排骨汤,还有一道糖醋排骨,一条清蒸鱼,一道辣椒炒肉,剩下一道是青菜,都是一些家常菜。

        三个人,六个菜。

        顾景深心里有些疑惑,她今天晚上怎么多做了菜?

        但也不敢问,只当她是加菜了。

        然,下一秒,瞬间把他打入了无尽深渊地狱。

        只见她朝着洗手间走去,在外面敲了敲门,“好了没有?

        吃饭了。”

        家里,还有人。

        且,现在在里面洗澡。

        两分钟后,洗手间里的人出来了。

        没有什么意外,甚至是都已经猜到了。

        是南宫锦。

        这个男人,来了南城。

        南宫锦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无视了顾景深的存在,他勾着笑,“木木,太香了啊。”

        林安暖拿来了吹风机给他,“赶紧把头发吹干,过来吃饭了。”

        南宫锦笑,“好。”

        顾景深看着这一幕,心痛的厉害。

        这一刻,他们两个才像是夫妻一样,恩恩爱爱,而他,就像是一个外人,一个多余的外人。

        “爸爸。”

        宁宁这时轻轻喊了声。

        顾景深嗯了声。

        等到南宫锦吹好头发后,这才吃饭。

        南宫锦完全就没有把顾景深放在眼里,全程无视了他。

        见这幅场景,宁宁也只是乖乖吃饭。

        饭桌上,林安暖时不时给宁宁夹菜。

        南宫锦时不时来两句,真诚夸赞她菜好吃。

        这顿饭,除了顾景深,林安暖与南宫锦都吃的很好。

        饭后,南宫锦像大爷似的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林安暖给宁宁泡了杯药,在哄着让宁宁喝。

        至于顾景深,在厨房收拾。

        宁宁喝了药后,自己在一旁玩。

        林安暖也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了。

        而顾景深此刻,已经收拾好了厨房,他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冷静冷静。

        现在,他应该最需要的就是冷静了。

        否则,这漫漫长夜,将要如何度过?

        好一会儿后,南宫锦放下手机,问了句,“木木,你当真不去安城啊?”

        “嗯,宁宁有些着凉,不去,下次再说吧。”

        南宫锦朝小家伙招招手,“小家伙,过来。”

        宁宁搭理南宫锦,朝着自己爸爸的方向跑了过去。

        南宫锦:“你崽崽对我有敌意啊。

        护爹。”

        林安暖没搭理南宫锦,看到宁宁朝着阳台跑了过去,喊道:“宁宁,过来,妈妈带你去洗澡。”

        宁宁跟在自己爸爸身边,小眼神委屈巴巴的。

        “爸爸不开心。”

        顾景深神色淡漠,“妈妈叫你了,快过去。”

        小家伙噘着嘴,“爸爸。”

        顾景深:“快去吧,别让妈妈等你。”

        宁宁又委屈巴巴过去了。

        林安暖带着小家伙去洗澡。

        顾景深看着客厅里的男人,眸色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