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太狠,顾少惹不起!在线阅读 - 第198章他适合孤独到老

第198章他适合孤独到老

        沈云澜此刻坐在车上,他的车停在南新小区。

        刚刚,他去1101房敲门了,但里面没有人应,房间里,更没有开灯。

        早上虽说和她闹得是有些不愉快,但到底她是一个小姑娘,又病了,好歹他也是看着她长大的。

        他早上真的是被念念给气了。

        但,怎么也不能真的要她这二十万。

        他此刻是来还钱的。

        只是因为此刻找不到她人,上次念念那丫头拿他的手机,把她自己从他手机里全部拉黑删除了,他现在也联系不上念念那丫头。

        所以此刻他也只能打电话给林安暖问问,念念有没有在她那里。

        因为这个事,沈云澜突然也不知道怎么和林安暖开口。

        沉默了好一会,还是林安暖开口问,“云澜哥哥,你有事吗?”

        “嗯。”

        电话那端,停顿了几秒,这才开口,“念念在你那吗?

        我在她住的楼下,她似乎不在家。”

        林安暖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回,“她在医院。”

        闻言,沈云澜愣了下,“她,很严重吗?”

        “嗯,上午我去找她,她晕倒在家,你要去看她吗?

        她住在601病房。”

        沈云澜没有说要去看念念,只是对着电话那端的人开口道:“不打扰你了,有时间一起吃饭吧。”

        林安暖也只是回了一个嗯,然后挂了电话。

        顾景深在厨房给她看着药,听到她在打电话,但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

        药好了后,他端着过来,递给她。

        林安暖没接药,只是突然想到医院里的念念,这个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管那丫头吃东西了没有。

        她拿着手机,给念念发消息,问她:【晚上吃东西了吗?

        】顾景深就一直端着药,站在她面前,也不催她。

        念念现在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无聊得很,收到消息,立马回了:【没有,哥哥他们都不管我】顾景深中午跟着一起从医院离开之后,真的是没有管念念,主要是,苏夜白在医院,他把念念交给苏夜白管了。

        但,苏夜白好像是忙忘了,所以,晚上还真的没有给念念买吃的送过来。

        念念想到今天的事情心里也难受,他们都不理自己,她也不想发消息给他们。

        林安暖:【那你想吃什么?

        我给你点个外卖】林安暖想了想,她现在在生病,吃外卖也不好,然后又发了一条过去:【算了,外卖不干净,你哥晚上做了莲藕排骨汤,我给你送过去】那些汤是留给宁宁的,不过宁宁去外面吃了,这汤也用不着留了。

        念念:【好,谢谢嫂子,辛苦嫂子了】林安暖:【那你等等】然后,林安暖这才放下了手机,从顾景深手里接过药,一口喝了,喝完了,放下碗,然后回卧室去了。

        顾景深以为她是去卧室休息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去厨房洗碗去了。

        但很快,林安暖换了身衣服出来。

        顾景深看着她这幅打扮,皱了皱眉,放低了语气,问,“要出门?”

        林安暖没有吭声,只是走到厨房,拿保温盒将汤盛了,还有一点点饭,林安暖也一起盛了。

        装好了后,林安暖提着出门。

        顾景深也是突然后知后觉想起什么,记得医院还有一个生病住院的妹妹,赶紧跟着她一起出门了。

        到达车库的时候,顾景深朝她伸手,“车钥匙给我,我开车。”

        林安暖冷漠地看着他,“我姐要送宁宁回来了,要么你在家看着宁宁,要么你去送。”

        “我们一起去。”

        林安暖不想和他再交流了,直接将带给念念的吃食全部给他,但她的车钥匙她没有给,然后转身走了。

        顾景深大步过去拉住了她的手,“一起去吧,宁宁回来了,让浅夏先看一会。

        念念她……今天把她惹哭了,我去送,她会和我闹脾气。”

        “暖暖,你下午喝酒了,喝酒不能开车。

        所以,我们一起去,可以吗?”

        被他这么一提醒,林安暖也记起了,自己下午喝了不少酒,哪怕如今已经酒醒,但到底才过去几个小时而已。

        想想如今在医院里等着吃东西的姑娘,林安暖最终将车钥匙给了他。

        去医院的路上,顾景深开车,但林安暖坐在后座,从上车后,她便闭着眼睛养神中,完全就是不想与他有任何交流。

        顾景深也不出声喊她,只是认真开着车。

        到医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一到医院,林安暖也睁开眼醒了,她提着保温盒下车,朝着住院楼而去。

        顾景深跟在她身后。

        这时,有病人送进来,走得急,差点就被撞到,顾景深连忙攥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护进了怀里。

        “有没有被撞到?”

        林安暖推开他,淡漠地回了句,“没有。”

        然后,她便走。

        顾景深霸道地拉着她的手,牵紧了不放手,“还是牵着点好,免得你冒冒失失又不小心撞到人。”

        林安暖挣扎着,把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别乱动,念念等着我们呢。”

        林安暖冷冷看着他,“不想我动手打你,就给我松开!”

        顾景深:“又不是第一次挨你打了,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你想打,就打吧。”

        他这话,多多少少有些耍无赖了。

        的确,这不会是林安暖第一次打他,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林安暖的确想一巴掌呼过去,但此刻一只手被他紧紧牵着,另外一只手提着保温盒,不好动手。

        如果好动手,现在已经打上去了。

        她绝不会手软那种。

        所以,现在只能是被他牵着去了念念住的病房。

        顾景深推开门牵着她进来,林安暖一直挣扎着。

        “放开手!”

        林安暖这话落下,看着病房里的时候,怔了下。

        病房里的人,看到这一幕,也怔住了。

        顾景深也怔住了一下,好一会儿后,这才开口喊了声,“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病房里,是顾正庭与苏音两人。

        他们两个这一次去旅游,走了大半年了。

        说好十一月回来的,顾景深没有想到,他们会提前回来了。

        两人是刚刚才从机场回来的,只是顾正庭不想给自己儿子打电话,所以打电话给了苏夜白,这才知道,自己女儿生病住院了。

        这不,他们也是刚刚才到。

        在看到林安暖的时候,顾正庭与苏音都是震惊和不可置信的,但当真真切切看着她站在眼前的时候,苏音没有忍住,突然就哭了。

        “小……小暖,你……”林安暖将自己的手从顾景深手掌中抽出来,她疏离淡漠的,“是我,好久不见了,伯母。”

        一句称呼,让苏音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年前种种,又在眼前闪过。

        而她一句称呼,更是刺痛了顾景深的心。

        眼见着气氛尴尬,念念连忙开口,“嫂子,我好饿了,就等着你的莲藕排骨汤了。”

        林安暖将保温盒打开,将放置食物的小桌子放在病床上,这才对着念念问了句:“感冒好点了吗?”

        “嗯。”

        林安暖也不再说什么了。

        病房里,气氛瞬间很沉默,除了念念吃东西的东西。

        林安暖没有想过,与顾家长辈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的。

        恨意,不牵连家人。

        所以,这么久以来,她从未把这份恨意放置到念念的身上去。

        还是顾正庭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走出了病房,显然,是有话要说。

        顾景深跟着出去了。

        见状,苏音也跟着出去了。

        然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林安暖与念念两人。

        林安暖也是想起什么,说,“我来之前,沈云澜给我打电话了,他去你找你了。

        找不到你,所以给我打了电话。

        我告诉他,你住院了。”

        “我和他,绝交了。

        他不喜欢我,我以后,不会纠缠他了。”

        林安暖也没有说什么。

        感情这种事情,旁人不宜插手过问。

        然后,两人也没有再说话了。

        没多久,顾正庭苏音顾景深都回来了。

        念念也吃好了。

        林安暖把保温盒收好,然后便要走。

        念念开口,语气有些撒娇的味道,“嫂子,明天你能不能再给我送啊?”

        “中午可以,晚上不行。”

        念念:“啊?”

        林安暖也没有打算隐瞒什么,大大方方地和念念道:“明天我要去安城,待几天。”

        “哦。”

        “你好好休息吧。”

        然后,林安暖又礼貌性对着顾正庭和苏音微笑了一声,便走。

        “小暖。”

        苏音喊。

        林安暖停下脚步,礼貌性微笑,问,“伯母,还有事吗?”

        “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

        林安暖淡淡道:“我还是原来的微信号,没变。”

        她这话在告诉她,她一直也没有把她从微信好友里面删除出去。

        至于手机号,虽然换新了,但她觉得,没有必要再留了。

        有一个联系方式,就可以了。

        说完了后,林安暖便走。

        见状,苏音和自己女儿说了句,‘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看你’然后,顾正庭拉着行李箱,跟着媳妇一起也走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林安暖顾景深,顾正庭苏音四人一起出了医院大门。

        顾正庭与苏音两人是直接从机场过来的,还带着行李箱,此刻要回去,得打车走。

        林安暖其实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纠缠,但此刻,下着小雨,又是晚上,到底是长辈,到底,他们是宁宁的爷爷奶奶。

        “伯父伯母,上我车吧。”

        苏音:“那就,麻烦了。”

        顾景深从自己父亲手里接过箱子,帮着放到了后备箱。

        顾正庭与苏音两人坐到后座,还是顾景深开车,林安暖只能上了副驾驶。

        上车后,也没有什么交流。

        但,林安暖却接到了她姐的电话。

        “喂,姐。”

        浅夏:“我带宁宁回来了,按了门铃,你不在家吗?”

        因为之前的事情,浅夏没有直接自己按密码进门了,就怕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

        “嗯,我在外面,要一会才能回来,姐,麻烦你帮宁宁洗澡,让宁宁睡觉。”

        浅夏也没有问她在外面做什么,回道:“行,那先挂了。”

        挂了电话后,车上的气氛更是沉默了。

        还是苏音开口,“好久没见宁宁了,小暖,你看方不方便?”

        顾正庭与苏音两人至今也不知道宁宁就是林安暖生的。

        苏音其实就是想去她住的地方看看,拉近一下关系。

        “今天很晚了,你们也辛苦了,回家早点休息,这周末,我要带宁宁去安城。”

        顿了顿,林安暖又说,“明天我再问问宁宁,如果他不和我去安城,周末让宁宁去你们那住两天。”

        苏音:“行吧。

        也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然后,谁也没有再开口了。

        直到,到了江南水榭。

        林安暖没有下车,她不打算进去。

        这里,有太多太多记忆,好的,不好的。

        她不下车,又下着雨,顾正庭苏音两人也没有说什么。

        顾景深则是帮着父母把行李箱拿进了屋。

        家里顾叔他们有事,还没有回来,顾正庭与苏音两人又是突然回来的。

        顿了顿,顾景深道:“妈,早点休息。”

        苏音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温声道:“小暖还等着,快回去吧。”

        刚刚在医院的时候,他们三个在走廊处,其实什么也没有说,但有些时候,什么也不说,心里都明白。

        两年没有和顾景深说话的人,这时又沉声道:“顾景深,别再作死了。”

        两年前,顾正庭已经把顾景深赶出家门了,那件事发生了以后,便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当年顾景深自杀,顾正庭去医院看过一眼,也只是去看过一眼,看他没死,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过他了。

        他们父子间,这两年的关系,更冷了。

        顾景深没说话,转身就走。

        他不想让车上的人等久了。

        看着车子离去了,苏音叹息了声,“老公,你说小暖还会和景深在一起吗?”

        看今天这个情况,分明她儿子缠着小暖的。

        顾正庭:“他适合孤独终老。”

        苏音:“那可是你亲儿子啊。”

        顾正庭没再说话。

        苏音想到什么,又气哼哼道:“确实是适合孤独终老,小暖回来了这件事,他居然都不和我们提一句,要是提了,我们早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