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后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后

        “娘娘,您还是歇歇吧!老奴听说,昨日齐王府,已经给大将军送去了避寒的衣物,想来不差您手头这一件。”

        秦嬷嬷口中的大将军,是谢太后的侄子陈肖,齐王和齐王妃的独子,因着骁勇善战,被当今陛下派了差事,出征塞外去了。

        陈大将军和他这位姨母太后,关系匪浅,因着陈大将军的模样,生的和生母齐王妃不一样,倒是和咱们这位太后娘娘,有几分相似。

        因此,太后娘娘这些年也颇疼大将军些。

        引得宫内宫外的人,不断揣测,以为大将军才是太后娘娘的亲生儿子。

        而太后娘娘的亲生儿子,除了一月有三日来慈宁宫之外,其他时间,都是不曾过来的。

        宫里已经有人传了,是太后娘娘和陛下不睦已久。

        秦嬷嬷是谢太后的体己人,少不得要为太后多操些心。

        谢太后抬起头,朝着秦嬷嬷的方向,淡淡看了一眼。

        “谁说这件大氅,是哀家准备给大将军的?”

        谢太后问了这么一句,秦嬷嬷不敢搭话,只能低下头去。

        谢太后被秦嬷嬷这么一说,放下了手中已经好了一半的大氅,目光落在自己身旁的小几上。

        在小几上头,整整齐齐摆放了一堆的帖子,这些帖子都是前些日子谢太后遣了秦嬷嬷,下去寻找京城适龄大家闺秀的帖子。

        谢太后不过扫了几眼,心中只夸了秦嬷嬷会做事,齐国公家的三姑娘齐月,镇国公府的五姑娘方敏,平康郡王府的小郡主陈慧,都是京中不错的几个大家闺秀。

        谢太后对这三个姑娘,印象都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到底肖儿,会不会喜欢这三个姑娘了?

        若是不喜欢,只管再请了司礼监,下去给她挑些好的上来。

        平安做事,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平安,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谢太后的心腹手眼之一。

        谢太后这些年之所以能够牢牢把控住了后宫,全赖了那位平安大总管。

        秦嬷嬷帮着谢太后翻看着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些帖子,太后娘娘吩咐过她,要她帮忙替大将军,寻一合适人选。

        这些日子她不断挑挑选选,送到太后娘娘面前的人选,太后娘娘总是不满意。

        不过也有几个满意的人选,齐国公家的,镇国公家的,平康郡王府的。

        先帝爷刚走了大半年,太后娘娘就伤心了大半年,只是太后娘娘手中的大氅,若不是给大将军做的,难不成是替先帝爷做的?

        可先帝爷生前,向来是不喜欢太后娘娘做这些事情的?

        不知太后娘娘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嬷嬷在心底里揣测了半晌,始终没想出来什么。

        太后娘娘比她聪明,太后娘娘心里想什么,她一个伺候人的老婆子,又能懂什么。

        还是不问得好!

        免得再得罪了太后娘娘。

        谢太后见秦嬷嬷知趣,不再开口,面上满意地笑了笑,继续看着手中的帖子。

        平康郡王府的福小郡主,同大将军一起长大,和肖儿有着青梅竹马之情。

        若是能在一起,那再好不过。只是不知道陛下是如何看的?

        还是请人送一份去御书房,她也听听皇帝是什么意思。

        谢太后遣了秦嬷嬷送了帖子去御书房,这边就有宫人来回禀,说是齐王妃到了,不知太后娘娘可见?

        齐王妃到了?

        好端端地,不是年不是节的,元秋进宫来做什么?

        谢太后嘱咐贴身宫女雪雁,把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件大氅收走,就去请了齐王妃进来。

        待雪雁把小几上头摆着的那件大氅收走之后,雪雁就请了齐王妃进了殿里。

        齐王是先帝的亲弟弟。

        齐王妃谢元秋,是谢太后同父异母的庶妹。

        虽说嫡庶有别,但谢太后从始至终,都和这位庶妹的感情,一向不错。

        包括她和齐王的这桩婚事,都是当初谢太后保的媒。

        既是入宫拜见太后,齐王妃的打扮,很是隆重。

        齐王妃身上穿了件宝蓝色万事如意的花湖褙子,梳了个圆髻,发上簪了一对金银镶嵌百宝的卿云拥福簪,又簪了一支赤金芍药镶嵌碧玉琉璃的流苏簪子。

        齐王妃今年过了四十了,面上仍旧还像十七八岁时候的模样。

        以往谢太后见了,总是要夸她几句驻颜有术。

        如今谢太后见了她,不知为何,心底里隐隐有些不安。

        齐王妃一进了暖阁,给谢太后福了一礼,就坐在一旁宫女已经备好的绣墩上。

        齐王妃虽说是谢太后的庶妹。

        但在模样上,尤其是眉眼之间,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的。

        晨曦照耀在齐王妃的身上,映衬着她金碧辉煌,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

        谢太后不过大齐王妃两岁,齐王妃模样看上去还明**人,谢太后面上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徐娘半老了。

        “今日怎么想着入宫来了?可是太皇太妃,又在府里给你气受了?”

        谢太后许久不见齐王妃,心中对她,还是存着几分念想的。

        方才谢太后嘱咐秦嬷嬷把小几上头的大氅收走,却没有把那些帖子收走。

        齐王妃不过扫了一眼,面上露了一个微笑出来,走近了谢太后。

        “太后娘娘,妾身今日入宫,是有有一个好消息,准备带给太后娘娘您的。”

        好消息?

        齐王妃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消息?

        谢太后在心里想了半晌,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脱口问道。

        “你口中所说的好消息,是什么好消息?”

        齐王妃眸光闪动,眼底的笑意,渐渐显示出来。

        “太后娘娘,昨日前线送来战报,给了王爷,说肖儿死了,大部队被瓦剌逼近死地,肖儿中了数箭,死在了战场之上。”

        “谢元秋,你知道你现在身处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你胡说八道的地方吗?”

        谢太后统御后宫多年,说这话的时候,殿里伺候的宫女内监,都吓得跪了下来,唯独齐王妃还站在自己面前。

        “若是你的疯病还没有治好,我这就请了太医去了王府,给你好好瞧瞧!疯病还没有治好,就放到哀家宫里来,齐王府当差的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谢太后一巴掌拍在身旁的小几上,震得小几不断闪动了片刻,面上已是十分震怒的模样,导致她方才直接喊了齐王妃的名字。

        肖儿可是她的亲生儿子?

        自己的亲生儿子死了,她怎么还笑得出来?

        她显然是犯了疯病,出来胡说八道了。

        正当谢太后要唤了秦嬷嬷进来,拖了齐王妃出去的时候,齐王妃又缓缓开了口。

        “太后娘娘,大陈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您觉得妾身有必要骗您吗?这份战报,想必已经送去了御书房去了,陛下之所以不告诉您,是怕您担心。肖儿,他的确死了。”

        谢太后不理她,只当她犯了疯病,使了眼色给一旁的秦嬷嬷,准备随时拉了齐王妃出去。

        “元秋,肖儿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样诅咒自己的亲生儿子,你还算是肖儿的亲生母亲吗?”

        谢太后说着,目光恶狠狠地瞪着自己面前的齐王妃,她真想刨开齐王妃的心看看,看看她的心,是不是铁石做的?

        齐王妃对谢太后方才那些话,不以为意,只继续说道。

        “太后娘娘,肖儿什么时候变成我的亲生儿子了?太后娘娘,难不成您一直不知道,肖儿他根本就不是我和王爷的亲生儿子!”

        “如今他死了,我有什么好可惜的。我的儿子,被您一手扶上了帝位,如今做了大陈朝的九五至尊!他还每日过来给你请安,难不成太后娘娘您就真的什么也不知情吗?”

        齐王妃笑靥如花,越笑越让人觉得她可怖。

        她的眼底,仿佛淬了剧毒,后退几步,躲过了来抓她的秦嬷嬷。

        谢太后没听她继续疯言疯语下去,马上唤了秦嬷嬷到自己身边,就叮嘱道。

        “拖了齐王妃下去!请了太医院的太医,给齐王妃好好看看。要是看不好,那群太医也拖出去!”

        秦嬷嬷带着三五个宫人,行至了齐王妃身旁的时候,只听见齐王妃,又大喊起来。

        齐王妃双手背后,身子微微向前倾,一双眸子,充满了仿佛积压了十多年的怒火恨意一般,说起话,都是冷冰冰的。

        “谢元君,都这个时候了,我也没必要继续瞒着你了。我今日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肖儿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而是你的亲生儿子,我的儿子,如今在御书房,批着奏折。”

        “谢元君,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要不是有你鼎力扶持着衡儿,衡儿又怎么会从那么多兄弟之中,脱颖而出,荣登大宝。如今你的儿子死了,你的太后之位,也该到头了!”

        齐王妃话中的信息实在太多,谢太后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她只当她犯了疯病,从未把她的话当真,她的儿子,怎么会是肖儿?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谢元秋,你个混账王八羔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肖儿那样好的一个孩子,就算不是你亲生,你也不能这样待他!”

        谢元君气得浑身发抖。

        她不敢相信,但却不能不相信。

        先帝爷临终之前,曾告诉她,叫她不要扶了衡儿登基,扶了肖儿登基。

        那时她不懂,只当先帝爷是病的糊涂了,就没当真。

        如今细细想来,谢元秋方才那些话,或许是真的。

        原来衡儿真的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肖儿才是!

        她要报仇!

        她要杀了她们这些人!

        她要杀了谢元秋!

        “秦嬷嬷!”

        谢太后话语严厉,马上唤了秦嬷嬷到自己身边。

        “秦嬷嬷,去请了司礼监的人过来,我要好好掌这个毒妇的嘴!”

        秦嬷嬷不敢抬头看太后,只能应声出去。

        亲眼瞧着秦嬷嬷出了慈宁宫,齐王妃不以为意,面上继续大笑着,继续嘲讽着眼前的谢太后。

        “太后娘娘,难不成您真的一点也不知情,肖儿是你的亲生儿子,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吗?先帝爷都知情此事,先帝爷那样爱你,难不成真的什么也没有透漏给你知道吗?”

        “如今先帝爷死了,肖儿死了,你马上也要跟着死了。到时候这大陈朝的天下,就是我们一家人的了,和太后娘娘您,毫无关系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总算是开窍了。

        可是晚了!

        这些年,谢太后一直欺在自己头上,她蛰伏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狠狠地踩她一脚了。

        半个时辰之后,谢太后没有等到秦嬷嬷的回来,只等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到来,齐王陈晋。

        先帝爷的亲弟弟!

        “王爷,王爷,您现在不能够进去!太后娘娘和王妃娘娘在殿里说着事情,还请你稍等片刻……”

        屋外响起了宫女的声音。

        只是齐王不顾宫女的拦阻,带着佩刀,就进了殿里。

        齐王进宫了,这场好戏,总算是开场了。

        他终于肯扯下他那虚伪的面具了。

        如此一来,她也没必要继续同他们夫妻二人虚与委蛇了。

        谢太后见齐王夫妇,一同站在自己面前,她面上除了笑,再没有旁的表情。

        谢太后的左膀右臂之一安嬷嬷,听着殿里传来动静,赶忙就出了里屋查看,只见齐王佩刀,带了一众锦衣卫,进了殿里。

        “齐王爷,您这是做什么?这是在慈宁宫,太后娘娘的寝宫,由不得你胡来!”

        安嬷嬷护在了谢太后的身前。

        齐王爷没看谢太后,只看了身旁的齐王妃一眼。

        “好端端地,你进宫来做什么?还不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