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将至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将至

        打开齐王吩咐小厮送进来的书信,谢元君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在信里,齐王就已经坦白了他对自己的思念爱慕之情,紧接着齐王又告诫她,说这些日子让她好好待在太子府里,哪里也不去。

        他说如今大陈的天下不太平,纵然在京城之中,也免不了有那起子心怀不轨之人,想要暗中加害于她。

        前世,她就是听信了他的那些个鬼话,才一直待在太子府里,哪里也没有去的。

        如今,她不会了。

        她不会再相信陈晋的任何一句话!

        陈晋说的那起子心怀不轨的小人,准备暗中加害太子和她的,只怕是陈晋自己吧!

        陈晋自己就是那起子小人!

        三月初三,便是宫里元皇贵妃的生辰,陛下宠爱元皇贵妃,打算为她筹备盛大的宴席为她贺寿。

        她身为太子府的太子妃,虽说元皇贵妃如今还没有皇后之名,但她如今已经有了皇后之实。

        元皇贵妃的寿辰,她不仅要入宫去拜寿,还要帮着元皇贵妃,筹备宴席。

        若是这些日子她不出太子府,岂不是要误了元皇贵妃的寿辰。

        到时候迁怒于元皇贵妃,又间接性得罪了陛下,落了个不孝的罪名。

        那陈晋,他又该得意了。

        既然要去了宫中赴元皇贵妃的寿宴,她一定会做好准备,应对陈晋的阴谋算计的。

        太子府东院,晴雪阁。

        太子陈昉身子孱弱,那是大陈朝人尽皆知的事情。

        因着陈昉身子不好,太子府的东院,阳光通透,空气又好,陈昉一直住在东院养病。

        而谢元君,则是一直住在太子府的西院。

        太子府的西院,有一大片花园,谢元君一惯喜欢侍花弄草。

        自入府之后,大半的时间,谢元君都是住在西院的。

        一个月差不多有一两日,谢元君会去了东院,陪着陈昉说话,不过却从不在东院过夜。

        此刻的陈昉,歪靠在身后的金丝软枕之上,面色苍白,嘴唇发紫,一身酱紫色的苏绣长袍,乌黑散乱的头发,被一只小巧精致的碧玉冠固定住。

        两鬓散落下几缕碎发,把陈昉衬托得越发虚弱无力。

        陈昉的病症,是打娘胎里出来,就有的病症。

        听说是未足月所致,生产的时候,太医院的太医加上宫里有十多年接生经验的接生嬷嬷,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陈昉才安然出生的。

        断断续续病了这么多年,即便是再孔武有力的身体,也是熬不住的。

        更别说陈昉如今这虚弱的身子。

        元皇贵妃心疼太子,特地请人去了终南山上,寻了重阳宫里的真人,寻了三味灵药。

        用了这么多年的药,太子的身体,也逐渐逐渐在恢复。

        可眼前的虚弱,却还是肉眼可见的。

        喝过药,接过丫鬟递上来的一方丝帕,轻轻擦拭嘴角。

        随后陈昉才把目光放在了此刻正跪在自己身前的贴身内监小安子身上。

        “可是宫里递出来消息了?是皇贵妃娘娘,还是陛下?”

        小安子是陈昉的心腹之一,经常帮着陈昉,打听宫里的一举一动。

        小安子顿了顿,恭敬回道。

        “今日是三月初九,明日便是皇贵妃娘娘的生辰了,皇贵妃娘娘的生辰,陛下和宫里的娘娘也会到场,若是太子妃不在,只怕不好?”

        元皇贵妃位同副后。

        虽说元皇贵妃如今还不是皇后,还没有皇后之名,但已经有了皇后之实。

        元皇贵妃的生辰,若是太子爷和太子妃不亲自到场,就是当着宫里那么多人的面,亲自下了元皇贵妃的脸面。

        元皇贵妃素来爱面子,若是就这样下了她的脸面,等同于得罪了她。

        得罪了皇贵妃,又等于得罪了陛下。

        小安子抬眸紧紧地盯着自己面前的太子爷,似乎是在等他回话。

        太子妃娘娘病了这些日子?

        太子爷都没去瞧过一眼两眼的,难不成还在介怀那件事不成?

        可太子爷素来不是个记仇的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太子妃娘娘。

        陈昉轻笑一声,抬起头,看向了身旁的小安子,缓缓开了口。

        “你也不必多虑了,既然她身子不适,就让她继续在府里将养着吧!”

        其实谢元君并非真正的身子不适,只是不愿出去见客,不愿意去应付宫里的人罢了。

        “待明日皇贵妃的寿辰上,若陛下若是皇贵妃问起,我只说了太子妃身子不适,将养在府里就是。皇贵妃娘娘一向体贴我,必定会相信我所说的。”

        既然谢元君不愿意去,他绝不会勉强她去。

        从谢元君嫁进太子府的第一天,他就曾答应过他,她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他是不会逼着她去做的。

        他既然爱她,喜欢她,就不该去勉强她。

        小安子的眉头紧紧皱起,显然对陈昉方才所说,不是太过满意,继续劝他道。

        “太子爷,皇贵妃娘娘,虽说陛下未亲封她为皇后,但她如今行使的,已经是皇后的职权了。”

        “就算皇贵妃娘娘,再如何体贴太子爷,太子妃身子明明好好的,待在府里,不进宫去给皇贵妃娘娘拜寿,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呀!”

        “且陛下这些年就不太喜欢太子爷,若是这样要紧的宴席,太子妃还缺席,只怕惹怒了陛下,到时候连带着太子爷,一块受了陛下的责罚。”

        既然太子妃娘娘不愿意去宫中给元皇贵妃拜寿,那便由它亲自去劝说。

        他打小就在太子爷身边伺候,太子爷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

        既然是自己份内之事,他还要办得更好。

        陈昉不听小安子继续说下去,挥了挥手,朝着身边伺候的丫鬟嘱咐了句。

        “送了安公公出去!”

        太子爷的意思,是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了,打算一意孤行,明日自己一个人,去赴了皇贵妃娘娘的宴席吗?

        既然太子爷都吩咐了宫女送他出来,他若是再继续留在殿里,就有些不识抬举了。

        小安子垂着脑袋,面无死灰,眼底划过一丝落寞,衣袖之下蜷缩的手缓缓松开。

        既然他劝已劝过,太子爷如今这样听不进去劝,他还有什么法子?

        看着小安子离开的背影,陈昉动了动嘴,他原想喊了小安子,留他下来的。

        但他是大陈朝的太子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