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颤抖吧渣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贵妃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贵妃

        “你已经回不去了!刚才我们进入密道的时候,那些个怪物已经破开了门窗,进了屋里。如果你现在回去,面对的可能是一群嗜血的怪物!若是你不想面对一群嗜血的怪物,就乖乖跟着我们,下了这水源,说不定我们能借着这处水源,逃出去也说不一定。”

        盛明玉一面对着合阳郡主这么说,一面又转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安心,就道。

        “安心,你先下去看看!看看这处水源,有没有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

        安心自幼就是在水边长大的,水性极好。

        下这样深处的水源,对于安心来说,绰绰有余。

        且那些个嗜血的怪物,惧怕水,就算是极浅的水,它们也不愿意趟水而过,宁愿绕道过来。

        所以让安心先下水去看看,是再好不过的法子。

        。

        “阿蛮,你真惨!被太夫人锁在家里半个月,你看看,人都消瘦了。我让人煮了鸡汤,待会用饭的时候,我叫人给你端去,你多喝几盅,鸡汤里我叫人放了山参,正好给你补补气。”

        崔明玉待谢希,一向很好。

        想到待会可以喝了鸡汤,谢希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因着在东平侯府里,太夫人一年半载茹素,府里的人为了孝顺太夫人,也只能跟着茹素。

        谢希已经吃了大半年的青菜豆腐,水煮萝卜了,脸都要吃绿了半截,正好补补。

        “多谢你了,也不枉得了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

        谢希拉着崔明玉的手,朝着平五娘和谭三娘走去。

        平慧见谢希来了,赶忙让丫鬟拿了荷包出来,里头装了五百两银子,把荷包递给了谢希。

        “给你的,知道你在侯府里生活不易,到处都是使银子的地方,怕你没了银子,我专程让丫鬟带了出来的。”

        平慧给了谢希银子,谭芸巧给谢希带了一匣子天香楼最近出的胭脂水粉。

        “这个是用玫瑰花汁做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谭三娘给谢希挑了一盒出来,就要给她抹上。

        东京城里的天香楼,是东京城里的夫人小娘子的购物天堂,因着里头有东京城最时兴的胭脂水粉,还有从西洋过来,叫做香水的玩意。

        而天香楼,就是忠勤伯夫人孙氏,也就是谭芸巧的母亲,置办的产业。

        忠勤伯府,就是天香楼最大的股东。

        天香楼每每出什么胭脂水粉,旁人还没有,谭芸巧先便有了。

        谭芸巧有了,她们几个小娘子,自然而然也就跟着有了。

        谭芸巧挖了一指甲盖大小的胭脂,就要给谢希抹上。

        谢希连连躲避,抓了崔明玉,做了自己的挡箭牌。

        “你个皮猴子,还是这样皮!在我府里,还拿我做挡箭牌,看我下次还请不请你来?活该让太夫人一辈子给你关在府里,一辈子吃青菜豆腐,水煮萝卜。”

        崔明玉说着,冷哼了一声。

        她冷哼那一声,是给谢希听的。

        见崔明玉如此,谢希赶忙脑筋一转,赶紧哄上。

        若是得罪了崔明玉,待会她的人参鸡汤,不知道还有没有着落,还有日后她想出了府,也没人给她下帖子了。

        “好妹妹,我的好妹妹,姐姐错了还不行,姐姐不该拿你做挡箭牌的。”

        见谢希苦口婆心,忍辱负重地认了一番错,崔明玉这才高兴起来。

        其实崔明玉方才也不是真的生气,她只不过是想要逗一逗谢希罢了,没成想谢希竟真的给她道歉认错,叫她意想不到。

        其实今日崔明玉之所以邀了众人过来,是想要让大家,看看她的未来夫婿的,寿康长公主,给崔明玉挑了三户人家。

        人选之一,便是永宁郡主府的小世子陈钺,据说他是一个琴棋书画,诗词曲赋,唱歌跳舞,四书五经都精通的男子。

        据说相貌生的很美,比女人还女人。

        谢希可不喜欢这样的人。

        所以对那东京城第一美男陈钺,也就嗤之以鼻了。

        人选之二,广平伯府的三公子李敬。

        据说这位李三公子,可是个神童,三岁就能吟诗作对,五岁就能写出连官家都伸大拇指的文章出来,六岁就进了私塾读书,十岁考取了秀才,十二岁中了举人。

        去年他十五岁,刚中了进士,中了进士之后,又考取了庶吉士,如今去了太子府当差。

        这样的人才,谢希只觉得离自己实在是太远。

        却不知崔明玉喜不喜欢了。

        不过崔明玉可是个专挑美男的女子,据说那李敬,相貌平平,只怕崔明玉不会喜欢了。

        人选之三,齐王府的小世子齐名,和崔明玉家世相当。

        可除却家世之外,那齐名,就没有什么拿得上台面的。

        相貌平平也就算了,诗词曲赋不行,琴棋书画也不行,考试不行,考个秀才用了三年,考个举人又用了三年,进士考了两年,还没过。

        考到今天,那齐名都二十一了。

        李敬还整整大了崔明玉七岁,不知崔明玉,会不会瞧上这样的老男人了。

        三个人选之中,陈钺十七,李敬十五,齐名二十一。

        单从年龄上,谢希就想替崔明玉,划去了那个齐名。

        一个老男人,过来凑什么热闹?

        可谁知道,广陵侯夫人,也就是崔明玉的母亲,寿康长公主替崔明玉看上的,就是那齐名。

        崔明玉说齐名年纪大,长的丑。

        寿康长公主却说齐名年纪大,沉稳,相貌平平,她也放心。

        崔明玉说那齐名干啥啥不行,她不喜欢。

        寿康长公主却说,齐名家世好,出身高,父亲是官家的堂兄,母亲还是嘉定伯府的大娘子,是嘉定伯老夫人亲自教养出来的孩子,父母出身都不差。

        其实若是按照亲戚辈分,那齐名,还是谢希的大堂兄。

        嘉定伯府和她们安乐伯府,祖上还是一家人。

        只是这些年,渐渐才没了联系罢了。

        自己的好友,嫁了自己的大堂兄,面上看着还是一份不错的婚事,就是不知道崔明玉喜不喜欢了。

        见崔明玉面上一副不大高兴的模样,抬眸向绣楼之下瞧去,看了半晌,才回过头来,对着谢希道。

        “你瞧瞧,那永宁郡主府的小世子生得多英俊,相貌在那一众纨绔子弟中是第一流的了,只是这样的男子,竟是个毒舌男,逢人竟说不出半句好话了。”

        “这样的男人,真不知道以后会祸害了谁家的小娘子,若谁家的小娘子,嫁了像他这样的男人,简直嫁给了活阎王,三天两头催命。”

        崔明玉说起旁人的是非来,也是她们姐妹四人之中,一等一的强了。

        不过崔明玉肯定不会在背后胡乱说人是非。

        若不是真的有这回事,以崔明玉的脾性,才懒得说他。

        谢希点点头,表示相信她。

        一旁的平慧和谭芸巧见状,也跟着点点头,表示愿意相信她。

        可崔明玉已经看了出来,面前的三人,这是在敷衍她。

        不行,她忍不住了,她一定要把那陈钺的真面目揭露出来,给她们三人知道才行。

        紧接着,崔明玉以极快的语速,把她上次去了永宁郡主府发生的事情,做了个整合,完完整整地陈述给了面前的三人听。

        “上次我随着母亲去了永宁郡主府,拜访了郡主,在郡主屋里,见过那陈钺。”

        “那陈钺见我衣着朴素,发上又只簪了一支米粒大小如鸽子血一般的红宝石簪子,他就以为我是跟着我母亲去的小丫鬟,想要指使我,去给他倒茶水。”

        “我没去,他还生气,说要喊了嬷嬷,发落了我。结果后来她知道了我是寿康长公主府的五姑娘时,他也不认错,只说了一句对不住了,看错人了,拍拍屁股就走人。”

        “你们听听,他这样的男人,谁人敢嫁?”

        崔明玉越说越气愤,要不是谢希拉着,只怕又要冲着绣楼之下,隔壁院里正坐着的陈钺,发作出来。